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玄幻奇幻>穿越大秦当暴君> 正文 第319章 神落城事了,陈初见亦有懵逼时!

正文 第319章 神落城事了,陈初见亦有懵逼时!

    神落城刺杀之事,持续发酵。

    神武帝子寻龙园遇刺一事,不胫而走,瞬间掀起轩然大波。

    着实吓人一跳。

    连帝朝帝子都敢下手,可见凶手不仅心狠手辣,更胆大包天。

    帝朝帝子呀。

    若死了,无可避免的,将会把东荒推向血雨腥风的动荡时代。

    神武帝朝一方。

    乘势施压大荒帝朝,务必找出凶手。

    后果如何?

    尚不得知。

    圣流云知晓有人在背后搅拌子,直接动了四尊轮回境,连日连夜巡查。

    皇居斋。

    一辆座驾入斋中。

    张良、李时珍、鲁班等人,迅速前来接驾。

    焰灵姬将外面封锁。

    知会顾曼曼一声,迅速布置结界,感觉外面。

    张良预感不妙。

    盯着座驾。

    只剩血子妃一人从座驾走出。

    “娘娘,陛下呢?”

    张良神色顿凝。

    血子妃走入一斋亭,语气严肃,将寻龙园的事告知张良。

    这是陈初见吩咐准许的。

    否则。

    血子妃绝不透露半字。

    听闻陈初见谋算。

    张良隐约清楚自家陛下想做什么?

    虽危险。

    但帝子身份若用的好,的确能起到绝佳效果。

    一是可借神武帝朝恐怖国力、军力,除掉威胁大秦一部分强敌。

    二是可借神武帝朝,搅乱几大帝朝,影响东荒格局。

    三是可借用神武帝子身份提前布局。

    的确是高明。

    张良亦佩服自家陛下的胆气。

    及神奇手段。

    当然。

    张良永远都算不到,陈初见最主要的目的,是为获取崇拜点。

    这是核心目的。

    要不然。

    陈初见用不着以身犯险。

    毕竟。

    皇帝嘛,坐镇朝堂,指点江山,处理朝政即可。

    陈初见令张良代掌虎幻城,及策动东荒势力立朝称帝的事宜,暗中协助他。

    另将三十九倍国运带回大秦。

    三十九倍国运足够令大秦国力提升三四十倍。

    远超周边朝国。

    所以,诸葛亮坐镇海山,将应付应付落星海、天风皇朝、幽冥皇朝等势力,向外扩疆,持续扩纳大秦皇朝疆土。

    焰灵姬、顾曼曼负责镇守秦宫。

    独孤求败跟随张良。

    其余人即刻回大秦。

    陈初见先尽快搅乱东荒局势,时间成熟后,便回大秦皇朝。

    不过。

    在此之前,皇居斋的人必须配合陈初见演好戏。

    张良想了想,决定派寒木奇去大荒殿执军总部一趟,将‘洛神楼是神落城暗杀幕后策划者’的事,告知大荒帝朝。

    当然,这事并不着急。

    单单在神落城杀些人,远达不到搅乱东荒格局的效果。

    这点,张良最是清楚。

    得先等各巨头猜疑,种下矛盾的种子后,再悉数告知,届时,陛下那边稍动一下,可令矛盾种子生根发芽。

    顺道压一压‘洛神楼’的嚣张气焰。

    于此时。

    ‘文庙’来人。

    好几位‘文庙’大儒,亲自前来请安以荷。

    个个是轮回境。

    一身浩然气,恐怖至极。

    安以荷陷入深思。

    随后同意去文庙。

    此考虑,有张良的建议。

    至于陈初见那边,血子妃和南云雅承诺,会帮忙解释。

    ……

    神落城。

    某府居之中。

    若倾仙一身白裙飘然,屹立堂门前。

    旁侧,那道‘倩影’,优雅的抱手于腹。

    丝巾遮面。

    不见芳容。

    穿一身勾勒凹凸有致的浅黄长裙。

    迎风飘然。

    身后亦站着位我见犹怜的绝色少妇。

    “我的确杀死了他。”

    绝色少妇肯定道,“而且,蚀骨煞之毒足够灼食他的元神,他必定活不了。”

    “可事实是他没死,并回了幽心园林。“

    那道‘倩影’语气不喜不怒。

    说完一句,停顿几秒后,又道,“你杀他后,没细查过他的是否死绝?”

    “这……”

    绝色少妇犹豫,没隐瞒道,“我用弑神光击穿他头颅,从眉心贯穿,附着‘蚀骨煞之毒’,他倒地后,神采涣散,生机消逝,我方才离开。”

    绝色少妇正是帝子侧妃‘袁雨欣’。

    那道‘倩影’与若倾仙听着,陷入沉思。

    袁雨欣不会骗她们。

    按照弑神光的伤害程度,及蚀骨煞之毒,柳逸飞是必死无疑。

    可……

    到底怎么回事?

    “对了,之后海山的那位秦皇去了一趟,会不会是他搞的鬼?“

    袁雨欣提醒。

    那道‘倩影’转望若倾仙。

    若倾仙总是一副高冷孤傲,高高在上的圣洁姿态,语气冷淡,徐徐道,“虽然他很残暴恶劣,但手段神奇,兴许是他动了手脚。”

    “令人死而复生吗?”

    袁雨欣插话问一句,语气是那么不信。

    ‘倩影’陷入沉思。

    对陈初见倒是颇好奇。

    貌似‘洛神楼’几次失败任务,都是毁在他手上的。

    难道是洛神楼的克星?

    片刻,‘倩影’道,“神落城不能待了,马上撤离,迟则生变。至于柳逸飞哪,不管是死,还是他人,我会尽快查清。”

    “特别是你。”

    说着,望向‘袁雨欣’道,“若他没死,必会疯狂找你,你暂不要现身。”

    袁雨欣身体哆嗦几下。

    ……

    幽心园林。

    神武大帝柳安澜早率随臣回奉天都坐镇。

    留下部分天骄。

    及少量神武禁卫。

    陈初见回幽心园林,安排人搜查寻找‘袁雨欣’。

    无他。

    柳逸飞什么都出色。

    独独有一个极诟病的爱好,那就是喜欢训教。

    训教的方式有点类似陈初见以前那个世界的**!

    有点变态!

    两个帝子侧妃‘袁雨欣’‘巫乐阳’,就是他训教的对象。

    这是他隐藏于内心的阴暗秘密。

    至于为何产生这般的心理,那片段记忆,陈初见未截取。

    如今当事人之一的‘袁雨欣’消失,若柳逸飞活着,势必会发疯,毕竟,那可是知晓他‘阴暗秘密‘的人物。

    身为帝子,若让人知晓这癖好。

    足够毁他声誉。

    陈初见要演好,也必须下令搜查,而且要大动干戈。

    “看来世间真无绝对完美的人!柳逸飞看着是个人物,居然也会玩。幽深帝宫呀,鬼知道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阴暗。”

    陈初见想及将去的‘奉天都’‘神武帝宫’,心道。

    随即,又掐灭其他心思,着重修炼‘神武诀’‘神武玄光’。

    此时此刻。

    陈初见方才发现自己,修炼天赋逆天。

    之前只修炼等级不可估量的‘天帝经’,都没修炼过功法,而今,下品道诀‘神武诀’前四重,他用两日时间,全修炼成了。

    传出去,怕没人相信。

    这修炼天赋,惊世骇俗至极。

    可惜的是,陈初见对枯燥修炼不敢兴趣,否则,各种灵诀、道诀,他都能修炼几百门了。

    这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

    陈初见天赋如此妖孽,却偏偏不想修炼。

    若让芸芸修炼众生知晓,多少人会恶毒攻击他,谴责他,嫉妒他。

    当然。

    陈初见亦不在乎。

    真正在乎的是他的皇图霸业。

    将‘神武玄光’修炼一番,又修改‘抱山印’,与重岳印相似后,他方才松一口气。

    第三天。

    神落城各势力怀疑更深。

    禁卫们禀告动向。

    陈初见及时掌握信息,那就是皇居斋那边动了,派人将‘洛神楼’的事抖出来了。

    虽然连续几日刺杀事件。

    不都是‘洛神楼’所为。

    但洛神楼要背锅。

    可想而知。

    得知‘洛神楼’干的,罪证确凿的‘蚀骨煞之毒’一出,大荒帝主圣流云震怒,下令围剿‘洛神楼孽障’。

    大荒帝朝深挖两日,总算抓住一些洛神楼小罗罗。

    虽都微不足道。

    但据小罗罗口供,总算证实其中的多起刺杀事件,的确是洛神楼所为。

    圣流云为尽快平息,好将重心放于神殿改朝后的事宜之中,便悉数归咎洛神楼身上,号召东荒各势力清除洛神楼孽障。

    真相大白后。

    不是洛神楼干的刺杀事件,亦被深埋,其他的凶手是谁,早已不重要,因为所有人都有了一个宣泄口,洛神楼!

    而后,各势力亦相继退出荒林。

    幽心园林的陈初见,亦打算回神武帝都‘奉天都’。

    九龙巡天车乃是神武大帝帝座。

    而帝子柳逸飞的帝子座驾,乃是三头羽化赤冠玄狮拉的鎏金豪座,但比起黄金帝撵的奢华、气派、威风,弱了不知多少层次。

    带上‘巫乐阳’。

    神武帝朝余下强者、天骄,亦跟随踏空,冲出幽心园林。

    另一边。

    黄金帝撵声势浩大,从皇居斋腾空而起,飞掠荒神湖,飞天妖王伴驾左右,冲出神落城。

    帝子座驾与黄金帝撵,在神落城外相遇。

    陈初见观望黄金帝撵。

    从外观望,着实浩瀚威风,难怪当初巡游海山,会获取那么多崇拜点。

    只怕黄金帝撵亦有加持作用。

    毫毛分身还差几个时辰才消失,陈初见急忙施展出。

    黄金帝撵内。

    分身陡然再现。

    血子妃和南云雅错愕。

    通知张良。

    张良也做好反应。

    “之前多谢秦皇相助,本帝子才逃过一劫,若以后有机会,请秦皇到奉天都一叙。”

    帝子座驾中的陈初见,洪亮声回荡。

    “有机会,定入奉天都。”

    黄金帝撵中传出陈初见的话,回荡无数修者耳中,让人暗想,难道大秦获得神武帝子的撑腰了?

    黄金帝撵碾空而去。

    帝撵中,血子妃和南云雅笑岔气了。

    而帝子座驾中,陈初见观望外,一副向往神采。

    “殿下若以后为帝,亦能打造属自己的帝撵,定不输这位秦皇的帝撵。”

    巫乐阳轻笑。

    陈初见只是‘嗯’一声,片刻,巫乐阳话音又响起,“殿下……”

    陈初见收回目光,转眸一望,瞳孔都缩了缩。

    只见巫乐阳已跪于地,双手捧着一根‘漆红鞭子’,眸若秋水,带点诱惑的盯着陈初见,逐渐跪爬到陈初见面前。

    盘发束装的少妇风采,眼眸水汪汪,更近距离的望着,等候着。

    陈初见:“……”

    这一出,饶是陈初见,亦有点懵逼了。

    ………………

    ……

    有老铁说,皇帝要坐在朝堂,才像皇帝,的确,历史文的皇帝,江山打下了,稳坐朝堂处理事,无可厚非,但本书是争霸玄幻,主角不出马,崇拜点哪来?坐朝堂能来?就单单帝朝十万年底蕴,坐朝堂能拉近差距?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