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言情女生>农女朱雀逆袭记> 正文 第七十四章 怪马

正文 第七十四章 怪马

    将汗血马牵出,解开马缰,轻轻一拍马的脖子,汗血马人立而起,嘶叫声如龙吟,继而四蹄放开往草原深处奔去。众人也翻身上马,呈扇形远远的缀着。

    朱雀有些明白,这是以汗血马为饵,把怪马钓出来。不出意外的话,那这汗血马应该是一匹母马,那匹怪马就是一匹公马了。

    既然数次围捕都抓不到那匹怪马,那肯定是追不上怪马的速度,单纯这样围堵,怕是依然抓不到。朱雀想到这儿,从马上下来,弯下腰,悄悄地向汗血马接近,那速度,竟不比汗血马慢上多少。

    奔跑了一会儿,汗血马停下来,悠然的啃食着青草。朱雀也停在汗血马附近,看四周无人,将身子隐藏在仓库之中。

    时间不长,一匹白马从远处奔驰而来,速度之快令人咂舌。接近汗血马时,那白马停住,抬着头,向远处盯了一会儿,挑衅似的仰头嘶鸣了一阵,迈开四蹄大摇大摆地走进埋伏圈。

    朱雀隐身在仓库,自然看得很清楚。这白马个头比汗血马还要大上一圈,更是神俊异常,微风吹起头顶的鬃毛,一只独角出现在眼前。朱雀恍然大悟,所谓怪马,便是指的这只独角吧。

    朱雀想往前靠近,浑然忘了隐身时难以移动,神奇的是,自己真的移动了。等朱雀回过味来,心中大喜,这大概是吸收了灵脉后,仓库的能力也有所提升吧。

    这下就没了后顾之忧,朱雀迅速的向怪马靠近,那怪马也仿佛感到有些不对劲,可什么也没有发现,仍是警觉的停下,随时准备逃跑。

    此时朱雀已经来到怪马身前,心中暗自窃喜,回想了一下跟明玉学到的驯马的要领,觉得并无遗漏,这才现出身来,一下跃上马背,牢牢地抓住马鬃。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怪马愣住了。待发现身上多了一个人,随即发起狂来。

    急停、跳跃、摇摆……怪马使出了十八般武艺,朱雀仍是牢牢地坐在上面,或许是恐惧,怪马疯狂的奔跑起来,速度越来越快。

    那些前来围捕的人都看傻了眼,他们不晓得朱雀是何时跑到马身上的,但对朱雀的技术忍不住由衷的赞叹,要是换做他们,早就被摔下马来。更让他们惊叹的是,这匹怪马,那速度乃是平生所见最快的。此刻在草原上飞驰,远远望去如同一条白练,贴着草皮急速地冲向远方,眨眼就不见了踪迹。

    不知奔行了多远,前面出现了一座小山包,怪马并不停息,径直的向山上跑去,速度并无丝毫的减缓。

    山顶有一片建筑群,亭台楼阁犹如仙境。怪马只向那片建筑而去,前面出现一道山门,一闪而过的时候,朱雀瞧见山门上刻有三个大字——汉庭宫。朱雀不知道汉庭宫是何所在,也不知道怪马为何会来此,这一刻是身不由己。

    那片建筑出现在眼前,看马儿的态势,竟是直冲而去,朱雀有些意外,难道马儿是从这个地方跑出去的吗?

    正沉思间,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小白,又偷跑出去了,罚你今天没有肉吃。”

    怪马听见后身子猛然转向,向一侧的山林奔去,幸亏朱雀反应迅速才未被甩下去。

    林间一处空地上,用石板铺就地面,石板间留有空隙,青草遍布。正中有一石桌,不大不小的八角形,周围设置四个石凳,一个人背向而坐,身形被青色斗篷罩住,身旁一个尺高小炉,炉火正旺,上面一把泥壶。石桌上一壶茶一个杯子,热气袅袅升腾。

    怪马放慢脚步,用头轻轻的摩擦着那人的肩膀,亲热地打着响鼻。朱雀早就下得马来站在林边,看情形知道这匹怪马的主人就是他了,不知该如何开口解释。

    “既是小白将你带来,那就是客人了,请坐下来喝杯茶可好?”那个人的语气暖暖的,让人不忍心拒绝。

    朱雀看着那个站起的身影,以及转身显现出的面庞,觉得整个世界都明亮起来。

    身形健壮而不露出侵略性,眼呈丹凤,流转间英气逼人,国字脸,剑眉入鬓,挺直的鼻梁下口呈方形,肤色并不白皙,而是一种健康的古铜色,凭添出一种稳重感。

    那个人心内也是有些惊讶,他不知道站在眼前的是一位姑娘。这位姑娘看衣着很普通,面相也普通的很,只是不知怎么的,透露出一种别样的韵味,就像一个神秘的盒子摆在面前,让人忍不住想去打开它。

    “姑娘,请坐下来喝杯茶,这可是我独家炮制,相信不会污了您的口。”那男子再次的邀请。

    朱雀也是觉得有些口渴,况且自己欺负了人家的马儿,总是要赔个不是的,于是双手抱拳,走到对面坐了下来。

    那怪马见了有些不高兴,前蹄刨在地上,口中轻轻嘶鸣着像是在发泄心中的不满。

    那男子爽朗一笑,拍了拍马头,像是在与人说话一般:“小白,来客人了,去把我的提篮拿来,乖,听话。”

    也是奇了,那马儿像是听懂了般,扭头看了朱雀一眼,有些极不情愿的样子,但还是向林外跑去。

    朱雀看的有趣,不觉笑出声来。

    “它叫小白?我看叫大白更合适些,没想到一匹马竟是如此的有灵性。”

    “奥,是吗?那等它回来我问问它,看它同意吗。”象是玩笑的话顷刻拉近两人之间的关系,那种陌生感一扫而去。“在下耶律齐,敢问姑娘芳名?姑娘看上去不是我们这儿的人啊。”

    朱雀很是大方,完全没有小儿女的姿态。

    “我叫朱雀,原在夏国,才来此地不久。见了小白,以为是匹野马,才起了收服的心,倒是猛浪了些,请不要见怪。”

    耶律齐摇着头,颇有些无奈。

    “你不知道,这小白很是顽皮,养了这几年,没少闯下祸端。这一段时间,老是往外跑,怕是又看上了哪家的母马了,唉,一言难尽哪。”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