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玄幻奇幻>穿越大秦当暴君> 正文 第316章 风雨欲来,死了又死!

正文 第316章 风雨欲来,死了又死!

    陈初见一副睡眼惺忪的姿态,一条腿正搭在南云雅小腹上。

    南云雅只好不动。

    但提醒道,“外面应该是出了事。”

    陈初见压根没打算起床。

    嗅了嗅南云雅秀发的芳香,只道,“什么事?”

    南云雅聪明伶俐,隔空问话道,“张丞相,外面发生何事了?”

    “回禀娘娘。”

    外面张良躬身作拜道,“昨夜,丹王玄冥被杀,丹师宁其道下落不明,灵皇族传承人灵辉被杀死,琅琊帝朝的张国卿被杀,大荒帝朝殿执军封锁诸城,搜查凶手,可能会耽误回大秦行程。”

    一夜间。

    死的死,消失的消失。

    足足七八人

    全是各大势力的重要人物。

    “死了那么多?“

    陈初见倒是意外。

    神落城,乃大荒神殿帝都。

    不准杀人。

    乃是明文规定。

    可而今,不仅那位丹王身死,连琅琊帝朝的重臣也死一个。

    无疑给大荒神殿找麻烦。

    若不查个水落石出,琅琊帝朝可不善罢甘休。

    大荒神殿有得忙了。

    “大清早的,就听死人消息。晦气!睡觉!“

    陈初见嘀咕一句,搂着南云雅,找个舒适的睡姿。

    令南云雅错愕。

    旋即又笑了笑。

    传音给张良道,“张丞相,加强皇居斋的戒备。”

    “是,娘娘。”

    张良拱手。

    寒木奇等人面面相觑。

    陛下就一点不关心?

    “这几天,大家别单独出门,注意警戒皇居斋,避免横生变故。”

    张良提醒。

    焰灵姬、顾曼曼瞥楼上房间一眼。

    正准备离开。

    听到外面动静,又停顿下。

    一队军甲将皇居斋围住。

    两个羽化境‘殿执’跨步进来,身后跟随一群军甲,赫然是殿执军,个个元神巅峰,少许一部分更是通天境。

    张良皱眉,走上前拦住道,“诸位,此乃皇居斋,外人不得擅闯。”

    “此乃大荒帝都,帝主有令彻查凶手,尔好好配合。”

    其中一位披银色战甲的‘殿执’,冷冷喝道,“清点核查皇居斋所有人,若有不明人物,即刻带走。”

    “你跨前一步试试。”

    靠在一根梁柱边的焰灵姬,冷若冰霜的警告一句。

    “在神落城中,还没人敢这么威胁殿执军。”

    那位银甲‘殿执’眉头顿拧,跨步而前。

    接着,脚没踏下,伴随‘轰隆’声响,一串火影瞬闪而至,那名银甲殿执陡生一股强烈威胁,准备出手还击。

    但一股灼热的气浪,瞬息将他掀飞。

    亦将其他军甲一起掀飞到门槛。

    “你……”

    那名银甲殿执定身,瞳孔遽缩,死盯着焰灵姬。

    不敢再上前一步。

    他虽是羽化三重。

    但焰灵姬一出手,他便知晓与焰灵姬的差距。

    “还敢拒绝搜查,本殿执有理由怀疑你们昨夜连杀几人的凶手,将他们抓捕。若敢反抗,请殿老出手。“

    银甲殿执眼神一道戾气。

    其他军甲准备再度围上。

    另一名殿执却挥手制止,上前抱拳道,“我乃殿执军殿执唐堂,这是殿执高畅,昨夜琅琊帝朝张国卿,及诸人被杀,帝主命我等彻查此事。今早,殿执军得消息,杀人凶手曾到过皇居斋,故而来此彻查,以免威胁诸位安全。”

    张良道,“老夫修为虽不是绝顶强大,但也有羽化境四重,身边几位亦多少有些实力,若有外人闯入皇居斋,不至于一点察觉没有,唐殿执说得消息而知,可敢问消息从而何来?”

    “很抱歉,本殿执不便透露。”

    唐堂神色漠然,神念探视一圈,说道,“秦皇可在,本殿执有些事想问问。”

    “外面怎么这么吵。”

    二楼南云雅房中,传来一道不耐烦声。

    张良一听,紧忙转身,躬身道,“启禀娘娘,昨夜神落城死了几人,神朝殿执军怀疑皇居斋藏了凶手,故而前来搜查。”

    “张丞相,大清早的,陛下正睡呢,让他们出去,若要搜,让他们帝主亲自来。“

    那道话音又传来。

    高畅一听,眼中戾气更深。

    好狂妄。

    居然让大荒帝主亲自来搜。

    “遵命。”

    张良躬拜,转向唐堂、高畅等人道,“诸位,我皇正睡着,还请莫要打扰。”

    “哼!小小皇朝……!”

    语未全落,‘嘭’的一声闷响,冲天而下的剑光,霎时将高畅斩飞出皇居斋,唐堂神色骇然,观望皇居斋某亭阁顶端的一道影子,瞳孔急遽收缩。

    同时,他感觉身边运转的天地之势,亦变成浩荡剑势,锋锐肃杀,直击心底。

    “好强!”

    唐堂心颤,喊道,“退出去。”

    随即与一群军甲,退到皇居斋外。

    引不少修者关注。

    “若想搜皇居斋,让你们帝主来吧,一群废材货色,也配与朕对话。”

    一道帝音从皇居斋飘荡而出。

    骄傲。

    威严。

    霸绝无双。

    还带点嚣张。

    令观望的修者瞠目结舌。

    虽知晓皇居斋中的那位年轻皇者,极其优秀,年轻有为,也骄傲。

    但……

    这这也太骄傲了吧。

    羽化境殿执,携殿执军,也是废物货色,不配对话。

    更将殿执斩飞出。

    这牛逼的不得了呀。

    今个是头一遭遇到。

    高畅胸膛被砍一剑。

    身体都快被砍成两截了。

    那双瞳孔盯着皇居斋,冷而戾。

    “你没事吧。”

    唐堂询问。

    “没事,死不了。”

    高畅牙齿紧咬,直勾勾盯着皇居斋,瞳孔愈发戾气,语气低沉道,“好个秦皇,连殿执军都不放在眼里,最好没问题,要真有问题落在我手上,哼哼……!”

    瞳孔中寒光迸射。

    “先去其他地方查探,皇居斋,我会派人密切关注。“

    唐堂说道。

    “就十天,要查不出些线索,你我这殿执也到头了。”

    想到之前殿老愤怒骂他饭桶,及此刻憋屈,他怒火中烧,甩手离开。

    张良、李时珍、鲁班、寒木奇等人,望着门外,直到人影消失,才收回目光,望向二楼栅栏处。

    只见陈初见穿着睡衣,伸了懒腰。

    血子妃和安以荷已梳妆打扮,推门而出。

    南云雅正在屋内梳妆。

    “陛下。”

    “娘娘。”

    张良等人纷纷躬拜。

    陈初见与两位皇妃一起下楼,走到亭阁中。

    众人亦跟随而前。

    安以荷倒了杯水,递到陈初见面前。

    “昨夜的事,丞相有什么想法?”

    陈初见端杯询问。

    张良说道,“看来有人要给大荒神殿找麻烦,也给其他势力找借口,所图极大,隐隐有搅乱东荒局势的企图,臣认为,接下来还得死人。”

    “之前那殿执说,他们得到消息,凶手到皇居斋过。”

    顾曼曼瞥向喝水的陈初见,道,“若真到过,那估计有对付我们的意图,或者说,有人暗中估计栽赃,对我们不利。”

    “娘娘说的极是,不过,我们不动,让他们闹,只要皇居斋无事便可,他们闹得越大,对我们才越有利。”

    张良同意此看法。

    娘娘二字,却令安以荷和血子妃同时抬眸,盯向顾曼曼。

    顾曼曼表面没在意。

    但偷偷打量两位皇妃的神态变化。

    “嗯。让他们闹吧。”

    陈初见吩咐道,“加强戒备便可,另外查查此次祭祀三大帝朝带来的帝子、帝女、天骄及朝臣。”

    “臣即刻去办。”

    张良拱手,没问其他。

    “对了,派人去‘此间滋味’,把朕要的的东西拿回来。”

    陈初见想了想。

    “什么东西?”

    血子妃疑惑。

    “火锅底料配方。”

    陈初见徐徐道。

    霎时,血子妃、安以荷眼眸一亮。

    连焰灵姬、顾曼曼亦目光微亮。

    显然,之前那一顿,让她们彻底喜欢上了那种味道。

    李时珍和鲁班等人,面面相觑。

    由顾曼曼带耿伊雪前往西大街‘此间滋味’。

    寒木奇几人则修炼。

    李时珍将获得一些药材炼丹,配合他们修炼。

    陈初见与张良下起了棋。

    同时张良推演盘算了东荒局势,及该那些提早布置的事。

    知晓陈初见野心勃勃。

    欲拿下东荒。

    成为绝世霸主。

    他何尝不乐于跟随有雄心壮志的皇者,建立皇图霸业,功成名就。

    除了布置虎幻城这步棋。

    他也着眼向帝朝以下的那些皇教、神宫,及不少未参加祭祀的古国、皇朝中布局。

    张良的确运筹帷幄,连陈初见都不得不佩服。

    耿伊雪拿得火锅底料配方。

    几个皇妃便研究去了。

    傍晚。

    鲁班走入亭中,朝下棋的陈初见拱手道,“陛下,刚才外面来人送了邀请帖,是神武帝子柳逸飞的,想请陛下一叙。”

    陈初见与张良对视。

    张良没说话。

    入夜。

    陈初见如常。

    这次,去了血子妃房间。

    翌日。

    神落城沸沸扬扬。

    原因是,又死了人。

    大荒帝朝殿执军中,三位把握实权的总殿执全死。

    圣堂帝朝的某位随行将军身死。

    火岩族死了四位羽化境。

    天骄死了八个。

    极渊之地、海皇殿等等。

    ……

    一夜死二十几个。

    又是各大势力的重要人物。

    大荒帝主圣流云可谓雷霆震怒。

    因为他已及时布置强者探查,仍旧没避免得了,可见,于神落城行凶的人,必然有一定恐怖底蕴。

    所以许多人纷纷怀疑,是某个超级势力干的。

    陈初见让寒木奇等人,去死人现场打探一下。

    然后,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比如,蚀骨煞之毒。

    这玩意,谁手上有,他可心知肚明。

    洛神楼!

    陈初见嘴角撅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不过。

    他不着急揭穿。

    而是去赴那位帝子的邀请。

    皇居斋外来了座驾,陈初见只带血子妃和焰灵姬。

    直达神落城赫赫有名的酒楼,寻龙园。

    由于神落城死人不少,故而,寻龙园被包场了。

    不仅如此,连把守门的人都是通天八重。

    当然。

    帝子背后都有绝世大能护道,倒不用担忧安危。

    有柳逸飞请柬,陈初见倒是无阻碍。

    进寻龙园。

    寂静无声。

    “血腥味。”

    突然,血子妃嗅了嗅,黛眉微叠。

    陈初见眯眼。

    血子妃率先而前,进入寻龙园深处,一处亭阁内。

    亭阁中死了四五人。

    几个丫鬟。

    及一位俊逸青年。

    眉心被洞穿。

    “是神武帝子柳逸飞。”

    焰灵姬一句话,令陈初见错愕。

    说实话,他有点懵逼。

    之前让寒木奇等人调查过各帝朝的帝子、帝女,柳逸飞就在此列,天赋恐怖,已达通天九重巅峰,马上将突破羽化境。

    且是作为帝主候选人培养。

    算是神武帝朝最优秀的帝子。

    手段恐怖,行事内敛,却又霸绝果断,亦是野心勃勃。

    有霸主潜质。

    柳安澜寄予厚望。

    这样的人,得神武帝朝恐怖国运加持,投了好胎,天生大气运者,成就非凡。

    陈初见看到此人的介绍。

    都曾想过。

    此人未来必然是他的一个劲敌。

    或许有一天,他们会在数百万军团作战中相遇,战个天昏地暗。

    可现在。

    居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

    而且他们才见面,连点交集都没有。

    这……这有点……!

    “我们接到通知,寻龙园中有变故,要进入其中搜查。”

    这时,寻龙园外响起一道喝声。

    令血子妃脸色陡变。

    那道喝声,不正是高畅的吗。

    倘若他看到神武帝子死,定会认为是他们所杀,届时,他们面对的将是大荒神朝和神武帝朝。

    ……

    ……

    今天更的都是大章呀,写到哪,就更到哪。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