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科幻灵异>恶龙神座> 第二十七章 龙之怒(上)

第二十七章 龙之怒(上)

    不过这时候先前已经走过去的一辆马车车轱辘好像陷进一个被大雪掩埋的坑洞里面,整个马车瞬间侧翻,一声不堪重负的巨响,让原本并不太牢固的牢笼四散开来。

    威廉好奇的看向那个方向,而贝洛尔见此则是面色大变。

    此时亚麻布因为侧翻被掀开了一侧,露出里面的事物。

    那是一群双手被铁质镣铐锁住的人,不,应该说格式各样的智慧种群,有身体强壮,嘴里长着一对突出来犬牙的兽人,有身形矮小眼睛贼眉鼠眼,背后有着绒毛的地精。也有长着兔耳或者长着猫尾的绒毛族。

    “贝洛尔先生!你欺骗了我!”

    威廉面色大变正准备拔出自己的配剑,不料眼前这看似一直笑呵呵无比和善的中年男子,突然爆发出了让威廉几乎瞠目结舌的速度,而那一副笑眯眯的嘴脸也被一脸狞色给取代!

    不过这时候,那一边侧翻的马车那儿发生了异动,数名原本被牢笼困住的各个智慧族群开始鼓足了力气向外跑去。

    他们双腿并没有束缚,只是双手被镣铐给束缚住了,侧翻让囚笼损毁,大家都看到了逃出去的希望。

    望着骚乱的情形,贝洛尔怒喝道:“给我把他们给抓回来!”

    几名策马的骑士得到命令开始向那几个逃跑的‘货物’追去。

    “你竟然是奴隶商人?而且你竟然敢贩卖精灵?!”威廉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因为他看到远处逃跑的人影中,有一个与众不同的身影,这和他曾经见过的描述一模一样。

    在诺兰大陆,奴隶商人其实也并非贝洛尔这么一支,但大多都只是进行农奴交易,少数进行兽人以及其他种族的交易。

    但贩卖精灵,几乎是少有人敢这么干!要知道精灵族种群人数稀少,这让他们极为爱惜羽翼,如果被他们知道自己的族人被当做货物去贩卖,后果可想而知。

    而且精灵族虽然人数稀少,但他们的种族天赋极为恐怖,他们对元素的亲和度是寻常人类所无法想象的!

    这也造就出了精灵族但凡成年,甚至壮年,他们的实力都会十分恐怖!

    种族实力类似于低配版龙族的形式,只不过他们人数比龙族更多,虽然没有达到龙族对元素亲和的程度,但也比人类要高出太多了。

    而且精灵族和龙族一样都是长生种,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就算是猪,活一千年也会变成猪精。更何况精灵还有对元素这么强的亲和力!

    “难道你就不怕被精灵族报复吗?!”

    “嘿!”贝洛尔无所谓般的笑着,剑尖比住威廉的脖子,冷笑道:“那也要有人会去告诉精灵啊!”

    “你...!”威廉已经想到对方不会放过自己,但没想到竟然会杀人灭口!

    不过就在贝洛尔准备挥下剑锋时,整个天空猛然响起一声宛如炸雷一般的怒吼!

    “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不知道什么情况,惊疑不定的看着被厚实乌云遮住的天空。

    不过似乎没有什么异常,冬季这种天气很常见,只是刚刚那一声好像炸雷一般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贝洛尔同样惊疑不定的瞥了一眼天空,又看了看周围,最终他发现有些不大对劲。

    烈火鬃是贝洛尔的爱马,是一匹有着部分高阶魔兽血统的低阶魔兽战马!

    烈火鬃虽说是低阶魔兽,但也是有着马的习性,贝洛尔不认为在刚刚那如同惊雷一般突然想起的巨响,他的烈火鬃不会没有任何反应。

    按理说受到马受到惊吓,无论是发狂还是逃跑,他都不会觉得意外,可是面前的爱马烈火鬃却安静地有些过分,憨憨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不,不是一动不动,仔细观察可以发现,这只烈火鬃……好像在发抖?

    怎么回事?

    贝洛尔瞬间变得警惕,他可不觉得自己区区一个白银骑士的实力就会有让烈火鬃颤抖的能力,不过他同时也未看到任何可能会来临的危险——该死,是什么东西靠过来了?

    阵阵寒风簌簌响彻小镇,微风很轻柔,比小镇外的寒风要显得柔和的多,可贝洛尔感受到的却只有寒冷,身躯竟然在不自觉的微微颤抖着。

    从威廉下山之后,雷诺就时不时的看向山下,注视着这支装备精良的怪异商队。

    青石镇现在是他的领地,他可不希望自己领地上出事。

    随着那一车车‘货物’逐渐进入小镇,见这群人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异动,雷诺就已经准备继续吃着魔晶睡大觉了,冬天还是冬眠舒服!

    不过就在他准备打道回府之际,底下的情况发生异变,他的眼力清清楚楚的将马车侧翻之后的一幕幕收入眼底。

    当看到一个长相和自己传承记忆中对精灵描述一模样的人儿之后,他不禁勃然大怒,又看到底下被人用剑抵住脖子的威廉,怒火更是再也忍不住。

    他金穗.贝尔麦,候爵之子,曾经多次出入兽人部落以及危险的魔兽巢穴,他自认为自己无所畏惧!

    眼前这片贫穷的小镇,经过他曾经多次穿梭过,他已了如指掌,何况身旁跟着一支骑士队,按理来说,他本应无所畏惧、稳如泰山。

    然而今晚是个例外,迥异往昔,四周暗幕中有种莫可名状、让他汗毛竖立的惊悚,令其极度不安。

    他的直觉一向很准,意识到了危险,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自已忽略了,那才是他忧虑的原因所在。

    人类贵族普遍存在偏执症,贝洛尔也不例外,他是一个野心家他希望帮助他哥哥登上黑铁大公的位置,所以更加敏感多疑,力求一切尽在掌控。

    他反复观察着周围,确认周围并无任何潜在危险,然而不安却不知从何处升起,始终有一层阴霾笼罩心头。

    “保持警惕!”

    他提醒麾下士兵,看了一眼天色,乌云好像正在逐渐散去,这好像意味着阴霾逐渐褪去,也是人们最易松懈的一段时间。

    阴森狂风吹得树影幢幢,宛若狰狞活物,贝洛尔感觉自己受到一种冰冷且对他毫无好感的莫名之物监视,身旁的亲信好像也察觉到了,握紧骑士剑。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