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神殿中

    这次议事就这么结束了,主教们告退,只有教皇就在这里。

    挥手让在想一旁服侍的小教士离开,他独自坐在这里,思考着未来教会的方向。

    教会的记载中,被七神封印的恶神一共有二十四位,前些时候降临的那个只能排在末尾。

    还有更加强大的恶神封印处于随时都会开启的状态中。

    剩余二十三个封印物,只有两个在教会的掌控中。

    它们被深埋在大教堂地下的禁忌之物封印地,借神灵的力量镇压住。

    剩下的二十一个因为各种原因,教会失去了它们的下落。

    而那个沼泽人朗嘎,为什么能够找到恶神的封印物?

    这跟沼泽部落会有什么关系吗?

    教皇知道人类的崛起历史就是对其他种族的征服与屠杀史。

    大部分的沼泽部落在远古的时候才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他们会生活在沼泽这种地方,其实是被人类赶到那里去的……

    或许这是沼泽部落想要重新获得在远古时期的地位,对人类国度发起了挑战?

    教皇想了想,觉得这种可能很小。

    沼泽人又不是傻子,他们应该清楚现在沼泽部落和人类国度的差距有多大。

    就算是各个部落能够联合起来,也绝对不是人类的对手。

    别看人类国家各有摩擦,但是沼泽部落要是想要进攻的话,人类国家肯定是要先把沼泽部落打残再解决种族内部问题的。

    教皇对沼泽部落的遭遇并无同情。

    他是个人类,而且沼泽部落又不是七神的信徒。

    不过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找机会让哪个主教去试探一下吧。

    教皇心很累,本来他都准备过一段时间就物色接班人,打算享受晚年退休生活的。

    这下子,看来他大概是要累死在教皇的宝座上了。

    “唉~”

    教皇觉得自己大概是最倒霉的一届了。

    他扶着椅子的扶手,颤颤巍巍的站起来。

    从一侧的通道走到了教堂的内殿中。

    他径直走到代表七神意志的华彩下拜倒在地,利索的简直不像是刚刚那个苍老的老头子。

    既然自己想不清楚,那为什么不祈求无所不能的七神呢?

    教会跪伏着,等待着七神的喻示。

    结果等了很久,教皇都没有等到任何神谕。

    他的脸色惨白,不可置信的抬起头。

    发生了什么!

    七神竟然没有回应他,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要知道作为教皇,他是有特权的。

    这间内殿只有他能进来。

    像这团光彩祈祷一定能够得到七神的指示。

    从教会成立到现在,各届教皇们同过这种方式解决了不少的难题。

    但是,从来没有过无法联系到七神的记载。

    经历过许多的教皇此时感到很惊慌。

    七神是教会的支柱,他不知道七神如果不再眷顾教会,信徒们该如何继续活下去。

    得不到回应,教皇不敢离开这里。

    他的心中还有期待,寄希望于七神只是一时没有收到他的祈祷。

    可能,过一会儿就会有回应了。

    就这么一夜过去了,教皇仍旧没有得到期待中的神谕。

    他的双腿早就僵硬了,已经没有任何感觉。

    这时候的教皇已经面无人色,苍白的跟死人一样。

    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这真是雪上加霜,这种情况下竟然无法联系到七神了。

    该不会,这就是末日的先兆吧?

    神灵无法再将光辉洒向大地,这对信徒们来说确实够绝望的。

    如果这时候发生了毁灭世界的大灾变,没有神灵的力量,这个世界上的生命能不能继续活下去真的是一个奢望。

    生在这个奇幻的世界里,面对的灾难都恐怖异常。

    通灵者或许有自保的可能,剩下的普通生命该如何存活下去。

    不可能抛弃普通人的,每个人都有家人朋友存在,不可能每个熟悉的人都是通灵者。

    那时,绝望会毁掉所有的一切。

    现在末日还没有发生,会有什么样的灾难还只是教皇的猜测。

    只是想,教皇都感觉到一阵惊悸。

    教皇艰难的爬起来,揉了揉僵硬的双腿。

    作为教皇,他的力量其实没有主教们那么大。

    因为没有合适的接班人,他的力量在长久的岁月中被拿来续命了。

    到了现在,已经基本上不能进行争斗了。

    他慢慢的离开了这间内殿,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这个让他期望变成绝望的地方。

    这一夜发生的事情是绝对不能透露出去的。

    就算是四位主教也不能知道。

    信仰越深,这个消息能够造成的影响就越大。

    他担心他们受到灵魂层面的损伤。

    ……

    茱莉娅修女带着妮薇娅来到了远离这座教会城市的一角。

    这片区域人影稀少,没有那么多的神职人员存在。

    茱莉娅带着这位修女来到了街道尽头的一间建筑里。

    妮薇娅抬头看了看。

    “最忠诚的背叛者”

    建筑的一侧,刻着这样的一句话。

    年轻的妮薇娅并不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茱莉娅姐姐,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妮薇娅,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他是你未来的老师。”

    茱莉娅拉着妮薇娅的小手,将她带进了门内。

    前进了一段之后,她们来到了一处宽阔的庭院。

    “安德森神父!”

    妮薇娅看见了一个高大的神父转过身来。

    他戴着一副圆框眼睛,脸色严肃。

    在看见妮薇娅的时候脸色一亮,列起了嘴角。

    这个笑容在妮薇娅看来颇为恶意,她不由的样茱莉娅身后躲去。

    “妮薇娅,不要害怕,安德森神父是一个好人。”

    妮薇娅露出半个头,偷偷的朝那边看了一眼。

    “你这么说,我怎么感觉一点也不开心呢,你真的是在夸奖我吗?”

    安德森神父将手中的短刀交给旁边的一位学徒后走了过来。

    他蹲下来,看着妮薇娅的有些紧张的小脸和脖子上隐约出现的紫黑色纹路。

    “你叫妮薇娅是吗?”

    “您是拯救尼德兰的安德森神父吗?”

    妮薇娅小声问道。

    安德森脸色一黑,他并不想回忆起那一次的经历。

    而且尼德兰也不是他们拯救的。

    没有那个神秘的通灵者,他们一个都活不了。

    不过那个通灵者自己离开,安德森就成了钦定的功臣。

    “安德森神父,偷看一位淑女的脖子可不是正直的行为。”

    茱莉娅冷冰冰的说道。

    </br>

    </br>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