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玄幻奇幻>我不会武功> 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是惊还是喜?

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是惊还是喜?

    如今项云才知道,七星神殿的力量,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大!

    连堂堂的邪君殿殿主,这个号称整个大陆战力顶点之人,竟然也只是战胜了一个普通的神明而已。

    而整个七星神殿的力量,更是无法想象。

    但系统给自己的任务,竟然就是战胜七星神殿,项云一时间不禁有些心神失守!

    自己可能战胜这样一个无敌的存在吗?

    正迷惘之中,项云又转念一想。

    七星神殿虽然超越了人们的认知,如同神明一般高高在上,可自己拥有系统,这同样是超过了这个大陆认知的力量。

    就算如今自己无法战胜神殿,可并不代表未来,自己依旧无法战胜!

    更何况,就算是神明,也有被击败的时候,君不善不就是战胜了神明吗,这证明神明并不是无敌的存在,君不善能够做到的事情,他项云一样能够做到!

    想通了这一点,项云眼中顿时又爆发出强烈的自信!

    “父王,神殿什么时候还会再次出现?”

    “百年之内,应该会出现!”项凌天肯定的回答。

    “好,到时候,我便去这神殿走上一遭!”

    项凌天目光复杂,却是没有再多言,转身盘膝坐下,似乎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

    两人沉默了一阵。

    “对了,父王,为何我从未听你提起过母亲?”

    项云突然问出了一句,让项凌天措手不及的话。

    项云甚至清晰的看到,自己的父王的身躯,颤抖了一下。

    “你……你为何突然问起此事?”

    项云心中也是有些疑惑,自从来到了这个世界,对于“母亲”这两个字,自己似乎从来都没有去思索过,仿佛在自己的世界,本就没有这个人的存在一般。

    又或者说他的内心,有一股力量,在抗拒他追寻此事!

    直到那一日在瑞城,项云体内的九阴之力和毁灭之力融合,形神几乎爆裂的弥留之际,他的脑海中忽然多出了一道身影。

    项云不知道她是谁,但却隐隐感觉到,他应该就是自己素未谋面的母亲!

    项凌天久久无言,最终长叹了一口气道。

    “她很多年前就已经死了!”

    “可是我并未见过母亲的坟冢!”

    “那是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将来你也许会看到,或许,此生永远也看不到!”

    “父王……”

    项云还想问些什么,可他看着自己父王的背影,在这一刻仿佛佝偻了许多,竟是有一种孤凉之感!

    这还是项云第一次看到自己父王,露出如此无助的样子。

    项云终于还是没有再追问下去。

    他走上前,轻轻拍了拍自己父王的肩膀。

    “父王,我已经长大了,有些担子,你不用总一个人担着。”

    父子连心,项云知道,有些事情,父王迟早会告诉他!

    项凌天身躯微微颤抖,嘴角却是露出了一抹笑容!

    这就是他项凌天的儿子!

    ……

    父子俩又开始在修炼疗伤中度过,飞舟按照慕云芷等人前行的路径,一路追赶。

    两人先是来到了洪蛮宗的驻地,项云当即以神念查看洪蛮宗的情况。

    结果神念一扫之下,项云不禁为之震撼!

    整个洪蛮宗驻地,方圆近百里,此刻完全被夷为平地,别说是一栋完整的建筑,就连地下,百丈深的土地,都已经被掀翻,每一寸土地都是千疮百孔。

    除了浓郁的血腥味之外,整个洪蛮宗连一具尸体都没有留下。

    项云甚至能够想象到,兽皇山的兽群,涌入其中,漫山遍野搜寻异宝,将洪蛮宗的弟子们,生生吞噬的可怕场景。

    说起来,“灭门掘宝”这种事情,还真没有哪一方势力,能够做得比兽皇山还要好了。

    从洪蛮宗的遗迹上,一掠而过,飞舟向着正西方向,一路疾驰!

    约莫又过去了大半日的功夫,在风云国北面边境的虚空,项云和项凌天,追赶上了慕云芷等人乘坐的青风战船。

    两人直接收了云器,飞掠上船头,在战船守卫弟子们发出一阵惊呼,众人都是涌出了战船,前来迎接二人。

    “项师弟,项云!”

    纪愚当先出现在战船甲板之上,一看到两人,顿时是欣喜万分。

    随后苍龙、项惊鸣、慕容白、以及院长慕云芷都闪身出现在船头,来到两人身边!

    “项师弟你们没事吧?”纪愚连忙询问。

    项凌天笑着摇头道。

    “纪师兄放心吧,云儿已经将极阴老祖亲手灭杀、落尘老祖、蛮皇也被我所斩杀了!”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露出无比震惊之色!

    “极阴”和“落尘”,两个在大陆西北称霸了近千年的老怪,极星武皇境界的超级高手,竟然被项云和项凌天斩杀了!

    众人望向这对父子俩的目光,顿时变得异样起来,能够斩杀极阴和落尘,二人的实力不言而喻!

    “至于洪蛮宗和鬼门,你们应该已经看到了,云儿请兽皇山出手,已经将他们彻底灭门了!”

    听到项凌天提及此事,纪愚等人脸上再次露出骇然的表情。

    那一夜,当他们来到洪蛮宗上空时,可是亲眼看到兽潮是如何淹没洪蛮宗的,那一幕实在是太过震撼,令人难以毕生难忘!

    他们更想不通,项云究竟是用了什么办法,竟能够同时让神剑宗、兽皇山这两大超然实力出手,覆灭了两座宗门。

    ……

    “走,我们先进船里再说。”

    当下,众人将两人迎入了战船顶部的阁楼之中,众人围坐在一起,由几名女弟子奉上茶点,品茗交谈。

    刚一落座,项凌天先是望向纪愚,对项云说道。

    “云儿,你应该不知道纪师兄,就是你爷爷的弟子吧,按照辈分你应该称纪师兄一声“师伯”。”

    项云的确是第一次听说此事,心中不由有些惊诧。

    但略一回想,纪愚长老的确是对他多有关照,原来还有这一层缘分,当下,项云恭敬起身,向着纪愚行礼。

    “多谢师伯照顾!”

    纪愚连忙摆手。

    “诶……如今项云已是我风云书院太上长老,修为也远胜于我,岂能对我随意行礼!”

    项凌天却是坚持道。

    “这是应有的礼数,岂能因为其他原因废除,纪师兄你受得起!”

    纪愚无奈,只能接受!

    随后,项凌天的目光又望向了慕云芷,此刻的慕云芷没有再用面纱遮盖容貌,倾城之姿显露无疑!

    项凌天望向慕云芷,又对项云说道!

    “云儿,来,快叫姑姑!”

    “噗……!”

    项云听到自己老爹的这话,一口茶水,瞬间喷了一旁慕容白个满头满脸。

    “咳咳……啥,姑姑?”

    慕云芷自打面对这项凌天,表情就有些怪异,一直没有开口,甚至眼中隐隐露出紧张之色。

    此刻忽然听到项凌天的话,她也忍不住身躯一僵,目光却是下意识的望向了项云。

    “嗯……?”

    项凌天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目光望向慕云芷,又看向一脸惊愕的项云,以及表情怪异的纪愚等人。

    项凌天心中越发疑惑,对项云说道。

    “慕院长当年认为父为兄长,算是为父的义妹,按照辈分,你自然应该称她为姑姑。”

    “呃……”项云闻言,不禁是心中叫苦呀!

    先是韵月姬,按照辈分,是自己老爹的嫂子,没想到现在慕云芷,竟然又是他的义妹,和自己有关系的女人,怎么这辈分都如此尴尬。

    尴尬的气氛不断蔓延,纪愚当即轻咳一声。

    “咳咳……项师弟,我忽然想起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吩咐下去,我先出去一下!”

    纪愚一动身,项惊鸣慕容白立刻跟着起身。

    “诶……王叔,侄儿突然想起,我房里还有一件异宝,一直不知道有何用途,王叔见识非凡必然知晓此物来历,我这就去拿来让王叔掌品鉴!”

    慕容白一时间想不到什么说辞,忙是说道。

    “诶……那宝物太沉,我跟项师兄一起去拿。”

    最后苍龙绷着脸,想了半天,硬是没想出一个理由,脸都憋红了,干脆是起身道。

    “那个……太闷了,我出去透透气!”

    转瞬间,房里的人全都走光了,只剩下项云、慕云芷和项凌天。

    项凌天看得有些傻眼,这是怎么回事呀,怎么每个人都古里古怪的。

    而项云此刻,看了一眼已经低下头,羞于见人,不打算开口的慕云芷,他也只得是硬着头皮,对自己老爹说道。

    “诶……父王,这个……姑姑就不用叫了吧。”

    项凌天闻言却是双眼一瞪!

    “嗯……为什么不用叫,难道你小子翅膀长硬了,对长辈就可以不遵守礼数了?”

    项云闻言,心中那叫一个无奈呀,自己父王平日里这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没到这种时候,就反应不过来呢!

    无可奈何之下,项云索性一步走到慕云芷身旁,拉起慕云芷的手。

    “父王,我和云芷……已经在一起了。”

    “噗……!”

    这回换项凌天,差点没把自己给呛着!

    眼看着项云与慕云芷手牵着手,一旁的慕云芷更加是娇羞低头,如同小女人一般的姿态,项凌天的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咳咳……这,你们这是……?”

    “父王,那啥,我知道这事情有些突然,不过我也不知道,云芷是您的义妹呀。”

    “我……”

    项凌天闻言一时间无言,心说,你若是早知道了,难道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吗?

    对于自己这个儿子的人品,他这个做老子的都没有任何信心可言。

    还好,有了第一次韵月姬的冲击,对于这种事情,项凌天怎么说的也算是有过经验了。

    深吸了一口气,他强压下自己想要抽人的念头,项凌天沉声问道。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个……有一段时间了。”

    “你们真的都考虑好了?”

    项凌天看着两人,又忍不住狠狠瞪了项云一眼!

    这小兔崽子怎么这么风流,家里还有两个老婆,现在又要带回去一个,而且还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义妹慕云芷。

    项凌天在想,若是两人陷入的不深,应该还可以有挽救的机会!

    然而,下一刻,一直没有开口的慕云芷,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来了一句。

    “项大哥,我怀了项云的孩子!”

    一瞬间,如同一声霹雳,令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

    项云都是一脸呆滞的望着慕云芷,更别提项凌天是什么表情了,整个就已经懵了波了!

    “云芷,你……你真的坏了我们的孩子?”项云惊愕的询问。

    哪怕脸颊已经是通红一片,身躯都在微微颤抖,慕云芷还是银牙紧咬,肯定的点了点头。

    “我……我要当爸爸了?”

    项云还没有从震惊醒转过来,只是下意识的握紧慕云芷的手!

    而一旁的项凌天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有些发懵,自己要当爷爷了!

    这一刻,项凌天也不知道是,是该“喜”还是该“惊”。

    良久,项凌天终于是一转身,化作一道清风掠出了房间,临走前,狠狠丢下一句话!

    “臭小子,只许一次,下不为例!”

    项凌天是真的被自己这个儿子给“整”怕了,上一次是韵月姬,这一次是慕云芷,自己儿子的女人,怎么都是往自己的辈分上跑的。

    那还会不会有下一次呢,要是对方的辈分,还要超过自己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