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历史军事>唐土万里> 正文 第五十九章 且向长安行

正文 第五十九章 且向长安行

    高仙芝走后,李嗣业也伸了个懒腰道,“封判官,若是无事,某也先走了。”

    “李将军且慢,这事情同你干系最大,你总不能拍拍屁股就走了。”

    封常清喊住了李嗣业,那谋落部乃是三姓葛逻禄里的王部,虽说砍了他们的使团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也总得防患于未然。

    “封判官,你有话就直说,某可听不懂那些弯弯绕。”

    李嗣业不敢和封常清摆脸色,谁让这冷面封二管着都护府上下的物资挑拨,他可不想回到焉耆后喝西北风。

    “放心,某要李将军做的,不过是整军备战,以防葛逻禄人寻衅报复。”

    “封判官放心,葛逻禄人要是敢造反,某先砍了他们那个什么狗屁可汗的脑袋。”

    李嗣业拍着胸脯道,三姓葛逻禄部众不过七八万,拿得出手的骑兵也就万余,没什么好怕的。

    “李将军心里有数就行。”

    封常清没有再多说什么,反正沈郎接下来会去焉耆,到时候自有办法让这李嗣业听话。

    “沈郎,某先走了,等改日某从焉耆回来,送你些好马!”

    李嗣业原本还打算找时间和沈光一道去西南市的花街找胡姬快活,可是想到那位龟兹小公主,就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李兄客气了。”

    送走李嗣业,封常清带着沈光去了自己的官署,“沈郎倒是好手段,李嗣业这人向来自负武力,性情桀骜,你能和他交朋友,接下来焉耆之行,必定事事顺心。”

    “我阿娘常说,出门靠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再说李将军是个直爽性子,和李将军做朋友,我不亏。”

    沈光笑着说道,然后看到封常清又拿出酒壶,不由苦笑起来,“封兄,这酒就免了吧?”

    “沈郎不能饮也无妨,那便喝几杯茶汤如何,某这泡茶的手艺,便是都护也要夸声好的。”

    “算了,封兄,咱们还是喝酒吧!”

    “沈郎痛快。”

    封常清闻言笑道,接着便给沈光的杯中倒上了烧刀子,然后举杯道,“来,沈郎,干了。”

    一边喝酒,两人又聊起来,对于封常清的谋划,沈光说不上好坏,他不清楚朝廷的事情,只能封常清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封兄,到时候要如何让此事上达天听呢?”

    “白大王有意要去朝觐圣人,某觉得那些小国也不妨一同前去,圣人向来最喜欢热闹,就是沈郎到时候若是得空,最好也去趟长安。”

    封常清毫不掩饰地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在他看来沈光今晚忽悠李嗣业说的那些话其实还很有道理,大唐军队在安西就该做那文明之师,威武之师,如此才能得人心,一味的霸道难以长远,需得以王道兼之。

    “某去长安?”

    说实话,沈光并不是太愿意去长安城,他怕自己万一被那位圣人强留下来,要知道他可是把所有身家都压在安西了。

    “沈郎,某知你心在安西,可若是你要走得更远,长安非去不可,圣人乃是明主,你不必太过担心。”

    封常清收敛笑意,很是严肃地说道,沈光祖籍虽是吴兴沈氏,可却是在碎叶镇出身,在河中长大,和他一样都自认为是安西人,这也是封常清愿意帮助沈光的原因。

    人人都想去长安,又有多少人愿意留在安西呢!

    从前汉那时候起,西域便成了汉家故土,可是几百年过去了,安西的汉儿才多少人?

    封常清看得出沈光的志向,而他也希望安西能彻底成为汉人的家园,关内那么多人口,为什么就不能来安西落户呢!

    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或许沈郎能做到,这就是封常清最真实的想法,他受限于自身的容貌,注定爬不到朝廷那最高的相位,可是沈郎不同,容貌才华样样都不缺,缺的只是机会罢了。

    对于封常清的规劝,沈光接受了,他知道封常清让他去长安,其实就是走那位李相的门路,最好能得个科举出身,虽说民间有“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之语,可是这时候大唐的科举里能暗箱操作的余地可不小,尤其那位权倾朝野的李相只要愿意,一个进士出身真的不算什么。

    “沈郎有心便好,过几日,某将过去的读书心得整理下赠与沈郎。”

    封常清看着年轻英俊的沈光,眼里满是寄托,他当年因为容貌的原因,就连去长安考试的资格都没有,如果是沈郎的话,或许能圆了他年轻时的梦想。

    “那就多谢封兄了。”

    看着封常清那满是期许的眼神,沈光不知该如何是好,让他去考一千人里只取二三十人的进士科,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可偏偏他却说不出拒绝的话。

    沈光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都护府的,只是当他再次醒过来时,看到的只是满脸担心的白阿俏,“某睡了多久,阿妮。”

    捂着仍旧头疼的脑袋,沈光开口问道,然后只觉得口渴得很,他知道这是自己酿的烧酒窖藏时间不够所导致的,接下来不管谁来要酒全都免谈,要不然都和封常清那样有事没事都找他喝酒,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郎君,喝水。”

    白阿俏端来盛满清水的银碗递给沈光后,那种目光看得沈光浑身发毛。

    “阿妮,你这样看着某做甚?”

    “郎君不记得了吗,昨晚郎君回来时,可是喝得酩酊大醉,狂野得很那……”

    看着白阿俏脸蛋红得像是苹果,那副娇羞的模样好似自己对她做了什么似的,沈光不由悚然而惊,可是他随即就冷静下来,他又不是没什么经验的初哥,男人喝得烂醉以后是个什么情况他又不是不知道。

    更何况沈光对自己还是充满自信的,他要是真对这龟兹小公主做了什么,她还能这般没事人似的站在自己面前。

    想到这里,沈光镇定下来,看着还在那里演戏的白阿俏道,“哦,某昨晚如何狂野了,阿妮倒是说说看,某也很想知道呢?”

    看着没有上当的沈光,白阿俏不由大为失望,于是她嘟起了嘴,嘀咕道,“嘁,真是没劲,郎君,我去给你打水净面。”

    说话间,白阿俏出了帐篷,她可不会告诉沈光,昨晚他还真把她给抱在床上睡了整夜,还说了些奇怪的话,像是什么,“这抱枕好卵啊!”可到最后却偏偏什么都没干,明明她都已经做好准备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