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科幻灵异>恶龙神座>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绝望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绝望

    逃亡的贵族们渐渐开始明白了,明白过来那些野蛮的巨龙附庸们根本没有结束战争的意图,他们没有打算停下来谈判,没有打算见好就收。因为对方根本就不是人类贵族,所以它们根本就没有打算遵守人类贵族之间的游戏规则——这场战争不是贵族游戏,它的目的是不死不休。

    然而醒悟过来的贵族们丝毫没有办法,他们只能继续逃亡,不断逃亡,在累死之前都不敢停下步伐。

    在日复一日的逃亡中,他们的体力和心志开始跌入谷底。

    这场追击战已经进入一种近乎机械化运作的阶段——至少对雷诺麾下各个氏族而言是如此。

    每天,最前方的兽人狼骑兵都会将最新的情报送到后方各个首领的手上,而即便没有这些情报,已经完全失去秩序的贵族军团在逃窜时也几乎无法隐藏自身的行踪,兽人以及各族追兵以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锁定着那规模庞大乱哄哄的逃兵,只要对方停下,它们便会立即展开狩猎,没有正常的进食,没有正常的睡眠,甚至几乎没有停下脚步的时间——事实上这对于追击的双方而言都是一种意志力的考验,但很显然,军团逃兵受到的考验会更加艰难。

    各族负责追击的勇士实际上有着轮班休息的机会,胜利之后乘胜追击的澎湃斗志也在激励着他们继续向前,沿途不断捣毁人类贵族各个领地的驻屯点为他们带来了足够的补给,而且各个族群的勇士体质都不是人类能比的,或许一些高阶级的士兵体质要比寻常追击的各族附庸要强上一些,但是同阶层次,人类在体质上总是逊色一筹,尤其还是面对的一群嗷嗷直叫的战斗狂。

    如兽人,越是看见嘶喊恐慌的猎物,它们越是兴奋。越是强大!

    如兔兔族,更是比兽人还要精神,它们永远是追击大军之中最精神最有精气神的存在,一大群白色的浪潮,一蹦一跳的扬起手中夸张的武器追着比它们要高大数倍的人类嗷嗷直叫。

    在人类之中,兽人和兔兔族永远是最能给他们恐惧的,尤其是兔兔族,更是首当其冲!

    反观这支由荆棘王国的贵族和负责辎重的农奴,组成的溃逃大军……他们正在迅速被逼近极限。

    事实上他们早就达到极限了,以这个时代溃军,就同等于几乎没有任何凝聚力和纪律性的流民乱军,当雷诺瞬间摧毁了军团前锋部队、具备施法能力的贵族骑士、法师们也和普通步兵一样死在战场上的时候,再加上那天降光束,光束之下几乎连尸骸都不复存在,这在绝大部分寻常士兵而言就已经没了丝毫的战斗意愿。

    他们之所以到今天还在持续逃窜,其中一个原因是军团中一些爵位较高的贵族们还在努力维持最后的体面,那头恶龙的吐息虽然可怕,但近在咫尺的荆棘王国勋爵的对寻常士兵的威慑力更加强大,长久以来这些王国的勋爵们所积累的威压已经被深深印在那些农奴,以及寻常士兵的脑海里,至今还在勉强维持着队伍的局面。

    而另外一个原因也是如今比较强势的阿诺德四世,如今的荆棘王国现任国王威势几乎是无人胆敢违抗,这一方面也是由于荆棘王国最近几年对外用兵,而且每次还是大胜,国内资源和国土还有话语权逐渐开始放大,这导致在国内阿诺德四世的威势已经日渐壮大起来。

    不少人还因此坚信王国一定会再次席卷而来,将这头该死的恶龙给宰了。而且这些寻常士兵觉得,如果不听这些勋爵的命令,之后就算是逃回国内,那他们的下场会比死亡还惨。因为王国对于叛徒几乎没有任何容忍度的,哪怕是投降也是如此!王国的铁血律令在这里绝大多数荆棘王国的士兵和农奴脑子里深深地扎下了根。

    而随着附庸氏族们无情的追击以及可怕的武力,王国的律令甚至让本应毫无凝聚力可言的溃兵一直坚持到了今天。

    但不管他们坚持多久,他们的体力和意志终于是要到极限了。

    寒冷的夜风吹过平原,夜风中带着春铃草的清甜,来自荆棘王国西部莫西沙领的军团士兵巴尔特坐在一个冰冷的土坑里,和他的两名军团同伴、以及九位没有勋爵的普通军团士兵一同默默地数着时间,而在他们身边,是稀稀落落的几十个人,几十个来自荆棘王国东南部靠近钢铁大公国附近领地的农奴辎重兵。

    这些就是从各个领地出发并幸存下来的所有人,他们的领主已经死了,他们的一百多个兄弟姐妹在逃亡的路上失散,就连他们自己,也在入夜之前和大部队失去了联系。夜幕里,没有人敢点亮灯火寻找同伴,甚至没有人敢开口呼叫可能就走在旁边的其他勋爵贵族组成的队伍,失散之后好不容易重新聚拢起来的几十个人只能聚集在这黑暗寒冷的夜幕中,静静等待明天。

    等待那个不一定会降临的明天。

    没有人说话,即便朝阳的一线辉光已经出现在天边,也没有人抬起头来向着地平线看上一眼。巴尔特低着头,布满血丝的眼睛紧紧盯着脚下的地面,饥饿和困倦同时撕扯着他的神经,让他不想多说一句话,多做一个动作。

    他已经几天几夜没有睡觉了,这里的每个人都几天几夜没有睡觉,即便白银阶位的他也会在这种情况下濒临极限,更别提那些普通人。巴尔特现在只想躺下,只想睡觉,只想回到自己温暖的庄园,喝一口热辣的姜汁酒,然后一觉睡个三五天,但他知道自己没机会了——他不可能回到自己的庄园,他是一位荆棘王国的子爵,的确在公国,他这种阶位就算是获得伯爵爵位也不是不可能。至于在王国,白银阶位在没有许多功勋的情况下,也就子爵而已。

    然而,他此时距离他在王国的领地,他自己的庄园还有十分遥远的距离,起码他需要跨越整个公国,还需要横跨小半个荆棘王国才能抵达,然而,这对于他而言却无比的遥远,以他目前的体力别说跨越公国,能不能抵达下一处贵族领地都难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