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玄幻奇幻>我不会武功> 正文 第十五章 夜长梦多

正文 第十五章 夜长梦多

    眼看着雪鹿朝着自己冲杀而来,乌蒙骂娘的心都有了,不敢与之拼斗,他连忙四处逃窜。

    雪鹿往日给人们都是一种牲畜无害,胆小怕事的形象,但其实是雪鹿的身体素质极佳,无论是奔跑速度还是爆发力,丝毫不逊色于其他同级荒兽,再加上那令人胆寒的尖利鹿角,它也具备强大的杀伤力!

    而这也导致乌蒙的下场就悲剧了,在这头雪鹿的狂暴攻击下,乌蒙没躲闪几下就被雪鹿一脚踢翻在地,用鹿角在他屁股上再添了几个血洞,被顶得满地打滚,惨叫声不绝于耳。

    乌秦等人见到这一幕,也来顾不上破坏了这完美的鹿皮,隔着一段距离就张弓搭箭,直接开始射击,箭矢准确无误的命中鹿身。

    可是雪鹿只是动作变缓了几分,却依旧红着眼睛疯狂进攻乌蒙,将他按在地上疯狂的蹂躏。

    见到这头雪鹿如此凶悍,第二小队的很多成员都一时间被震住了,但还是冲上去乱刀劈砍雪鹿的身躯。

    关键时刻,还是乌秦反应迅速,脚下踏着一种诡异的步伐,身形如同一道闪电,瞬间来到雪鹿身旁,手中的战刀对着雪鹿脖颈斩去。

    “咔……!”

    只听到一声细微的电流流动之声,乌秦手中的战刀带起一道幻影,一划而过!

    “噗嗤……!”

    原本以鹿角朝着乌蒙心口戳去的雪鹿,身躯骤然一僵,下一刻,整个鹿首和身躯分离,鲜血犹如泉涌,洒了乌蒙一脸。

    一场混乱终于结束,所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而躺在地上的乌蒙却是余惊未消。

    虽然捡回了一条小命,此刻他却像只死狗一般躺倒在地,浑身伤痕累累,一只脚已经骨折,无法站立。

    “多……多谢队长!”

    乌秦只是不耐的摆了摆手,看了看皮毛已经被箭矢和刀刃划烂的鹿皮,他心情不禁有些烦躁,随后乌秦又看向乌德说道。

    “乌德,你去山洞里将那小子的尸体搬出来吧。”

    在众人看来,这只雪鹿如此恐怖,连一个淬体五层的武者都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先前进去的项云哪里还有命在?

    “噗通……!”

    随着一声重物落地之声,黑风狼一头栽倒在地上。

    “呜……!”

    口中发出一声低低的呜鸣,黑风狼脖颈处鲜血喷溅,竟是被一剑封喉!

    只是挣扎了片刻,黑风狼终于是气绝身亡!

    项云面无表情的收剑,转身来到黑风狼的身旁,一探手按在了它的伤口处,下一刻,黑风狼体内的精血,顺着项云的掌心窍穴,涌入项云体内!

    项云闭目凝神,盘坐在地面,仅仅过去了半刻钟的时间,终于将黑风狼体内的精血吸收殆尽,原本庞大的狼身瞬间干瘪了一圈。

    项云双目睁开,一道犹若实质的精光闪过,他嘴角带起一丝微笑,一拳朝着身旁的一株树木砸去!

    “嘭……!”

    随着一声爆响,树干中央直接炸出了一个碗口大小的破洞,树身摇摇晃晃的从中折断。

    此刻的项云,气血和云力再度恢复,皆是达到了四云和淬体四层的境界,如此恢复速度,不可谓不快!

    “很好!”

    项云将黑风狼的狼皮扒了下来,放入储物戒中,继续在莽沙海中搜寻猎物,至于如何辨别方向,这倒是十分简单。

    项云施展驭灵诀控制了一只一级的飞鸟,虽然依旧受到了一些阻力,但对方等级太低,项云完全能够控制,虽然没有风铃鸟那般追踪猎物的功效,倒也不至于迷路。

    接下来的时间,项云手持游

    龙剑朝着莽沙海更深处走去,他需要更多的荒兽精血!

    而这一路,项云不愁没有荒兽猎杀,因为项云一路上,毫不隐藏气息,而他表面上不过是淬体四层的武者,这对于莽沙海内凶猛的荒兽而言,纯粹就是送上山门的美餐。

    所以,项云几乎每走一两里路,就会有荒兽突袭而来,大多都是些三四级的荒兽,甚至会有五级的荒兽,但即便是五级荒兽,对于现在的项云而言,也就是一剑斩杀而已!

    短短一个多时辰,死在项云剑下的荒兽多达数十只,其中光是五级荒兽就有七八只,项云吸收了大部分荒兽的精血,实力再次恢复,达到了淬体五层和五云境界,精神力也缓缓恢复变强。

    还有一部分荒兽尸体,被他直接收进了储物戒中,因为实力恢复到现在,五级以下的荒兽精血,对他来说用处已经不大了,他需要斩杀六级、七级的荒兽,所以项云选择继续深入。

    ……

    两个时辰后,已经是午后时分。

    在莽沙海中部区域,一处沼泽地带,沼泽深处,传来一阵阵高亢的兽喉,伴随着浪花的哗哗声,间或传来一声声哀鸣。

    只见在沼泽中心处,一道身影宛如惊鸿,飞踏在沼泽表面,手中剑刃挥动,几乎化作了一道狂风,在他身下,七八只身负重甲,尾部长有倒刺的巨大怪物,接连冲出泥浆,想要扑咬这道身影!

    结果非但没能咬中,反而被那狂风一般的剑刃席卷,身上的鳞甲犹如雨花纷飞,鲜血瞬间染红了整个沼泽表面。

    不过片刻之间的功夫,七八只巨鳄便已经停止了嘶吼,俱都是一动不动的漂浮在了沼泽中!

    人影大手一挥,一道光华包裹住这些鳄鱼的身躯,脚下轻点水面,人就轻飘飘的掠出了沼泽。

    击杀了八只七级葵水甲鳄,项云满意的点点头,短短两个时辰,他足足斩杀了三十多只六级荒兽,以及十只七级荒兽,这若是放在乌图部落,估计是整个乌图部落,大半年才能够狩猎到的数量。

    吸收了这些荒兽精血,项云的实力已经恢复到了淬体六层,以及六云境界。

    如今加上这六只葵水甲鳄的精血,已经足够让他的云力和气血恢复到第七层了。

    仅仅一日时间,从三云、淬体三层,直接达到七云,淬体七层境界,放在外界恐怕没人敢相信,但项云毕竟境界还在,只是利用荒兽精血恢复经脉和丹田而已,只要荒兽精血足够,他的恢复速度自然惊人。

    而在猎杀这些荒兽的过程中,项云也渐渐发现,荒兽的确对于驭灵诀,似乎有着天生的免疫功能,越是高级的荒兽,越难控制。

    在此期间,项云就遇到过一只达到了登高境的赤金熊,项云本想利用驭灵诀将其控制住,毕竟项云现在的神念之力,已经完全达到了养气境的水准,对付一只赤金熊应该不在话下。

    可是就在项云的驭灵诀即将施展成功时,那赤金熊丹田内却是涌起一股诡异的能量,竟是直接将项云的驭灵诀屏蔽了。

    这样反倒是惊动了那赤金熊,吓得它立刻远远逃遁,项云也没有机会对他下手了。

    随后项云便找了一个僻静的山谷,开始吸收葵水甲鳄的精血,足足吸收了七只葵水甲鳄精血,项云的实力终于双双突破进入了第七层。

    他没有再吸收第八只葵水甲鳄,以他现在的实力,恐怕至少要近百只七级荒兽的精血,他才能踏入登高境和黄云境,只有斩杀登高境的荒兽,才能让他快速恢复。

    这只葵水甲鳄和储物戒中的其他荒兽,就带回去给白风母女。

    估摸着现在已经是黄昏时分了,项云也不打算再继续深入了,还是早点返回部落,免得白凤和乌灵担心。

    等明日一早,继续来

    猎杀荒兽,到时候他完全可以直接深入莽沙海更深处,寻找登高境级别的荒兽。

    跟着头顶的飞鸟,项云重新拿着石刀,背着巨盾,优哉游哉的向着回程的路途赶去,实力恢复到了七云,淬体七层境界,他的心情也是颇为悠闲。

    这样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能够恢复到原来的境界,到时候再想办法返回天璇大陆。

    然而,在返程途中,项云却是突然遭到了一伙人的拦截。

    来人足足有十五六人,每一个都是体格健硕,身穿藤甲,身上带着刀枪,弓箭,盾牌,装备比起乌图部落的战士,明显高了一个档次。

    而且几乎人人背后的背囊都是鼓鼓囊囊,看来是收获颇丰,为首的一名中年男子胯下还坐着一匹战马。

    项云瞳孔微微一眯,?在莽沙海内狩猎的可不止一个部落,乌灵曾经说过,只有实力足够强大的部落才会驯养战马,看样子对方是来自某个强大的部落。

    项云不动声色的停住了脚步。

    “你们是什么人?”项云平静的问道。

    看到项云平静的反应,为首的中年男子眼中露出一丝诧异之色,不过当他的目光接触到项云手中粗糙的石刀,以及身后的巨盾后,他的眼中又露出了一丝不屑之色。

    “就这种装备也敢一个人到这里来,胆子还真不小。”

    “算了,蚂蚁再小也是肉,上去搜搜看,看这小子身上有没有什么好东西。”男子直接对身边的一名战士说道。

    那名战士当即就朝着项云走了过来。

    项云见状,不禁是眉头一挑,感情是遇到打劫的了。

    “你们确定要这样做?”

    闻言,那中年汉子不禁笑了。

    “怎么,难道不可以吗?你要是识相的话,就自己把身上的猎物全部交出来,说不定还可以饶你一条小命。”

    项云掂了掂手中的石刀,一脸玩味的说道。

    “这个倒也可以,只不过就怕你们有命拿,没命花呀。”

    “哈哈哈……”听到项云这话,中年汉子和其他同伴都是捧腹大笑,就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我兀良部落横行整个莽沙海东南部,谁敢不从,还怕你一个小部落的战士?”

    “兀良部落?”

    听到这个部落名字,项云不禁是神色一动,这些时日在乌图部落,他可没少听到这个名字,乌灵的父亲就是被兀良部落的奸细所杀,想不到自己竟在这里遇到了他们。

    “你们真是兀良部落的人?”项云问道。

    中年汉子却是不耐烦的一挥手。

    “哪来那么多废话,将这小子宰了,直接搜身吧。”

    “是……!”

    那名战士答应一声,直接抽出腰间的战刀,一个箭步冲上前来,抬手便是一刀挥出。

    这名战士乃是一名淬体六层的武者,实力和乌秦在伯仲之间,此刻骤然出刀,刀势又急又猛,十分具有威慑力!

    见到这一幕,早已经习以为常的无良部落众人,都是面带残忍的笑意,似乎在等待项云人头落地,鲜血四溅的场面!

    然而,就在此时,原本一动不动的项云,手中的石刀忽然动了一下。

    众人还没看清楚项云的动作,就见到那挺身上前的战士身躯猛然一僵,下一刻,他手中的战刀,身上的藤甲,连同从脖颈到腰间的血肉,同时被分成了两半!

    “啪嗒……”

    身躯、甲胄同时是落地,发出一声轻响,却仿佛一道惊雷,让整个场面瞬间变得寂静无声!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