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墟界阴影

    一轮黑日悬于空中。

    阴沉的墟界之中,如同往常一样死寂。

    如果没有意外,墟界将一直这么死寂下去。

    扭曲的世界中,突然卷起了大片的黑雾。

    黑雾从墟界的各处朝着一个方向疯狂的涌动。

    它们聚集成了四缕,落在墟界中央一个破败的祭坛上。

    “迟来的聚会……”

    一道黑烟化作了浑身笼罩在漆黑迷雾中的人影。

    另三道黑烟也同样落在祭坛上,各自变成了不同的形态。

    他们分别是一只巨大的老鼠,一条蠕动的肉虫和浑身骨刺的狰狞骷髅。

    “昏冥,为什么在此时召集我们,那个时间还没有到来。”

    巨大的老鼠有六对眼睛,如血般赤红,每一只眼角都往外渗透着惨绿色的液体。

    它像是人一样直立着,两只短小的前肢拄着一支顶端镶嵌着不知名头骨的木杖。

    身后拖着的尾巴却是一条扭动不已的大蛇。

    蛇尾扬起,嘶嘶的吐出信子:“还是说,你又想到了什么好办法?”

    蛇尾的声音说不出的嘲讽,和主体老鼠对视一眼后嬉笑不止。

    旁边的蠕虫和骷髅也身体抖动起来显然使用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即使你们嘲笑我也并不能否认,我曾经就要成功了。”

    被称作昏冥的人影浑身都笼罩在如火焰般缭绕的漆黑迷雾之中。

    他从祭坛下走上来,每走一步,都会留下一个鲜红的血脚印。

    当他停下来时,血液不断的从底部渗出来,朝着祭坛下流淌而去。

    “嘻嘻嘻!你受到的伤害竟然还没有恢复!”

    蛇尾鼠死疫嘻嘻怪笑,再次嘲讽起昏冥来。

    “停下吧死疫。”

    威严的声音从那一具狰狞骷髅的身上响起。

    他的身体像是人类骸骨,四肢却是不知道什么生物的骨头。

    左臂骨头上长着一排排尖锐的倒刺,右臂则有三节,末端是一只巨大的爪子。

    两只腿骨也像是野兽那般,有着特殊的反关节构造。

    骷髅头上则长着两只螺旋上升的冲天大角。

    他找了一块倒塌的石柱坐下来。

    苍白的披风在他背后扬起,一顶骸骨王冠凭空出现,虚浮在头顶之上。

    他的双手按在一把脊骨大剑上,就像是王者一样对蛇尾鼠发号施令,示意蛇尾鼠适可而止。

    “遵命,屠戮老大!”

    蛇尾鼠对于这具骷髅岛的命令十分信服,他一开口立刻就停下了笑声。

    “昏冥,你的身体问题无法解决吗?”骷髅屠戮朝昏冥问去。

    “屠戮老大能关心我真是令我意外。”昏冥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阴阳怪气的说道。

    他稍微一动作,大量的鲜血从脚边流淌出来。

    在他身后汇聚成了一条鲜红的溪流。

    “如果在这样漫长的时间中你还没有学会好好说话,我不介意用骸骨大剑教教你。”

    屠戮将手中巨剑微微抬起,然后重重的顿在地上。

    通——

    整个墟界都被他的一击影响,剧烈的震动起来。

    蛇尾鼠死疫抖了一下,让自己离昏冥远一点。

    它可不想被狂暴起来不分敌我的屠戮痛打一顿。

    死疫旁边的那只巨大蠕虫也在这时候乱入地下,只露出半截身体。

    它的身体青绿,粗壮如同祭坛的石柱。

    浑身密布黄色的圆圈花纹,中间的黑点竟然是一个个转动不止的眼睛,朝着四周散发着恶意的目光。

    蠕虫的头部却镶嵌着一张与人类无二的脸,只不过嘴部仍旧是虫子的狰狞口器。

    “屠戮大人,我建议让昏冥在墟界除名。”巨大蠕虫在此时建议,“他简直丢我们的脸!”

    “你也配说我吗?异蚀!”

    昏冥对这只大虫子更加的不屑,他需要小心的知识一言不发的屠戮而已。

    至于蠕虫异蚀,即使是受伤未愈的自己也可以解决它。

    “你这家伙——”

    异蚀不满意昏冥的态度,口器大张,大有冲过去将昏冥撕碎的冲动。

    “好了,争论毫无意义。”

    屠戮骷髅终于说话了,制止了他们之间的争吵。

    “长久的时光中,这个世界只剩下了我们四个。”

    骷髅空洞的眼眶中燃烧起一团苍白火焰。

    “我们不该将精力消耗于内斗之中,该做的是积蓄力量,等待着那一天的来临。”

    屠戮表达了自己的想法,然后看向其他几位。

    “既然屠戮老大开口了,你又有什么想法就快点说吧。”蛇尾鼠死疫暂时放下成见。

    “难道我们能做的只有等吗?”昏冥问向其他三位异常存在。

    “而且你们确定在那一天到来的时候能够战胜那七个幸运儿吗?”

    昏冥毫不犹豫的指出了最大的问题。

    祭坛上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

    他们无法保证自己能够成为最终胜利者。

    等下去也是因为他们除了等之外并没有其它的办法可以实行。

    “为什么我们不能主动出击,早一点占据主动权呢?”

    “在我将意识探出墟界的时候,我得知了一个有趣的秘密。”

    那三位异常注视向昏冥,等待着他能给出一个解释。

    自从那一次昏冥被那七个打退回来之就陷入了沉睡之中,即使是醒来后也从未透露过他在现世看见了什么。

    “你们知道那七个幸运儿在现世做了什么吗?”

    “嘿嘿,他们成立了一个叫做教会的东西,在那些没有力量的蝼蚁传播他们的信仰。”

    死疫和自己的尾巴对视一眼,它们并不明白这能对那七个有什么好处。

    “所以我蛊惑了那个叫做人类的种族里的一支,我在他们的身上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昏冥显然想要卖个关子,并没有直接说出答案。

    “可惜,我被那七个发现了,那个用镰刀的臭女人真是卑鄙!”

    说道那一次的经历,昏冥的怒火用涌上心头。

    他就快要成功了!

    可是在即将摆脱在墟界中的尴尬境地时,他被一通围殴,狼狈退回去。

    身上被暗算下的伤势到现在还没有痊愈。

    “现在,我又能再一次联系到现世。”

    “三位,是时候像现世掀起反击了!”

    昏冥的语气慷慨激昂,仿佛成功就在眼前。

    其他三个相互看了看。

    屠戮站起来:“将你发现的秘密告诉我们,我们会协助你的计划!”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