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言情女生>嫡女如此多娇> 正文 第1169章:谁是谁的克星

正文 第1169章:谁是谁的克星

    第1169章:谁是谁的克星

    叶朝歌不是不想和卫韫摊牌,奈何刚才,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而与此同时,之前兄长的话语回响在耳畔。

    只在一刹那间,她便改变了主意。

    其实她自己也不清楚这么做为什么,毕竟,比起自己瞎捉摸,直接了当的问他更直接,当然,在这的前提下是他愿意告诉她!

    思及此,叶朝歌苦涩一笑。

    恐怕,即便是她在刚才摊牌了,他也不见得告诉她实情。

    连兄长都被他瞒了过去,由此可见,他并不希望其他人知道。

    而这其他人当中,自然是包括她在内!

    ……

    叶朝歌收拾好心情开门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

    将将出来,便见到卫韫抱着他的枕头站在门口,一副可怜兮兮望着她的模样,就好像遭人丢弃的小狗,眸子水蒙蒙的,煞是可怜。

    叶朝歌一噎,暗骂卫韫犯规,竟然以此动摇她的狠心,让她心软。

    “歌儿……”

    卫韫抱着枕头哒哒上前,修长好看的手指捏上她的衣角,在半空中摇了摇,“你不要不理我,你若不理我,为夫难受。”

    叶朝歌无力扶额,她才不承认自己已经软了。

    “歌儿……”

    再摇。

    “你理一理我好不好?”

    充满了委屈的声音彻底让叶朝歌没了抵抗力,咬牙切齿:“卫韫,你太过分了!!!”

    卫韫扔掉枕头,一把将人熊抱住,整个人狠狠的黏在叶朝歌的身上,脸埋在她的颈项间,顺带蹭了蹭,呼出来的热气不出意外的吹拂在她的颈窝里,引发阵阵颤栗。

    叶朝歌打了个哆嗦,手忙脚乱的拉扯人。

    可惜,卫韫铁了心的黏糊在她的身上。

    男女力气本就悬殊,再加上卫韫乃习武之人,叶朝歌怎是他的对手。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人没扯下来,反倒是将自己累出了一身的汗。

    汗珠密布于鼻头上,卫韫以唇化作锦帕,将其一一抿去。

    叶朝歌感觉这一刻,自己浑身上下的汗毛倒立,声音软了好几分:“你,你先放开我。”

    “不放!”卫韫很痛快的表达自己的坚持,“你不赶我去书房,我就放开你!”

    叶朝歌无力的对天翻了个白眼。

    终是无奈妥协,“行,我不赶你去书房了。”

    “真的?”

    卫韫表示怀疑,怀疑她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叶朝歌点头,“真的。”

    卫韫半信半疑的放开她。

    叶朝歌连忙退开,跳开几步,然后脸不红气不喘的反悔:“原本想着待明儿个我觉得痛快了,这事便这么过去了,可现在看来,我还是太好说话了。”

    比出一根手指头,“一个月!从今晚开始算起,未来的一个月,就请太子殿下移驾书房吧!”

    叶朝歌的反悔,卫韫好像并不意外,定在原地不动,只是眼睛瞬也不瞬的盯着她看,渐渐的,眼底泛着危险的光。

    等叶朝歌发觉下意识的撒腿儿便要跑的时候,卫韫已然一个闪身来到她身后,堵住她的退路,打横将人抱起。

    身子突然悬空,叶朝歌被唬了一跳,立马挣扎,“你放开我,放我下去……”

    卫韫大掌拍了下她的腰间下比较羞耻的地方,声音低沉透着危险:“老实点,再闹把你绑起来!”

    叶朝歌呆住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卫韫抱着她回了内室,房门嘭的一声关上,叶朝歌即可回神,“你干什么?”

    卫韫对她淡淡一笑,高深莫测道:“自然是让你老实些,你精力太旺盛了,为夫吃不消。”

    三步并作两步,抱着人去到床前,将人丢到柔然的锦被上,随之快速的欺身而上,长手长脚的卫韫轻而易举的便将叶朝歌控制在了身下。

    唇角微翘,眼角泛着红晕,目光灼灼,危险至极。

    求生欲使得叶朝歌剧烈挣扎,可很快,便被卫韫彻彻底底的制服,红艳的小嘴里发出的不再是恼怒反抗,而是一声声让人脸红心跳的急喘。

    外头青天白日,而内室里,夫妻二人已经关起门来做起了夜里要做的事……

    ……

    次日下午,叶朝歌扶着酸胀的小腰从内室里出来。

    一步步,小步子迈的有些吃力。

    如果仔细看,不难发现掩盖在裙裾下的双腿在颤抖。

    “来,为夫亲手给你熬得汤,娘子好生补一补。”卫韫端着汤自外面进来,招呼叶朝歌过去。

    叶朝歌狠狠的剜了他一眼,与他对着干,“我不喝汤,我想吃肉!”

    卫韫淡淡的瞥向他,眉目微挑,稍许,放下汤,走过去。

    “你干什么?”

    有了昨日的教训,叶朝歌现在对他害怕得很,连连往后退,退无可退之时,伸手阻挡他的近距离接触。

    卫韫轻而易举的拉下她的手,“既然娘子不想过去,那为夫只好抱你过去了。”说着便要伸手抱人。

    “别别别,你可别再碰我了,我自己过去我自己过去。”

    她现在有了心理阴影,对于他的靠近不自觉的怂。

    真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但这也不能怪她,天知道从昨儿个下午开始,她被折腾了多久,到了后面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那种滋味,当真是没有经历过的人体会不到那种心情。

    她只记得,一直到天亮他才放过她。

    在沉沉睡过去之前,迷迷糊糊的看着他起身更衣去上朝,精神抖擞的风姿,谁能想到这厮拉着她荒唐了一宿!

    怕了怕了,真的怕了。

    叶朝歌掠过卫韫,嗖一下抖着两条颤颤巍巍的小细腿去了桌前坐下。

    抓了个空,卫韫也不介意,耸耸肩紧随过去。

    慢条斯理的盛了一碗汤给她,“尝尝看,为夫炖了一上午。”

    俗话说,人可以怂,但是骨气不能丢!

    说不喝,所以,就不喝!

    叶朝歌将脑袋一扭,“我不喝汤,我要吃肉!”

    “先喝汤再吃肉。”

    “我不喝汤,我要吃肉!”叶朝歌不厌其烦的重复自己的坚持。

    卫韫挑挑眉,自顾自端起盛好的汤,吹了吹,待没有那么热了之后,在叶朝歌狐疑下,仰头喝了一大口。

    然后捏上她的下颌,准确无误的唇对唇,以霸道之势渡了过去。

    被迫喝了一大口汤的叶朝歌:“……”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