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科幻灵异>恶龙神座>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新政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新政

    两天的时间,虽然原钢铁王都的人口很多,多达五十多万,不仅如此,威廉为了迅速掌控整个钢铁公国的全部领土,人手分散出去后,极度不够用。

    王都因为只是过去接收一番,只是走一个过场,所以威廉并没有带多少人,仅仅只是一千人巨龙之爪士兵,将全城的武备暂时接管了,同时将这些驻军暂时给关押起来,等双方高层彻底交接一切权力之后,才会考虑释放这些人。

    而眼下威廉已经在钢铁之堡召开了临时会议。

    尽管威廉和钢铁大公都是十分厉害的管理人才,但随着讨论愈发深入,管理之中的许多问题和可行性以及必要性渐渐变得明晰,这次临时会议比仅仅只是交接权力的会议,同样还是决定之后火焰王国建国,制定新政策的会议,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开始集中到那些新制度的细节上来。

    “……诸位,我们要明确一点,城市、道路、政务厅的建设十分重要,它需要三到五年才能彻底完成,所以我们必须让这一切平稳进行,”在解答了各个官员的大部分疑问之后,威廉表情严肃地环视着现场的所有人说道,“第一步,我们要选择一些试点——最初执行人口迁移的将是这里,也就是原钢铁王都现今的钢铁主城,现在这里准备执行新的政策,等在这里试点成功,再宣布通告全国各地更替和新的法令”。

    “鉴于钢铁主城的地理位置和发展现状,我计划将之前的半数十万降军迁入钢铁主城,并将钢铁主城附近的所有零散人口向城市迁移,以钢铁王都旧城为基础建立新城市继续扩建。”

    威廉说到这里便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旁边的钢铁大公隐约能猜到这位空降的执政官这番安排背后的思虑。

    以钢铁主城来作为新政策试点,一方面是这里有钢铁大公弹压,城内贵族们的反抗力度最小,执行新政策更为容易,另一方面这其实是在给那些还活着的贵族们一个最后的机会——城中至今还有原钢铁贵族五十多位贵族,而威廉显然希望榨掉这些贵族最后的价值——他们残存的号召力,依附于他们的知识分子团体,以及他们在普通民众中的象征意义。

    在新政策颁布之前,威廉暂时还不会动他们的土地,这是为了维持钢铁公国数百万民众的稳定,毕竟土地贵族制度在这里施行了将近八百年,突然间这片土地上的所有领主都被一夜杀尽恐怕会让所有人都陷入恐惧——哪怕这样做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但在这里新政策执行成功之后,倒时候恐怕就不得不让整个钢铁公国境内所有贵族的土地都变成“无主之地”了。

    “诸位还有什么问题吗?”看到现场没有人再开口提问之后,威廉轻轻敲了敲桌子问道。

    对于威廉这位突然空降的执政官,一上任就颁布的各种大大小小的命令,很显然在座的钢铁大公还有大公麾下的原贵族们都不敢太过于违抗他的命令,只是漠然的看着威廉,似乎在说你继续....

    原钢铁公国王都——钢铁主城。

    随着在钢铁公国本土范围内的战斗结束,战后的各项工作也渐渐展开。

    白月要塞战俘营仍然是战后最大的战俘营,数十万名战俘在这座临时在要塞外搭建的营地中等待接下来的命运,但让这么多人长久地住在营地里吃白饭是一种巨大的浪费,因此在接管钢铁主城之后,人手问题得到缓解,威廉开始下令将战俘营中的人分批送往原巨龙王城,现今的火焰王城之中,除此之外还有部分分散于原钢铁公国各个主城之中——俘虏之中浩浩荡荡数十万人马,但实际上其中一大半都是从田间地头征召起来的农夫和猎户,这些人打仗完全派不上用场,但耕田干活都是一把好手,而且他们对自己的旧主子全无丝毫忠诚可言,只要送到各个城池,稍加训练就是劳动力。

    与此同时,又是一支由两百名士兵、十几个执政官组成的队伍再次开进了钢铁主城。

    由士兵和执政官组成的“战后重建工作者”一路来到了钢铁主城下。

    按照雷诺下达的命令,虽然许多投降的贵族只会收取财产和贵族权力,但因为为了维持初期的稳定,贵族子嗣、家眷需要作为俘虏,被送往火焰王城相当于质子。而执政官们则直接接管了钢铁王城的部分高层决策岗位,开始重新整理钢铁主城的秩序,发布政令,并着手建立次一级的决策机构。

    年轻的执政官路费尔德坐在曾属于钢铁大公的书房中,一同坐在书房里的还有他的几名从火焰王城一同带过来的同僚——他们把书房里原本那些华而不实的沉重木雕和锡制花架都搬进了仓库,随后在书房里放了一张大桌子和一些椅子,把这里当成了临时的办公室,同时还用类似的手法改造了临近的几个房间,在这些改造过后的房间里,来自火焰王城的政务官员们正一点一点地规划着这片土地的新秩序。

    因为威廉是整个火焰王国的代言人,相当于雷诺的首席执政官,所以他根本不可能长期滞留在钢铁主城,就在前一天,他就已经离开了钢铁主城,去了原钢铁公国的其他几大主城。

    而路费尔德将和钢铁大公成为整个钢铁主城的最高执政官。

    看着同僚们伏案工作的景象,环视着这间书房中仍然残存的那些华丽壁画和书架,路费尔德难免有些感慨。

    他是一个钢铁公国人——至少曾经是。

    他是钢铁公国凯斯特领一位商人的儿子,也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历史学家的学徒,他曾是同龄人羡慕的目标,也是家族跻身上流社会、和贵族产生联系的指望,如果不是因为前几年钢铁公国对黑铁公国的大战,他随军作战,最后虽然胜了,但是他却受伤迷路了,最后跟着浩浩荡荡的流民被裹挟到了火焰王城。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