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玄幻奇幻>不合理真相> 正文 第254章 感觉

正文 第254章 感觉

    祁渊抬手一指,说:“我在看墙体外头的燃气管、下水管分布,还有空调外机位。”

    顿了顿后,他接着说:“这楼共七层,受害人住在六楼,现场未安装防盗网,从楼顶下来不难,但路径还需要好好规划,我刚就研究这个问题。”

    “难得你干了点正事。”苏平说道,然后问:“结果呢?”

    “什么叫难得我干正事?”祁渊不服,怼了一句,但还是立刻接着说道:“下水管用的是塑料管,虽然强度应该是及格的,但总让人不踏实,所以我想嫌疑人应该会通过燃气管道下来,并以空调外机作落脚点。

    当然,如果嫌疑人胆子足够大,走下水管道的话,会更方便很多,直接溜下来就是了。”

    顿了顿,他接着说:“有条件的话,我觉得可以查查这两条路径。‘高空作业’不比其他,尤其不经常在高空工作的人,胆子再大也难免心跳加速肌紧张,说不定会留下许多有价值的线索。”

    苏平点点头表示赞同,接着又道:“不过你说完了,痕检早就将外墙与外管道都仔仔细细的勘察了一遍。毕竟高空翻窗入室作案的案子他们侦破过的也不只一桩两桩,这种错误不会犯。”

    祁渊只得收回手哦了一声,然后问道:“有什么发现吗?”

    “什么都没有。”荀牧接话道:“勘察结果表明,他并没有借助这些外管道离开现场,估计是用专业的登山绳用索降的方式下来、离开的。”

    祁渊挠挠头:“这就麻烦了啊,搞的滴水不漏的。”

    随后他又看向苏平,说:“既然都查过,苏队为啥还叫我说?”

    “给你个动脑子锻炼的机会。”苏平说道,随后转:“先回去吧,没必要继续浪费时间,先将受害人的份确定了再说。”

    荀牧和祁渊纷纷颔首,与他一块回支队。

    ……

    刚走进支队大楼,三人便见松哥和方常两人送宁华音出来。

    “荀队、苏队,正打算找你俩呢。”松哥打了声招呼,然后看向宁华音说道:“宁女士……”

    “没事儿,不用送了,我自己回去吧。”宁华音摇摇头,脸上满是疲倦的神色,说道:“我现在附近找个宾馆临时住下,你们有事直接找我,我最近应该都方便。”

    “多谢你的理解与配合。”松哥笑笑,然后说:“最近还请注意安全,有什么问题或者想到了什么线索,都可以随时与我们联系。”

    宁华音嗯一声,转走出支队大楼。

    苏平收回目光,捏捏下巴,点点头,尔后才看向松哥问道:“啥事儿?”

    “去我办公室说吧。”荀牧摆手提议道,几人纷纷点头。

    很快走到荀牧办公室,松哥迫不及待的摸出烟散了一圈,然后点了根,美美的抽了两口,显然憋得辛苦的。

    之后他才说道:“主要是关于宁华音的,我和方常对她展开了相对系统的问询。”

    “嗯,然后呢?有线索?”苏平问道。

    “呃没有。”松哥摇头说道:“不过基本能进一步确定她并没有作案嫌疑了。”

    “她的作案嫌疑不是一早就排除了么。”苏平翻个白眼:“毕竟她有着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而如果是买凶杀人什么的,也不可能让凶手在自己家里头作案。”

    荀牧接话道:“但凶手既然选择她家作为行凶地点,说不定和她有些许联系,小松你继续说吧。”

    顿了顿,他又在松哥再次开口之前说:“对了,她认不认识受害人?”

    “认不出来,毕竟都成那个样了,怕是受害人父母都不见得能认出来。”松哥摇头,末了又补充说道:

    “躯体方面她没仔细看,脑袋的话,我给她看了照片,但那颗头已经面目面目全非了,被凶手在脸上砍了好几刀后扔进锅里又煮了半天,根本看不出什么来,只能寄希望于面部还原出来,且还原后的面目与她本来面目接近。”

    苏平啧一声:“就这点事儿你要刻意来找我们?”

    荀牧用胳膊肘怼了怼他,斜了他一眼,然后又看向松哥,说:“你别着急慢慢说。”

    “嗯。”松哥点头道:“宁华音本,人际关系简单,也不是咱们余桥本地人,她是山城的,毕业之后跑来我们省到处参加考试,才最终考到这。”

    “也就是说……”苏平点点头:“她在这儿也不认识几个人?”

    “有个舍友是余桥人。”松哥道:“另外还有几个一块儿开黑的朋友,除此之外,举目无亲。”

    顿了顿,他又补充说:“这房子还是她三个半月前刚租的。

    她考试的时候运气比较好,考到的题大多她都会,少数几道蒙的正确率也很高,状态前述未有的好……

    总之就是笔试成绩出来后她发现自己分数极高,而招录岗位又有三个,咱们余桥的考神也少,上岸的可能非常大,就直接租了房子,并且当天就找人换了锁芯。”

    “噢?”苏平皱眉道:“租了房子没几天就跑全国到处浪,今儿才回来?这不白给三个月房租么?有钱烧的?”

    “她住了接近三个月了。”松哥说道:“成绩出来后还有教师方面的专业技能测试,也就是试讲或者说课啥的,完了还有资料复查、结构化面试、政审之类的,都很麻烦很繁琐。”

    荀牧颔首:“异地参加考试的话,有把握的况下确实先租个房子落脚比较方便些。”

    “她就是这么想的。”松哥继续说:“尔后政审材料提交,没有她什么事了,她才开始出去玩出去旅游,直到拟录用名单公布,基本确定上岸了,才回余桥。”

    苏平捏捏下巴:“这么说来,是我太敏感了么?”

    “你又没试过异地公考,正常呗。”荀牧耸耸肩。

    “我还是觉得不太对劲。”苏平摇摇头,接着又说:“便是提前租房合合理,也总觉得还有问题。”

    “网吧开黑这点?”祁渊立刻问道,随后说:“说实话,我始终无法理解为什么出去玩了二十来天,按理说早该累成狗才对,怎么还有心思精力去网吧通宵的?”

    “确实。”苏平接话道:“开始时只觉得她精力充沛,现在越想越不对劲……旅游看似是放松心,其实累得很,哪怕自由行也同样折腾,回来了她不寻思着先回家,反而拖着行李箱跑去网吧浪通宵?”

    几人对视一眼,纷纷摇头。

    苏平看向松哥,问道:“这方面你有没有问过她?”

    “没有。”松哥摇摇头说:“我没多想,因为受害人死亡好些子了,而她二十多天都不在余桥,另外就像苏队你说的,买凶杀人也不会选择自己租的房子作为现场,凶手也没必要这么折腾……

    再加上她人际关系十分简单,没得罪过人,更别说结仇,各方面逻辑都表明她并不具备作案条件与作案动机,所以我们就没太往这方面想,她说自己在网吧通宵,并且网吧有监控我们可以去查,这个问题就揭过了。”

    苏平沉思片刻,翻出笔记本立刻将这条线索给记下。

    接着她又看向松哥,不死心的问道:“宁华音就一点线索都没提供么?”

    松哥摇头:“关于本案她确实没能提供什么线索,但她怀疑自己最近这段时间似乎被人跟踪了。”

    “嗯?”荀牧说:“什么况?被跟踪?”

    “她也不确定,而且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但就是有这种感觉。”松哥说道:“再加上自己家里发生了命案,让她更觉惊恐,担心有人要害她,所以就想向我们寻求帮助。”

    顿了顿,松哥又摇摇头说:“我们警力相当紧张,虽说保护民众是咱们的职责之一,但不可能因为一些莫须有的怀疑就派人保护她吧?”

    荀牧立刻问道:“所以你让她最近注意安全?”

    “嗯。”松哥颔首说:“毕竟她家里刚刚发生命案,再加上她说自己被跟踪——刚忘记说了,她旅游的时候还在所在地报过警,但没被当地同事重视,不予立案,晚些我会向当地派出所同事求证。

    如果她真的报了案,真的产生了这种感觉,那未免也太巧合了,说不定还真有人在跟踪她。也就是说,我心里却是也有些不踏实,想问问该怎么办。”

    苏平双手抱怀,子后仰,轻声说道:“最妥当成本也最低的法子,让她在咱们支队落脚歇几天就是,也不需要特地派人保护她,我就不信还有谁敢摸进支队里来杀人。”

    荀牧斜了他一眼:“话别说这么满,忘记吴庆国了?他就敢摸进支队去地下室法医科看尸体。”

    苏平一噎,没好气的轻哼一声。

    松哥想了想,问道:“那她睡哪里?”

    “看看哪位女同事在休假的,位腾一腾呗。”苏平说道:“或者她不介意的话睡我休息室也成,我要值班的话在办公室将就两晚。

    实在不行给她买席子让她在会议室里打地铺?反正洗漱用具充电器这些她应该都有的嘛,住几天按理说也不打紧。”

    松哥犹豫一阵,又看向荀牧,问道:“荀队,这合规矩吗?”

    “你家苏队都发话了,还有什么合不合规矩的?”荀牧轻笑道:“你可以通知她,她不介意的话,我也没意见。

    不过平不能乱走,就在会议室里好好呆着,也别影响咱们工作,否则别怪我赶人。”

    顿了顿,他又看向苏平:“腾值班室我没意见,但腾出来之前得好好整理整理,案卷之类的东西绝对不能留里头。”

    “我晓得。”苏平说道,接着又摊手说:“反正还是得注意着点她,别让她瞎晃悠。能让她‘住’进来已经是最大程度的让步了。”

    松哥轻轻颔首,说道:“那我现在就给她电话。”

    “嗯。”苏平颔首。

    很快结束通话,松哥又说:“她犹豫了一阵,说不过来了,她在支队对面找好了宾馆,并且跟我约定,如果她打电话给我,不论说没说话,都代表她出事了,请我赶紧过去救她。”

    顿了顿,他又补充说:“她语气不是这样的,客气,我答应了。”

    苏平点点头:“行,考虑的还算周到。”

    随后他又接着说:“这样,你最近带好枪,另外,如果她给你电话却没吭声,或者有其他乱七八糟的动静,我准许你立刻摇人,调几名兄弟一同过去救援。如果你有事走不开,直接通过对讲机喊人过去。”

    “嗯。”松哥颔首,又说:“那我等会儿把她的房间号发群里。”

    想了想,苏平又接着说道:“对了,提醒她尽量别和人接触,点外卖让房门口,过一阵子之后,再打电话给你,一边闲聊一边取餐,同时一定要重点喊出‘警官’或者‘警察同志’之类的称谓。”

    “这样一来,足以吓退绝大部分心怀鬼胎的家伙了。”荀牧轻笑:“老苏果然粗中有细。”

    苏平耸耸肩:“毕竟是条人命,再小心也不为过。要只是虚惊一场最好,如果真有事,也能尽最大可能保证她的安全。”

    祁渊忍不住嘀咕道:“都做到这份上了,还不如干脆派同事贴保护她呢……”

    “那至少得派两人,还得是女警,执法记录仪全程开着。”苏平淡淡的说道:“万一虚惊一场的话,她们这几天的工作你来?”

    “来不了来不了。”祁渊连连摆手。

    女警在支队里确实会得到一定的照顾,她们的工作比较偏向于文职方面,但也不轻松,工作量大,而这方面工作祁渊没怎么干过,没啥经验,可搞不定。

    苏平又问:“还有别的事儿么?”

    “没了。”松哥摇头,说:“那苏队,我俩先去吃个饭,饿死了要。”

    “嗯。”苏平应一声,目送松哥和方常离开,又看看时间,说:“五个钟了……老凃的尸检工作该进入尾声了吧?咱几个,一块看看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