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轻小说の>被照美冥挖了出来> 正文 第209 惊险!日向日足的传唤

正文 第209 惊险!日向日足的传唤

    当初在中忍考试的休息室中,日向日足虽然已经昏迷了。

    但初代水影右斗跟他所说的话,昏迷之前,日向日足应该也听到了一些。

    在中忍考试中,宁次所表现出来的天分,已经引起了日向日足的重视。

    如果日向日足知道自己额头上的「笼中鸟」之印,已经消失不见……

    想到这里,宁次心中忍不住一寒。

    身为一族之长,当面对一个天才,而且还是对自己心怀仇恨的天才,无非是两种结果。

    一种是消除对方心中的仇恨,将对方收复。

    另一种自然便是进行打压,或者是将其毁掉。

    给宁次再重新种上「笼中鸟」恐怕是最好的结果。

    但是知道了「笼中鸟」会被人破解,宁次心中对宗家最后的那份敬畏,恐怕早已经消失,再加上宁次所表现出来的恐怖天分。

    日向日足会怎么做,结果已经不言而喻。

    甚至「笼中鸟」被人破解得这件事情,已经足以动摇日向一族的根基,日向宗家的人绝对会想办法将这个消息隐瞒。

    而已经被破解封印的日向宁次,恐怕会直接被宗家的人带走,用来研究对方是如何破解他们的「笼中鸟」。

    想到这里,日向宁次脸上露出一丝苦涩,原本以为那个男人,帮自己解除笼中鸟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现在看来,恐怕对方早已经就预料到了眼前的这一幕。

    日向宁次微微攥紧拳头,无论是日向宗家还是初代水影右斗,以他现在的力量都是无法抵抗的。

    力量!

    他需要足够的力量,足够到可以改变他的命运,可以彻底主宰他的命运!

    日向宁次的眼中闪过一道坚定的神色,脚下的步伐不由得快了几分。

    嗖!

    一道破空声,突然在这个时候,从一侧传来。

    紧接着一个眨眼的功夫,一名日向一族的上忍,便出现在了日向宁次的前方。

    “日向宁次,族长大人叫你过去一趟。”

    这名日向一族的上忍,淡漠的看了一眼日向宁次,声音平静的开口道。

    好快的动作!

    刚苏醒就要传唤自己,自己还是低估了日向日足。

    日向宁次后背一凉,不过脸上依旧露出平时冷淡的表情道:

    “现在吗?”

    “现在。”那名日向一族的上忍目光落在日向宁次的身上,再次开口道。

    日向宁次轻轻地吸了一口气,抬起脚便向着日向一族宗家的方向走去。

    而那名日向一族的上忍,则不紧不慢的跟在日向宁次的身后,目光时不时的落在宁次的身上。

    日足大人刚苏醒,就传唤了这个分家的小子,看来对这个叫做宁次的很重视。

    不过,以日向宁次在中忍考试中所表现出来的天分,倒也值得重视。

    这名日向一族的上忍,到没有多想,只是认为日向日足是因为重视宁次的天分。

    作为木叶村最古老的名门之一,日向一族可以说是除了原先的宇智波一族之外,占地面积最大的一个家族。

    整个家族内部拥有各种各样的设施,甚至早已经做到完全的自给自足。

    毕竟日向一族的人,基本上都是内部通婚,为了便是防止自己血脉流落在外。

    跟数量众多的分家成员不同,整个宗教的成员完全少的可怜,但在各方面用度上,却是整个分家的总和。

    再加上凡是战斗一类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分家出手,这也是宗家与分家内部矛盾的重要原因。

    不过,有「笼中鸟」的存在,这种矛盾还未被激发,便已经被彻底的镇压。

    在日向宁次看来,日向一族的下一任家主便是在日向雏田和日向花火之间选出。

    不过以日向花火所表现出来的天分,或许能够取代日向雏田这个原本嫡系的位置。

    至于日向花火的丈夫,自然不可能会让外人来当,或许会在家族中挑选一名足够容易控制的日向一族的成员。

    这或许便是生在大家族中的悲哀。

    走在前放的宁次,微微地抬起头看向上方辽阔的天空,眼神中闪过一道憧憬。

    没过多久,日向宁次便走进了宗家所住的地方,一座座古老但拥有庄重感的房屋,出现在日向宁次眼中。

    一间极为宽敞的房间中,除了地上的几个坐垫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的家具。

    日向日足闭着眼睛,跪坐在一张坐垫上,虽然身上依旧带着些许的伤势,但腰却挺的笔直。

    没过多久,房门便被缓缓的推开,宁次仿佛跟往常一般,一副冷淡的表情,静静的站在门口的位置。

    此时,日向日足也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看向日向宁次:

    “过来坐吧。”

    宁次身体微微一僵,不过依旧走了过去。

    随便从旁边找了一个坐垫,宁次也同样会坐了下来,脸色有些冷淡的开口道:

    “日足大人。”

    “没想到当时攻击我们的人竟然是雾隐村的初代水影右斗,能从那位手上活下来,我运气还真是不错,你没有受伤吧?”

    日向日足打量了一眼宁次,轻笑了几声,和蔼的开口道。

    宁次没有开口,只是平淡的摇了摇头。

    这些问题,恐怕他来之前,日向日足就已经调查过了。

    “他有没有对你说些什么?说不定对木叶而言是重要的情报。”

    日向日足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突然的开口道。

    宁次心中微微一动,不过声音依旧冷淡的开口道:

    “日足大人在昏迷之后没过多久,木叶的暗部成员就已经赶到了。”

    日向日足不置可否,宁次的回答,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意外,无论真也好,还是假也好,其实都不重要。

    “我知道你对宗家心存怨恨,日差留下来的卷轴,想必你也已经看过了,我也不做多的解释。”

    “只是希望你心中,不要被怨恨所充满,宗家与分家存在的目的便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血继限界,这一点想必你也知道。”

    日向日足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声音依旧和蔼。

    宁次低着头没有说话,这个时候少说话才是最重要的。

    “你先回去吧。”

    微微沉默了一会,日向日足声音在宁次耳旁再次响起。

    听到这道声音,低着头的宁次眼中,闪过一道疑惑的神色。

    日向日足专门传唤自己过来,怎么可能就问这么简单的几个问题。

    虽然心中带着疑惑,不过日向宁次依旧微微躬身,然后起身便向着门外的方向走去。

    看向宁次的背影,日向日足轻轻地眯起了眼睛。

    就在宁次的脚,即将跨出大门的时候,日向一族突然伸出手举到身前,然后捏了一个特殊的手印,轻声地说出一串特殊的符咒,

    “啊!!!”

    宁次猛然跌倒在地,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宁次双手抱住头,似乎因为剧烈的疼痛,让整个身体不停地在地上抽搐,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日向日足,原本挺直的腰微微的放松了几分,同时,手也重新放了下来。

    宁次的身体依旧在地上抽抽,不过过了一会,身体终于平静了下来。

    宁次带着满脸的汗水,虚弱的重新爬起来,脸上带着愤怒的神色,看向对面的日向日足。

    看到宁次一脸愤怒的表情,日向日足的脸色平静一片,再次轻声的开口道:

    “家族有家族的规定,这次就算是你对宗家出手的惩罚。”

    说到这里,日向日足的声音微微顿了一下,脸上重新露出和蔼的表情,看向宁次道:

    “以你的天分,宗家一定会着重的培养你,你在中忍考试中施展出来的那个回天,是你自己研究出来的,还有很多的破绽。”

    “我已经派人,将回天完整的训练方式,放到你家里面了,你回去的话应该能够看到。”

    说完,日向日足抬起头看向门外的方向:

    “火门,麻烦你,将宁次带回去吧。”

    “是,族长大人!”一直守在门外的大名日,向一族的上人走了进来,撇了一眼宁次的方向,恭敬的开口道。

    说完,这名上忍抓起宁次,便向着门外走去,同时将大门给缓缓地关上。

    日向火门抓着宁次,直到离开那间房子有一段距离之后,声音中带着一丝敬佩的语气:

    “你这个小鬼,竟然敢对宗家的人出手,还真是胆大,这次惩罚已经算是轻的。”

    看到宁次没有开口,日向火门也不在意,身影微微一闪,迅速的消失在原地。

    几个跳跃之间,两人便出现在宁次的家门前。

    “你自己进去吧,同为分家,你自己注意一点。”

    日向火门将宁次放下之后,提醒了一句,转身消失不见。

    宁次拖着虚弱的身体,缓缓的走进自己的房间中,当房门关上那一刻,宁次猛地直起了身子,哪还有什么虚弱的样子。

    “白眼!”

    宁次心中一动,迅速打开白眼观察周围,发现周围并没有什么人之后,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宁次曾经见过自己父亲,在被施展「笼中鸟」之后的凄惨样子。

    那一幕,到现在都依旧牢牢地记在宁次的脑海中,也多亏当初的那一幕,才让今天的宁次,能够蒙混过关。

    否则,今天宁次未必能,走出那间房间。

    宁次整个人依靠在房门上,缓缓地滑在地上,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自己身体已经有些发软。

    而且浑身上下所有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

    宁次缓缓地抬起头,看向客厅中心的桌子上,正好摆着一个卷轴。

    这应该就是日向日足所说的,关于「回天」修炼的卷轴。

    如果是以前看到这个卷轴,宁次恐怕会高兴许久,但是现在,宁次心中却有些发寒。

    自己的房间恐怕也早已经被检查过了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