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历史军事>红楼之山海志> 第三百零八章 汉江城阙又秋砧(二)

第三百零八章 汉江城阙又秋砧(二)

    很快,不少军官将领们冲上了城墙,躲在跺墙后面观看着。过了半个时辰,城墙来了上千御营兵,四下戒备,然后一群官员拥着领议政、判兵曹金祖寿和右领军、禁卫大将南辉忠过来了。

    在数万守军官兵们的注视下,只见十几头牛拉着一个车架子缓缓地过来,周围有上百人一起帮忙推着那辆车。等到那车走近,大家看清楚了,原来是一门巨大的火炮,光炮管就有一丈多长,黑洞洞的炮口有海碗那么大。这一炮打过来,岂不是要天崩地裂。

    只见城外的援征军牛拉人推,把那门巨大的火炮推上了土堆,然后上百人在那里忙碌起来。过了一会,同样巨大的火炮一门接着一门地运了过来。随即又有稍小一些的火炮运了过来。看上稍小些,但还是能吓死人。

    “禀告大人,已经数过,大的火炮有十门,小一些的火炮有十六门。”

    金祖寿和南辉忠点点头,没有做声。

    “又来了,又来了。”有人叫唤着道。

    这次援征军拉来的火炮要短很多,但是炮口却更大。远远看去,简直就是一口缸,也被牛拉人推地推上了土堆。

    “禀告大人,那水缸炮有十二门。”

    “天朝火炮历来犀利,这要是让他们布置妥当了,就是坐以待毙啊。不如趁着他们立足未稳,组织人手冲一冲?”金祖寿斟酌着说道。

    “金相说得极是,只是城防各处吃紧,属下的兵力捉襟见肘,不如请义兵和巡防兵冲一冲?”南辉忠毫不客气地把皮球踢了回来。他手下的有七八万五营兵和郡军,算是正规军。还有七八万挂着义兵、巡防兵名头的兵马,是辅助杂兵,归在议政府名下。

    金祖寿一听,咬着牙花子犯愁了。又不是没出城打过,五营兵和郡军都打不动,自己属下的那些杂兵顶个屁用。可南辉忠是大王妃之弟,国舅爷,宠信在他之上,真扯起皮来,肯定扯不过他。

    “要不叫诸位勇将抽签吧,抽到谁就出城阻敌。”金祖寿开口道,“诸位,只要顶过这一阵子,南三道和我们盟友的援军十五万不日就会赶到。到那时,不仅汉阳城之围可解,更能趁胜追击,一统高丽。”

    大家就当是放屁。在场的这些人又不是王二猪、闵夏生那样的大头兵,消息灵通着,早就知道天朝水师以员峤岛为基地,四处出击,不仅严密封锁了高丽与东倭之间的海路勾连,更在南三道四处袭扰。留守全罗道的郑师传疲于奔命,有个鬼的援军。

    汉阳城里众人都在盼着天气早些冷下来,天寒地冻,逼得天朝受不了要退兵,大家就可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现在冲出去就是送死,谁愿意去谁去,反正本大爷不去。在场领兵的将领差不多都是李沢的铁杆亲信,稍微动摇些的早就找借口各自跑路了。这些人真要找出各种理由推辞,金祖寿还真不好强行下令,这里面牵涉的关系太多太深。这当口,金领议政怎么愿意去做得罪人的事情?

    正在守军各自扯皮的日子里,援征军的火炮都安装好了,宋恪元、米飞腾跟着刘玄上了一座土堆,看着正在紧张调校火炮的炮兵,忍不住转过头说道。

    “刘四郎,你这手笔,总共十门三十二斤重炮,十六门二十四斤长炮,十二门六十四斤臼炮,你一口气全摆上去,要在这里开开荤?”

    “老宋,老米,在国内我们那有这大好的机会试炮?”

    “刘四郎说得也是。那赶紧开火吧,试打几天,我们看看这铁芯铸造的炮管、膛压等参数达不达到要求,还有定量颗粒火药等改进措施的效果如何。这些玩意神武帝时都有过,后来几经荒废兴起,到最后都藏在故纸堆里,还是我跟老宋翻出来,试验了几次才定下型。这数百年里,集贤馆里不知道藏了多少宝贝。以后还要得多去那里淘换下。”火器专家米飞腾感叹道。

    宋恪元在一旁火急火燎地说道:“忙完这一茬,我还要急着回辽阳,老廖和老叶搞得蒸汽机进入定型的关键时刻,等着我和老米去帮手。”

    他们几个早就在衙门里办了“停薪留职”,被聘请到辽阳刘家工厂干活去了。这几位不过是集贤馆的博士助教,名声不显。军器监、工部又嫌他们屁事多,耽误大家伙发财,巴不得让他们离远点。

    所以他们的离职没有引起注意,就连拉走了三十几个非常有本事的工匠也没见波澜。那些管事的官吏心中暗喜,这些手艺好的工匠一走,造枪铸炮的损耗又可以多报一成半了。这段时间,援征军、北洋水师要的枪炮数以万计,算下来赚得海了去,真是美得很!

    “那就开始吧。”刘玄对兰瑜吩咐道。现在他是援征军的火炮团统领,兼火炮都部署。

    随着命令传下,炮手们开始忙碌起来。

    清理炮膛,塞火药包进去,填塞阻塞物,两人用工具合抬着弹丸,轻轻地放进炮膛里,再填上一层填塞物,最后给引药池里倒满引药。

    一切准备就绪,点火手拿着点火钩,在远处的火盆里烧着。

    一声长长的哨子声响,刘玄等人连忙躲到土堆后面的掩体里,捂着耳朵。其余炮手们也都躲到后面,蹲了下来,炮长举起手里的红三角旗,大吼道:“开火!”

    点火手举着铁钩子,站在火炮尾部,将烧得通红的钩尖往引药池里一伸一啄,一团火光闪过,火炮尾部冒出青烟,过了一两息,一声巨响,整个土堆都在跳动,一团巨大的火光闪过,接着是一团浓烟喷出,尖锐的呼啸声划破长空,向汉阳城飞去。

    “咚”的沉闷声响,汉阳城墙上腾起巨大的一团尘土,无数的碎砖瓦砾向空中飞溅。王二猪等人都能清楚地听到这沉闷声,然后脚下的城墙在晃动。

    开火后,炮手们冲了上去,先用浸泡湿透的羊毛皮盖住火炮的尾部,然后开始清理炮膛,重新装填弹药。

    “三十二斤重炮的效果不错。现在看看六十四斤臼炮的威力。”刘玄带着宋恪元、米飞腾等人来到另一座土堆上。

    “目标一百二十丈,剪引线。”炮长拿着个木架子看了一会说道。一个炮手拿着剪刀上去,按照一根标尺将炮口里那枚开花弹的引线剪掉了一截。

    “准备点火!”炮长举起三角红旗大喊道。

    臼炮需要两人点火,主点火手等副点火手点燃开花弹的引线,看到燃到最近的红圈上,手里的点火器往引药池里一啄。两三息后,咣的一声巨响,六十多斤的开花弹在浓烟中飞上了天,在空中划了个弧线,落到了城楼里。一声巨响,石飞土扬,半个城楼应声坍塌,附近数十守军非死即伤。

    王二猪在砖砾里扒拉了半天,终于把闵夏生扒了出来。莫西历爬了过来,看了一眼后抬起头对王二猪摇头道,“没救了,胸口都砸扁了,早凉了。”

    听了这话,王二猪找了个还算完整的跺墙根,蹲了下来,看着满是鲜血的双手,在那里颤抖个不停,眼睛里全是无奈和麻木。

    看了一圈,刘玄总结道:“都达标了,可以集中用火炮先把城外围的北汉山等据点拔掉。留着它们就是拿来试炮的,该派上用场了。”

    兰瑜在旁边接言道:“遵令!”

    “对了老米老宋,这炮用燧发机什么时候能换上?”刘玄转向米飞腾和宋恪元问道。

    “还在北洋水师的舰炮上试用,有些小问题,起码也要个一两年。你们陆师的火炮先这么凑合着用吧。枪用燧发机的改进和装备都忙得我够呛,一时还顾不上来。”

    “叫你多教几个学生,就是不听。”

    “谁说我没教学生?今天来调试火炮,还有在那边做试炮记录的,都是我和老米的弟子。”

    “哈哈,辛苦辛苦!今儿请你们吃烤全羊,呼伦贝尔的秋肥羊,昨天才运到的。”

    “那感情好,难得遇到你刘四郎这么大方,酒可不能少啊。”

    “什么话?正打仗呢,喝什么酒,等你回了辽阳,让你喝个够。”

    “该打,忘记这一茬了。”宋恪元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