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历史军事>季汉长存> 第四百六十四章 攻营与守营(下)

第四百六十四章 攻营与守营(下)

    “看来卫将军早有准备,料定了明公会大举进攻。这外营与内营之间的布置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啊。”

    高高的巢车上,看到己方攻城器械被阻,郭嘉有些叹息。

    从这些布置来看,即便曹未至,李澈也是做好了“不败”的准备,丝毫没有求胜的。或者说他求胜之处也只有策反昌豨这一步闲棋,成与不成全看天意。

    也不知该感慨这位卫将军心思缜密、有自知之明,还是嘲讽他胆小如鼠,毫无进取之心。

    “刘玄德肯让他做统帅,也是料定了吾不可能真的让他大败。”曹喟然道:“若是面对袁本初,自可以绝对优势的兵力破之,可吾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说到底,此人真的不擅兵事,他但凡有一丝一毫的侥幸心理,吾都可以让他万劫不复。然而……他竟畏吾至此,吾是否该为此感到自豪?”

    饶是曹心思深沉,此时也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他曹孟德虽然自视甚高,但截止今,较之袁、刘两大诸侯来说,他并不算出彩。只是与刘表、刘焉、马腾之辈相差仿佛,甚至还比不了坐拥豫州的刘宠。

    却被李明远如此重视、戒备,说起来还真是颇有面子。

    “嘉没有看错人。”郭嘉忽的笑了起来,悠悠道:“李明远先机识人之能明公也很明白,既然他这般畏惧担忧明公,足可证明明公于魏王而言是一个大威胁,也是天下第一流的人物。若从这个角度来看,明公当真可以引以为傲。”

    曹语气复杂的道:“吾宁可不要这份荣耀……本就居于天下之中,又被刘玄德视为大敌,前路渺茫啊。”

    戏志才淡淡的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增益其所不能。既要成大事,又岂有一帆风顺之理?今胜负已见分晓,明公还是及早止损为宜。”

    正如戏志才所说,当重型器械被阻挡在外营时,结局便已注定,李澈放弃了反攻的可能,竭尽所能的加强防御,只为在此地拖住曹。

    并非不可能攻破,但代价太大,不管是时间上的代价,还是物质上的代价。

    “所以,吾能做的,只有等仲德或者元让的捷报?”

    曹眼神有些恍惚,年初的计划被全盘打乱,自己真的还有未来吗?

    借助胡人的力量拖住了刘备,这种机会只有一次,本该能拿下徐州的,却因为陈宫的背叛让一切都成了空谈。

    等到刘备腾出手来,五州之地倾蹍一个兖州,简直是易如反掌。

    或许……真的该考虑考虑暂时蛰伏了……

    ……

    “子龙将军当真是将君侯的意思领会的相当彻底啊。”陈群有些诧异,武将渴望军功,这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若是把赵云换成张飞或者关羽,断不会将防守做到这种程度,他们必然会给反攻留下一定的余地。

    因为双方的军力差距并没有到令人绝望的程度,以那两位的格,绝不会乖乖挨打不还手。

    可对手是曹,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差上那么一丝,很可能就会被曹抓住机会。

    但这样也有可能赢得一场大胜,而不至于像赵云这般保守无大功。

    李澈轻笑道:“子龙并非无胆之人,只是他始终很清醒,始终恪守职责。与关张二位并无高低之分,但看局势罢了。大势在我军,稳中求胜即可,无需急于求成。”

    “那便要看看君侯的闲棋能不能起到作用了。”陈群笑吟吟的道。

    李澈瞟了营地内某个方向一眼,轻声道:“僵持下去,人心自散,这手闲棋也只是稍稍推上一把,未必能够起效。”

    “曹想必是不会中计的。”

    “但他管不了手下人怎么想,小人也有小人的用处。”

    ……

    此时,中军某处营帐内,昌豨看着面前的书信眼神闪烁不定。这一叠书信乃是李澈伪作的与泰山众高层往来书信。

    作为将要被放回营的俘虏,昌豨很明白这些信不可能送到孙观他们手上,李澈的目的显然也不是让孙观等人看到。

    他是想让曹看到这些信,但昌豨不理解的是,李澈难道想凭借这些信来让曹疑心泰山众,以此挑拨?

    莫说曹不至于这般愚昧,单说如今局势,除非蠢到不可救药,谁又会自断臂膀?

    对于曹来说,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当这些信不存在,一把火烧了便是。

    更何况曹根本不信任昌豨,即便昌豨假称这是从军营中盗出的密信,也只会被曹嗤之以鼻。

    “还要老子拼死证明孙观他们不会通敌?这不是脱裤子放?”昌豨嘀咕道:“老子当然不可能空口白话指认那帮混蛋通敌,说不准曹为了安定军心直接咔嚓了我。”

    ……

    一鏖战过后,虽然损失并不算大,但泰山众的士气却愈发低迷了。本以为曹亲至,在兵力优势下可以压倒胜利,臧霸和孙观等人也在战前拼命的给部属打了鸡血,激起了他们的士气,结果却是全无收获。

    本就厌战绪强烈的泰山众对此颇有怨言,碍于曹势大,只能暗中嘀咕一番。

    他们以前干的大多是匪寇的活计,即便是被陶谦招安了,也常常出去打秋风,剿灭山贼寇匪也有着不菲的进账。却在几个月里打了好几场全无收获的硬仗,也难免心态失衡。

    在他们看来,和李澈的战斗实在没有任何好处,只是在为曹打白工,还是站在一条要沉的船上打工。对面那位卫将军手上可还捏着他们的家小,虽然李澈来信称不会以家小威胁,但打起来难免有些束手束脚。

    此前迫于形势降了曹,却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好处,临沂屠城得到的那些财物也得与兖州军均分,好利的匪寇自然心怀不满。

    几名高层自然不会这般短视,陶谦是传统士人,迫于士族压力,不能给予他们太多,臧霸与孙观是骑都尉,其他人大多是别部司马,如同雇佣军一般。

    而曹不同,他甚至许诺此战之后可以任命孙观与臧霸为太守,接替此前平叛诛杀的两名太守。

    这是一个莫大的惑,他们的匪寇份可以洗白,未来也有了出路,他们自然愿意随着曹干下去。

    在勉力将部下的不满压下去后,孙观等人却收到了一个消息:“昌豨回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