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大能百家

    700、大能的百家之道

    接引准提的绝决是其他圣人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

    当盖着接引准提签字的法旨飞入凌霄宝殿的时候,混沌之中的三清都身心一震。

    碧游宫,通天眉头紧锁,思考半响也得不出所以然来,良久,只得感叹一声,心情有些烦闷,一道化身从他体内分出,下了地仙界,直入长安城,朝着刘浩茶馆走去。

    茶馆门口,刘浩正仰头观看,哪道金光朝着长安城内飞来,方向正是皇宫位置,不需说,也是给魏征‘人曹官’的法旨,斩杀泾河龙王的任务也只能由他进行。

    “西游要开启了,那泾河龙王不过是第一个祭品,那金光,不过是昊天法旨!”

    “道通来了,正好想找人喝茶,道友来的正是时候!”

    来者正是通天,化名‘道通’一直和刘浩相处愉快。

    新茶泡开,二人一杯饮罢。

    “道友,春秋之时,百家传承开启,这百家,也多半是你们这些仙神下届传播思想吧?”

    “然也,几乎整个地仙界大能都参与其中,但也只是一丝神念转世凡人,事成之后便回归本体,也算是他们将自身的‘道’传于人族!只不过,如今所剩也不多矣!”

    “道友可知,当时的法家是哪个大能所传?”

    “法家却不同,法家早在人族三皇时期就已经有了萌芽,须知赏罚分明便是法家源头,后经人族自身完善,逐渐形成体系,才有了如今法家!”

    刘浩松了口气,也是他经过姜子牙之后,才明白这里是地仙界,任何思想都可能牵扯到大能,此前也是他运气,法家乃人族自身发展而来,让他逃过一劫,后医家又是神农起始,他也没有多想,也多亏姜子牙到来,否则,他还真可能将一些大能得罪,小身板还真经不起折腾。

    “如今儒家大盛,原本和儒家相仿佛的墨家反倒没落了,也不知当初创立墨家的大能会如何感想。”

    “哈哈哈,墨家创始人墨瞿早已回归本体,他倒也不需要这点气运,属于得之他幸,不得也就那般。”

    “哦?却是何人?这可不是一点气运!”

    “乃镇元子是也!‘兼爱’‘非攻’,不过是老好人一个!地仙界何等残酷,老好人可不定有好结局,镇元子洪荒之时有一友人,名叫红云,就是死在这般‘老好人’名下,不知天命,属于咎由自取,怨不得他人!”

    通天的话,刘浩关注的却是第一句,镇元子的性格,倒也真和墨子相仿,不争不抢,不愿和任何人冲突,佛门欺到门前,也能忍了,为了和平,甚至和小一辈的孙猴子结拜,还真是将兼爱、非攻刻入了骨髓之中。

    这样一个人,倒也不怕,老实人就是拿来欺负的,就算刘浩将墨家换成工家,镇元子也不会如何,说白了,他就是个宅男,除了几个圣人讲道论道他会出门之外,平日里五庄观宅死的人物。

    “那岂不是鲁班乃是镇元子弟子?”

    “却是如此,镇元子返回自身之后,鲁班就被他引入仙道,如今也跟着镇元子在五庄观修行;

    倒是道友,问这个又有和算计?”

    “这个算计,也不知该不该和你分说,要知道,这可是对截教也有着一丝伤害的!”

    “哦?你且说说,若是伤害不大,倒也无碍,你此前也为截教付出不少,截教如今这些弟子也多亏了你分享功德,些许伤害,哪怕是通天圣人,也不会在意的!”

    “你倒是洒脱,就帮着你家教主答应,看来你在截教的地位还真不低!不过,你这地位,可否认得镇元子?”

    “事关镇元子吗?想要拉他入局却是很难,不过也不是不可行,五庄观在西牛贺州关口,西游之路摆脱不得,他不入也得入,倒是可以算计一番!”

    “他那兼爱、非攻之道,又怎会和佛门冲突?此番,却不是拉他入局,而是他的弟子鲁班是也,如果鲁班入了局,他也逃脱不掉,哈哈,就看他如何选择了,咱们还是修为低了些,若是我有了准圣修为,你又是你家教主的话,这算计几率就更大了,可惜,如今只能说服对方,成与不成只看天意!”

    通天心中暗笑,却没有摊牌。

    “可否和说说你的算计?”

    “不着急,我且问你,截教在百家之时,传下的哪个道统?”

    “此事说来也怪截教不争气,当时也无人可派,反倒是一个可怜人帮着截教道统传下。

    这人你应该也有耳闻,乃是如今佛门的孔雀大明王孔宣!”

    “什么?儒家?是了,是了,有教无类,正是孔丘所提!正是你截教思想!不过,却掩盖在‘仁义礼智信’之下,截教所得的气运必然少之又少吧?”

    “正是如此,加上孔宣又被佛门强行拘禁,截教几无所得!不过,孔宣也十分强硬,佛门也未能取得分毫;

    那孔宣却并非以神念转世,而是将自身执念斩出,转世之后,也不修行,一世世转世,如今就是圣人,也难以寻得孔宣执念化身!”

    刘浩心说不会是因为孔宣如此,才使得孔子的思想在诸天万界传播的吧?内心摇摇头,这里面的道道也不是他如今修为能够明了,想多了也没有意义,不过明白了儒家出处,也算是一大收获,再者,儒家不管哪个传承下去,祖宗也只能是孔子,倒也不算他人窃取功德气运,也算是通过这关。

    眼前,又回到镇元子身上。

    墨家思想,刘浩也不管能否再次复起,他已经打算从工家入手,以鲁班为祖推开,鲁班是否会将墨家思想传下,他也不想去管,不传,他不会损失,传了,把镇元子拉下水收获也大不到哪去,一个宅男,能指望多少?

    “你来之前,阐教的姜子牙已经在茶馆住了许多日子,倒是你来了,他不巧出去有事;

    他此番前来,我却是传了一法给他!”

    刘浩原本还待继续,通天却打断了他的话语。

    “事关百家?荣我思虑:

    春秋战国之时,广成子下届,也传了阐教思想,但却是在儒家之下补充,化身荀子,强调性本恶,抬高等级观念,阐述遵从。

    如此,你传姜子牙的,必然不是思想,莫非,你……”

    “正是,我传了姜子牙兵家修行体系之法,完全迥异于如今地仙界的修行体系!姜子牙早于春秋,著有《六韬》兵法,也算是一切兵法源头,兵家之祖身份!”

    “道友当真是给了我莫大惊喜!看来阐教也从这兵家修行体系之中得到许多,否则以那位性格,可不会放过你!如此,你准备给截教百家之中的哪一家?”

    “商家,正合适赵公明!”

    “赵公明在天庭任职财部正神,倒也合适!你倒是取巧,不仅将截教拉入其中,更是算计了天庭!”

    通天没有对‘商家’提出异议,吕不韦的杂家分离出来,反倒更适合赵公明来当这个老祖,真杂家柔和,反倒不适合。

    通天言语之中所说将天庭算计其中,也是刘浩这些时日的思考。

    百家修行体系可不必道家可以避世,在百家没有彻底成长起来之前,天庭又是地仙界逃不脱的组织机构,而且,天庭也不比教派,他们没有思想,讲究的是用人,连佛门的人都可以使用,多一个渠道、多一个势力,对他们而言反倒是好事。

    选择了赵公明这个财神,‘商家’传承之法一出现,首先感应到的,必然是通天,不管是出于何种考虑,刘浩都算死了通天会将这份天机隐藏,昊天就变得不知晓,在这种情况下,从赵公明身上平白得到的气运,就成了天庭最大的因果,也为日后百家进入天庭体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此外,赵公明现在可是煤球生意的负责人,刚好亲身经历了整个经商活动,煤球生意更是得到了百姓的莫大认可,使得他学习这份传承修不仅上手容易,提升也同样快,又以财神为推广员,趋利的商人绝对要大肆进入其中。

    刘浩也不担心这些商人阶位大幅度提高,须知,百家修行的提升也不是这般容易的,前期尚好,后期的理念却需要得到百姓的认同,否则就是镜中花水中月,封圣根本无望,而想要百姓认可,就不可能做个奸商,否则自身的反噬就可能让商人文宫破碎,如此,反而可以几大的约束商家团体。

    刘浩所想,通天也能明了七七八八;

    “你将这修行体系传于我看看,待会我将之带给赵公明!”

    刘浩也不以为意,直接凝聚了一个玉简,递给通天;

    从‘道通’直称赵公明名字,让刘浩将‘道通’看作通天新收的嫡系,否则也不可能干如此称呼,通天弟子虽多,然真传不过四人,从中反而能看出通天其实更佳谨慎,赵公明看来真如传言那般,乃是外门弟子大师兄。

    通天一入手,就清楚了百家修行体系整个流程,这其中,最让他惊叹的,还是对灵气的依靠极少,浓郁自然最好,不浓郁,也无碍,甚至没有灵气,依然可以修行,不过慢一些罢了。

    这个状况,就意味着百家修行体系有着强大的适应能力,只要人族在一天,这个修行体系就不会断绝。

    抬眼看向刘浩,通天暗中开启圣人之目,查探起刘浩头顶之上的气运来,这一看,更让通天心中一动,随即不动声色挪开眼神。

    “镇元子那里,需要走一遭?”

    “你的面子够吗?”

    “足矣,你却不知,贫道可是截教地仙界代表,虽极少露面,然大能却知晓贫道身份!”

    “那就好,说起来,我和你还真是投缘,你那二兄就不行,一看就开不得玩笑之人,太过严肃,我倒是觉得他拜入截教反而不合适,应当拜入阐教才符合他的性格!”

    “哈哈哈,你却是说错了,我那二兄,还当真是阐教人物!”

    刘浩楞了一下,只得摇摇头,却是自己想差了,谁说兄弟就必须拜入一家的?如此也解释了两兄弟关系不佳的状况。

    通天也跟着笑笑,捏起玉简朝着茶馆外头一扔,那玉简就化流光而去,刘浩只当是截教秘法,须臾,他感应到自己百家修行封圣的瓶颈裂缝再次扩大,也明白赵公明已然踏入其中,心里面,倒是对截教相互只见的信任十分赞赏。

    赵公明哪里是因为截教只见的信任,根本就是玉简之中有了通天的交代,一句只言这其中有着赵公明踏入准圣的机缘,就让赵公明拼命投入其中。

    他的修为被禁锢了数万年之久,封神之时,就已经是大罗金仙,至今依旧如此,那些后辈都赶了上来,如何不着急?自家师尊的吩咐岂有不信之理,如今心中的欢喜早让他蹦得三尺高。

    ‘商家’,也是刘浩这段时间耗费大量心思、时间总结而来,思想的核心是‘诚信’‘多赢’‘流通’;

    在儒家当道的大唐,士农工商概念已经深入人心,商家的地位低下,综其原因,乃是儒家士子认为商人重利,在儒家大谈道德洁癖的时代里,言必谈利,乃是天下之大不韪,自然要唾弃,久而久之,商人的地位就变得越来越低,甚至选官的时候,商家尽数被排除在外。

    大唐,在这方面还好些,武则天的老爹大规模投资李渊,也捞了个工部老大的位置做做,官是当上了,但在众臣之中,白眼依旧还是不可避免的。

    刘浩倒没有一定要拔高商家的意图,更多的还是给商家做出规范,以杂家‘兼容百家思想’为根基,加入地球各种商业知识,新融合的‘商家’思想也好,知识量也好,在大唐这个时代,一点也不输给其他体系,也足够天下商人钻研一辈子。

    通天在抛出玉简的时候,就已经将天机掩盖,瞒住了昊天,更是让赵公明将‘商家’一道大范围传承下去,等于让刘浩在身后捡现成的,根本不需要再费心跟进。

    这般好处,也让刘浩对接下来五庄观之行有了更多期待。

    刘浩跟着通天出发,地府之中,后土微微一笑,她发现地仙界越来越有意思了。

    </br>

    </br>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