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言情女生>病娇毒妃狠绝色> 正文 五九九、方婉英,齐皇,楚相(完)(二更)

正文 五九九、方婉英,齐皇,楚相(完)(二更)

    话落,所有人都楞住了。

    只有照顾方婉英和院嫣的嬷嬷,有些可怜地看着方婉英。

    大夫见所有人这般模样,意识到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连忙支吾着说去开药,趁机溜了。

    他刚出房门,便听后面传来一声巨响。

    随好是楚风压抑不住的愤怒声音,“这孩子,是他的吗?”

    那话里的杀气,连已经出了房门的大夫都能感受到,大夫后背一凉,加快速度跑了,生怕被牵连。

    阮嫣面色惨白,方婉英则有些怔怔地抚上自己的小腹。

    她居然,怀了孩子吗?自被楚风捉到伤了身体后,她的月事一向不准。

    竟是没留意,她已经怀了孩子,怀了齐曜的孩子。

    孩子啊孩子,她低头看向自己的腹部,你来得,可真不是时候啊。

    可怎么办呢?你既然来了,那就是缘份,阿娘就会护住你。

    耳边响起楚风愤怒的暴喝,震得方婉英血气翻涌。

    她下意识用手紧紧护住腹部,“这是我的孩子,你别吓着她。”

    “打掉!立马打掉!”

    楚风像头愤怒的狮子,此时尚年轻的他,仅管在这些日子拼命压抑自己,告诉自己她回来了就好,不要去追究之前她逃跑的事情。

    然而在听到方婉英给你了齐曜的孩子后,楚风几乎要疯了。

    他的五脏六腑都在燃烧,他的双眼猩红几欲爆裂。

    他不知如何对待的,小心翼翼珍藏的东西,被人夺走了。

    “我不会打掉孩子的,如果你逼我打掉她,我宁可死!”方婉英平静地看着他,“如果孩子出了事,我也不会独活。”

    再次被楚风抓回来,已经识得情为何物的方婉英,看出了楚风对她压抑而扭曲的爱。

    这是她的筹码,是她保住孩子的筹码。

    “这是我的孩子,楚风。”方婉英道:“我年少无知,因为太子救了我两次,我便被他迷惑心甘情愿委身于他,现在想来,是我太蠢。”

    “但孩子是无辜的,老天既然将她送来我身边,我不能不要她!楚风,你让我留下她,我会感激你一辈子!”

    许是她的平静感染了楚风,处于爆炸边缘的楚风,眸中猩红慢慢褪去。

    向来冷漠的桃花眼,此时却炙热地看着她,“你爱他吗?”

    也许失身不是最重要的,也许孩子不是最重要的,方婉英爱不爱齐曜,这才是他最在意,最疯狂的。

    方婉英移开眼,轻轻抚着肚子,幽幽道:“我无法爱他。”

    不是不爱,是无法爱。

    他是齐楚太子,她无法爱他。他是未来的帝王,她无法爱他。

    下意识,楚风自动将这句话理解为,她不爱他了。

    “你好好养身体,明日我再来看你。”他平静地交待嬷嬷要好好照顾方婉英后,转身离开了。

    ——

    两个月后,太上皇病逝,齐曜忙完太上皇的丧事,已是一个月后。

    这是方婉英已经怀孕五个月,肚子渐渐明显。

    她被照顾得很好,面色红润。而她似乎也打算长期住下去似的,一直安心地养着胎,没有打听过任何关于齐曜的消息,也没有试探地问过半句要离开的话。

    齐曜处理完事情后,第一时间去了私宅。

    这几个月来,他隔两天便让人问问方婉英的情况,得知方婉英一切安好,并让他安心在皇宫里照顾太上皇,不必挂念她,她会等着他回来。

    齐曜便听从她的话,一直在宫里照顾太上皇。

    可等他满怀期待地来到私宅时,宅子里,空无一人。

    看样子,似乎已经空了好几个月。

    齐曜脑子瞬间空白,好长时间才回过神。

    他喊来传信的亲信太监,却被告知那太监昨日已经死了。

    齐曜顿时明白一切:有人收买了他的人,以此瞒住方婉英不见的消息。

    他第一时间便想到了楚风。

    除了楚风,没人敢这么做!

    齐曜想也没想,冲到相府去找楚风要人。

    “楚风,将阿英交出来!”

    阿英!楚风捏紧拳头,眸底幽暗一闪而过。

    他从来不喊她,齐曜却亲昵地喊她阿英。

    “我不知道太子殿下说的人是谁?”楚风面上平静道。

    齐曜几乎想揪住楚风的衣领,“你少跟我来这一套,阿英,方婉英,你从武国带回来的俘虏!”

    “原来太子殿下说的是她啊。”楚风不慌不忙道:“那不好意思,我也正在找她,若太子殿下有她的消息,麻烦派人通知我一声。”

    齐曜哪里会信?强硬地往里闯,要搜相府。

    楚风拦着不让,急得不行的齐曜拳头一挥,便与楚风打斗到一起。

    楚风冷哼一声,毫不示弱的迎上。

    他正想狠狠揍齐曜一顿,齐曜自动送上门来,不揍白不揍。

    一个齐楚太子,一个下任楚相,天下未来最有权势的两人打起来,谁敢上前帮忙或相劝?

    眼看着相府被两人破坏得不成样子,下人们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这时楚夫人出来来,让下人去请正在宫中的楚相和齐皇过来。

    楚相和齐皇来了后,在两人的喝止下,齐曜楚风终于停下手。

    此时两人已是头发令乱,衣裳破烂,身上带了不少小伤,狼狈不堪。

    楚相和齐皇分别将两人训斥了一顿,最后楚相同意让齐曜搜相府。

    齐曜顾不得整理自己,带着人搜遍相府每一个角落,包括杏园。

    可惜的是,刚才齐曜与楚风打斗时,楚夫人趁机将护卫调开,本想让她的人杀了方婉英,结果反让阮嫣带着方婉英跑了。

    楚风看到人去楼空的杏园,面色大变。

    而齐曜却以为方婉英真的不在,向楚相道了歉之后,带着人继续出去找方婉英。

    方婉英出到大街上,看到外面全是白绸,行人皆一身素衣,一问之下,才知道太上皇刚去世一个月,此时是国丧期间。

    方婉英想起齐曜说起他的祖父,即太上皇,她知道他们祖孙感情不错,现在太上皇去世,齐曜一定很伤心自责。

    她想去见他一面,安慰他,顺便跟他道别。

    即便怀了孩子,现在已经能感受到孩子的胎动,方婉英依然没有打算留下。

    这相府的这五个月,她想了很久很久,最终还是决定离开。

    她有她的责任,她必须回去履行她的责任。

    更重要的是,她还是无法接受同别的女人分享齐曜。

    方婉英没有后悔那晚的事情,已经发生的事情,她从不回头看,

    齐曜是真心的,她也是真心的,曾经他们都真心过,这就够了。

    只是她想见齐曜最后一面,让腹中孩子见见她的亲爹,也让她与他的缘份,有始有终。

    可是皇宫森严,方婉英进不去,她在外面转了一圈后,决定再留几天,每日来皇宫附近转一转。

    若真是见不到,那只能说明他们有缘无份。

    到时候她再离开,也无憾了。

    但不巧的是,宋图此时恰好从宫中出来,他第一时间先认出的是阮嫣,随后看向阮嫣身边的大肚子女人,才认出她是方婉英。

    宋图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方婉英会大着肚子跑出来。

    但他敏感察觉到,此事似乎不简单。

    宋图立马前往相府,得知楚风正在找人。

    他暗道果然不出他所料,找了个小乞丐,将这个消息透露给了楚风。

    此时楚风已知道方婉英之前骗了他,嘴上说什么无法爱齐曜,表面安安静静地养胎,却找准机会便跑了。

    楚风几乎疯狂,知道消息后,立马亲自带人去抓。

    方婉英躲躲藏藏了三天,知道无法再遇到齐曜,决定直接回武国。

    她跟阮嫣告别,阮嫣心里愧疚,因为方婉英当初和齐曜的事情,她觉得自己要负一半责任。

    “姐姐,我送你回去。”她道:“反正我留在这里,楚大老爷不会放过我,宋国公府不会放过我,我也见不到我舅舅。不如和你去武国待一段时间,等风头过了我再回来。”

    方婉英答应了。

    两人乔装打扮偷偷离开京城,可没过两日,便被楚风发现追上了。

    她们和楚风的手下一路打一路跑,最终被逼到了山崖边上。

    四野空旷,山风猎猎,她长发飞舞,身上宽松的长袍被风吹得贴在肚子上,露出已经大得很明显的肚子。

    楚风坐在马上,从不远处慢慢走过来。

    从找到她们开始,楚风便一直坐在马上,看着她们与他的手下打,看着她们跑。

    始终没有出手,始终冷漠地冷眼旁观,却又不让她们离开他的视线,直到此时。

    他走到离方婉英约五米的地方停住,坐在马上,居高临下,冷冷地看了她久久。

    然后,拿起马侧的弓箭,搭弓,上箭,瞄准,方婉英的肚子。

    寒光闪闪,那利箭似乎随时会穿过她的肚子。

    方婉英肝胆俱裂,她已经没了力气,她避不开他那一箭。

    她紧紧护着肚子,眼角猩红,不顾一切地朝楚风嘶吼。

    “楚风,你敢伤我腹中孩儿,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楚风手一颤。

    这是他自学会射箭以来,第二次颤抖。

    第一次,是在战场上,初次遇到方婉英的时候。

    楚风的思绪顿时被带到那日,那个一身红衣,眸光灵动的女子,在他初见的第一眼,就闯入他心房,成了他挥之不去的执念。

    如果当初,他一开始就能意识到自己的感情,并接受它,如果他接了自己的感情,没有折磨方婉英,那么他和她之间,现在会不会不同?

    她爱的人,会不会是他?她腹中孩子的亲爹,会不会是他?

    楚风的视线有些模糊起来。

    咻!

    箭尖擦着方婉英的胳膊而过。

    “给你三日时间,离开齐楚,否则,别怪我后悔!”

    方婉英楞住,她没想到楚风会放过她。

    身体快过大脑,也许是求生的本能让她生出无穷的力气,她下意识往前跑,拉住阮嫣一起向跑。

    她们买了两匹马,连跑三天三夜不停歇,本来就受了伤体力透支,如今又连续几日不休息,方婉英用体内最后一丝内力护住孩子,最后身体受不住晕倒。

    她晕迷了好几日,万幸的事,腹中孩子没事。

    但她不能再走了,否则大人小孩都保不住。

    虽然此时离武国边界经州不过几日路程,但方婉英为了孩子,决定先养养身体。

    于是阮嫣带着她在村子里住下,调养身体。

    ——

    楚风放走方婉英和阮嫣后,令人伪造了两具尸体,亲自送到齐曜面前。

    “太子殿下,武国俘虏方婉英试图逃跑,被发现后反抗,已被我就地处死!”

    两具尸体血肉模糊,一个大着肚子,看起来似乎约有五个多月的身孕。

    齐曜眼前数度发黑,几欲晕倒,颤抖着问道:“她...怀了我的孩子?!”

    他竟然不知道,方婉英居然怀了他的孩子!

    “我不知道是谁的野种!”楚风冷哼道。

    齐曜热血直冲头顶,想也不想,从奉泰手中拔出佩剑,直直刺向楚风胸膛。

    “你杀我的女人和孩子,我要你给他们填命!”

    楚风冷漠一笑,竟是不躲不避,任那剑刺入胸膛。

    噗嗤,鲜血喷出,所有人大惊失色。

    “快,传太医!快!”有太监大声喊。

    “快请皇上和楚相!”

    奉泰看到齐曜要拔剑,面色剧变,大喊一声,“太子殿下,万万不可!”

    这剑要是拔出来,可真的活不了了!

    齐曜哪里听得进去?他毫不犹豫地拔出长剑。

    鲜血再次喷出,楚风嘴角染着血,带着诡异的微笑,缓缓倒到地上。

    这一剑,直接将齐曜推向深渊。

    原来立国之初,太祖有令,除非楚氏谋逆或有违人道,否则任何事都不得问罪。

    若齐皇室有人伤楚氏者,伤人者与庶民同罪!

    倘若楚风死了,齐曜便要陪他死,倘若楚风没死,齐曜便要受他一剑,是死是活听天由命!

    楚氏的拥护者闹得很凶,他们认为这是推翻齐皇室让楚氏上位的最好机会。

    于是以太祖遗令相要胁,要求严惩齐曜,连楚相亲自出面,都压制不住。

    而齐皇室的拥护者,则坚决表明楚风是故意的,否则以他的功夫,不可能避不开,坚决不允许惩罚齐曜。

    两派闹得朝廷震荡,连前线将领都受了影响。西蛮北狄抓住机会,趁机联手强攻,竟是一路打到离京城只有三城之隔的京蓟,整个齐楚差点被异族占据。

    好在最后庆南王、如意侯及时拦截,打了近三个月,将西蛮北狄一鼓作气赶回了他们的老巢。

    楚风在受伤一个月后醒来,按太祖遗训,齐曜不用赔命,却必须受楚风一剑。

    这一剑可大可小,若齐曜运气不好死了,齐楚必将内乱,而让异族得益。

    齐皇和楚相暗中商议后,齐皇退位,让齐曜登基,天子之身不必受死,以龙袍代替,让楚风刺一剑。

    又一个多月后,齐曜举行登基大典。

    ——

    方婉英养了近两个月后,身子依旧一日差过一日,身上的伤也反反复得不见好,她知道自己大约是时日无多了。

    “我想见姐姐最后一面,我有事要交待她。”她道。

    阮嫣含着泪,找来马车,在上面铺上厚厚的被褥,前往武国。

    几日后,她们到了叶云琅的营帐。

    此时的方婉英,面容削瘦,单薄的吓死人,只有那八个月的肚子,大得吓死人。

    方婉柔见到心爱的妹妹,这般模样回来,心痛得几乎昏过去。

    两日后,就在齐曜登基那天,方婉英阵痛,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早产生下了叶渺。

    随即,大出血不止。

    她知道自己不行了,让方婉柔将孩子抱来,交待后事。

    “叫她喵喵吧,小名喵喵。”

    在齐楚齐曜的私宅时,齐曜曾送她一只猫,那猫没几天便跑了,她有些失落,齐曜见她喜欢,说以后再送她一只。

    当时她就想,以后她要生个孩子叫喵喵。

    “姐姐,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方婉英将斩龙门的事情告诉了方婉柔,“我死了,本该喵喵是下任斩龙使,可我不希望她承担这样的重责,我只想她平安长大,姐姐,拜托你了。”

    方婉柔含泪应下。

    方婉英最后看了一眼刚出生的孩子,含笑闭上了眼。

    齐曜,愿来生你我都是平常人,再续前缘!

    ——

    一年后,齐曜与皇后圆房,十个月后,皇后生下太子。

    而楚风,本不重女色的人,却在方婉英离开后,他的后院,突然一夜之间住满了无数女人。

    只要与方婉英有半点相像的,他都会纳入府中。

    却又常常稍不如意,便无非是了那些女人的命。

    可是,相府的荣华富贵,楚风的俊美与权势,依然让那些女人前赴后继...

    ————

    楚相将他所知道的,喃喃讲了一部分,另一部分是叶渺猜测脑补的。

    在叶渺听完还没回过神时,楚相已经离开了。

    就像不知道他如何来的一样,叶渺竟是看不出他是如何离开的。

    楚相离开后情绪依然沉浸在过往中,他回到书房,想要好好静一静。

    却见楚殇站在书房中间,地上,摆了一地的打开的画卷。

    “她的画像不在。”

    楚殇抬起头,幽幽道:“阿爹,叶小姐,是你藏起来了吧。”

    ------题外话------

    感谢153*****176、zhuoyu1956、凌海雪微、君君084745的月票!

    感谢寒露清秋的评价票!

    感谢书城吟花入酒、冰凝的月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