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言情女生>替嫁后我和皇叔真香了> 正文 第8章 谁比谁更不幸?

正文 第8章 谁比谁更不幸?

    秦知意在前院打闹了一通,扔下只剩半条命的秦雅南,自己一个人施施然的回了自己那小破院子。

    一进门,秦知意便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

    她那空荡荡的屋子突然间多了许多东西。

    各种摆件装饰,无一不精心。

    秦知意拎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水,待看到水杯里腾起的热气时忍不住挑了挑眉。

    她这屋子,居然也能喝上一杯热茶了。

    不过秦知意没动那杯热茶,放任那茶放在桌上,热气一点点的消散。

    秦知意扭头看向门外,见一个小丫头正探头探脑的往里看,好像是有些害怕,不敢进来。

    秦知意朝她勾了勾手指。

    那丫头抿了抿唇,慢吞吞的进了屋子,低垂着头站在秦知意的面前,不敢吭声。

    秦知意:“哪儿来的?”

    小丫头轻声说:“奴婢是周伯派过来的,周伯说,以后由奴婢伺候二小姐的生活起居。”

    秦知意了然,点点头,问:“叫什么?”

    小丫头:“奴婢名唤木心。”

    “木心,”秦知意淡淡的说:“这院子里的事你自己看着办,不用事事都来请示。还有,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进我的屋子,不能动我的东西。”

    木心连忙道:“是,奴婢记住了。”

    秦知意摆摆手:“下去吧!”

    木心转头出去了。

    秦知意转头回了自己的屋子,倒头便睡。

    这些日子她饿的慌,体力不行,这样折腾了一番,她早就累了。

    等她一觉睡醒,太阳已经下了山,晚膳的时间到了。

    她磨磨蹭蹭的起来,出去的时候,便见木心正在往桌上摆饭菜。

    见她出来,木心连忙道:“二小姐起了?该用膳了。”

    秦知意点头,走过去扫了桌上的饭菜一眼,顿时眼睛一亮。

    终于不再是绿油油的素菜了。

    三菜一汤,有肉,有肉,有肉。

    秦知意馋肉馋的眼睛都绿了,乍然见到,也不在矜持,拿起筷子就吃。

    大抵是吃相不怎么好看,让一边站着的木心频频往这边看。

    秦知意也懒得解释。

    谁能想到,尚书府的二小姐是个连饭都吃不饱的可怜虫呢?

    一顿饭下去,秦知意总算恢复了些精神。

    而此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周伯手里捧着一个木匣子走了进来,将木匣递给秦知意,说:“老爷吩咐,将这些送来给二小姐。”

    他微微弯着腰,垂着眸子,态度比之前要恭敬了。

    秦知意像是没感觉到他态度的变化,只淡淡的点了点头。

    她打开木匣子一看,里面躺着一叠地契和房契。

    秦知意一张一张的看过去,似是生怕被人忽悠了一般。

    检查过后,秦知意才将这些东西重新放好,对周伯道:“回去告诉父亲,东西我收到了,很满意。”

    周伯松了口气,立刻道:“是,老奴这就去回话。”

    等周伯走了,秦知意才随意的将那木匣子往旁边一推,眼里并没有多少高兴。

    木心看了那木匣一眼,又飞快的低下了头。

    秦知意垂着眸,半晌深吸一口气。

    这木匣子的地契房契,买不了她秦知意的人生。

    但是,人在屋檐下,胳膊拧不过大腿。秦信芳铁了心要让她替嫁,她反抗不了。

    就像秦信芳说的那样,她唯一能做的,便是最大程度的给自己争取利益。

    还有……她娘!

    她那个苦命的娘,临死前心心念念的都是秦信芳。

    她如今让秦信芳娶了她娘,也算是圆了她娘的一个遗愿。

    也算是她尽孝了!

    她坐着发呆,脑子里不自觉的飘过那日在假山林里见到的顾南风。

    白衣如雪,面如冠玉,是真真的如谪仙一般的人物。

    如果不是个傻子,就凭着他这幅长相,也不知有多少大姑娘小寡妇趋之若鹜。

    再加上他皇室尊贵的身份……他就算是想娶个天仙,也是轻而易举的。

    自己这样出身的人,还真的是连他的一片衣角都摸不到。

    可偏偏,他就是个傻子。

    因为他是傻子,秦雅南不要他。因为他是个傻子,那样尊贵的人最后竟落到自己这样的人手里。

    秦知意想着想着,不禁嗤笑一声。

    她和那个顾南风,也不知道谁比谁更不幸!

    ———

    自从秦知意那日闹过之后,她这院子里的待遇便好了起来。

    秦雅南昏迷了三天,第四天才醒过来。但是因为失血过多又受了惊吓,一直缠绵病榻不曾起身。

    秦夫人心疼女儿,整日守在女儿身边照顾,也无暇来找秦知意的麻烦。

    秦知意乐的清闲。

    时间一晃,一月过去。

    秦信芳挑了个好日子,将秦知意娘亲欧阳灵雨的牌位迎进了府,算是给了她一个名分。

    之后,又挑了日子将欧阳灵雨的坟冢迁入了秦家祖坟。

    至此,欧阳灵雨不再是一个没名没分的外室了。而秦知意也不在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她也是正正经经的上了秦家族谱的女儿了。

    虽只是个庶女,但好歹名正言顺。

    如此一来,秦知意在尚书府的日子更加好过了。

    她如今身份抬了,再加上秦雅南那件事闹的很大,府中那些踩低捧高的下人再也不敢招惹她。

    秦知意顺顺心心的过了半年。

    这一日,秦信芳破天荒的来了她这个偏院,身后还跟着好几个人。

    “婚期定了,”秦信芳一进门,开门见山的道:“你准备准备,下月初九就嫁。”

    正在喝茶的秦知意手一顿,抬眸看向秦信芳。

    秦信芳挥挥手,身后的几个人抬着一个大箱子进门,然后将箱子打开,里头火红的嫁衣。

    秦信芳:“你要的凤冠霞帔,已经做好了。”

    秦知意沉默片刻,然后站起身来走过去,伸手抚过那嫁衣,轻声说:“用料讲究,做工精巧,不便宜吧?”

    秦信芳淡淡的说:“还满意?”

    “满意,必须满意。”秦知意看向秦信芳,似笑非笑的道:“父亲对我这般舍得,我还有什么不满意?”

    “即满意,就老老实实的嫁过去。”秦信芳一字一句的道:“若是再闹什么幺蛾子……到时可别怪父亲绝情。”

    这是他的种,他能有几分容忍。

    但也仅是几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