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言情女生>锦衣春>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大门前(一)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大门前(一)

    待到第二日王氏带了韩绮与韩缦并苗氏一起出了门,坐上家里的马车,往那梧桐巷而去,难得一家人出门,韩缦很是欢喜的撩了帘子向外张望,看得高兴的地方,还要蹦跶两下,苗氏忙护在她身旁,生怕这小丫头一时兴奋,一头栽到窗外去。

    马车行的慢,一路摇摇晃晃到了梧桐巷外时,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三人下车在巷口打量,王氏见得那满巷的梧桐树点头道,

    “倒是个清幽的好所在……”

    又看了看巷中高矮错落的门楣,又点头道,

    “果然有读书的人家!”

    此时间世人建房多爱显示自家出身,若是家里有读书人又或是出了秀才、举人一类的,多会在门楣之上刻一些题字,例如竹筠松心、与梅为邻、博学笃志之类的匾额,让人一看便知这家里是清贵的读书人,出去也让人高看一眼。

    王氏在这梧桐巷里看见了好几家,不由对韩绮道,

    “这倒是个读书的好地方!”

    韩绮笑眯眯点头道,

    “母亲说的是!”

    怎会不清静呢!这可是卫武特意挑中给两人以后安家的地方!

    正说着话等那韩纭与韩绣姐妹,却见得巷口来了一辆马车,王氏还当是自家女儿到了,正想过去,就听得那马车旁跟着的一个小丫头对赶车的韩忠道,

    “这位大叔,麻烦让一让,让我们家的马车过去!”

    哦!原来不是女儿们到了!

    王氏便止了脚步与韩绮,还有牵着韩缦的苗氏退到一旁,看着韩忠先将马车赶至一旁,让出道路来,让后来的马车过去,四人立在一家人家的台阶之上,看着那马车过去,却是一股子扑鼻的甜腻香气逢马车里传来,王氏一皱眉,就见得那马车的帘子掀开,露出一张十分美貌的脸来,那女子对着几人一笑? 王氏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转头见小女儿正一脸好奇的打量那马车里人,便沉下脸对苗氏道?

    “还不快快捂了姐儿的眼? 甚么东西都敢让她瞧么?”

    苗氏赶紧伸手将韩缦的眼儿捂住,一家人待得那马车进去老远? 王氏才沉着脸道,

    “怎得这窑子里的姐儿大白日的都敢出来见人了!”

    这心里原本对梧桐巷子的几分满意? 却是立时消减了两分? 若是这巷子里进进出出的是这种人,那这宅子便是白送也不要的!

    韩绮也是瞧清楚了那里头的人,好奇的轻声问王氏,

    “母亲怎得知晓是……是……那种人?”

    韩绮前世在教坊司里见惯了这样的人? 自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她倒不好奇那车里姑娘的出身,却是好奇母亲为何如此眼利?

    王氏哼道,

    “这样的狐媚子,老远便能闻到一股子狐媚之气,便是不用眼瞧都能知晓!”

    王氏生性古板? 最见不得这类人,虽说韩世峰已算得十分洁身自好了? 但为官十数载偶尔也有被同僚拉去应酬的时候,每回回来身上都有一股子浓烈的味儿? 倒仿佛那窑子里的姐儿香粉香膏是不用银子的一般,自己涂抹一身不算? 还每个恩客都要给沾染上一头一脸才肯罢休似的!

    王氏闻到这类味儿便极为的反感? 又见那随车的婢子? 虽打扮的普通,但一双眼儿甚是不老实,不似一般大户人家的奴婢出来个个都是垂头低首,不与人直视,反倒一双眼儿滴溜溜打转,连韩忠那样的邋遢老男人都要上下看个遍。

    还有那车里的小姐,看人时也是眼神大喇喇,半分不知羞怯的样儿,这分明就是在外头见惯了风月的模样,不是那楼里的姑娘又是甚么?

    这样的话王氏不好同女儿们讲,只皱着眉道,

    “那不是好人家的姑娘,似这一类人,你见着都要避远些才是!”

    韩绮柔顺的应道,

    “是,母亲!”

    因着韩纭与韩绣还未至,也不知韩纭夫妻到底看中的是哪一家的宅子,母女几人便在这巷子里随意闲看,又往前走了两步,见又有车到了巷口,只马车并不入内,下来一名头戴帷帽的女子,看不清容貌,却是身形高挑丰满,手里提了一个竹篮,以布遮掩,也不知装的甚么,见着韩绮母女便上前行礼打听,

    “这位夫人,敢问可知那卫武,卫百户家在何处?”

    王氏冲她颌首道,

    “这位小姐,很是抱歉,我们也是在这处寻人的,并不知晓那卫百户家在何处……”

    那女子听了很是礼貌的又行礼道,

    “谢过夫人了!”

    当下提了篮子往里去了,王氏还未回过神来,苗氏倒是想起来了,

    “夫人,这卫武,卫百户可是老爷认识的锦衣卫的那位大人?”

    王氏想了想应道,

    “那位大人倒是姓卫名武,只却是位小旗,若不是同名同姓之人,那便许是升官儿了!”

    心中思量道,

    “前头倒是未听老爷提起呢!不过若当真是那位卫武,年纪轻轻做了百户倒很是了不得了!”

    她自然不知晓卫武那百户前头还有一个“试”字,世人说话便是如此,总要捧着人说,去了那“试”字,光听百户一职却是无端端升了半级!

    王氏对卫武的印象极佳,心中也是望着他升官儿,暗暗道,

    “年纪轻轻能升百户,倒也算得少年英才了,也不知婚配了没有!”

    似她们这般年纪的妇人,最爱的便是与人牵线搭桥,见着少年男女便想着人家有没有婚配!

    只韩绮见得有人问那卫武的家,不由眉头一皱又很快散去,心中暗道,

    “这女子是何许人也?”

    看这情形到是第一次上门,不过姑娘家没有父兄相伴便贸然登门寻一名男子,这个……莫非是两人关系匪浅之故?

    不过若是关系匪浅又怎得不详细告之地址呢?

    卫武买那两座小院,乃是在巷子里最里头,一言便可以说清,并没有分说不明白的道理,这样看来又似卫武与这女子的关系又并不相熟一般!

    难道是他升官儿之后,闻名而来的亲戚?

    韩绮思量间,却是不知不觉出了神,竟连韩绣与韩纭到了近前都不知,韩纭过来一巴掌拍在她肩头,倒把她吓了一跳,

    “老三,你瞧甚么呢?”

    韩绮回过神来忙讪笑道,

    “我正打量着这巷子很是清静,正是读书的好地方呢!”

    韩纭闻言笑道,

    “即是如此以后你成了亲,便也搬到这处来住,以后我们姐妹也好做个邻居!”

    韩绮一笑心中暗道,

    “倒不用以后了,我如今便与你是邻居了!”

    想起那一间只看过一回的宅子,难免又想起来那个口口声声守身如玉的男人,如今都让人寻上门了,这又是甚么道理?

    虽也能预知他日后是个左拥右抱的,但心里明白和亲眼所见,也是有天差地别的,韩绮一时之间心里乱糟糟的,也不知是甚么滋味儿!

    韩纭怎会知妹妹心事,搂了她的肩头道,

    “老三,你向来是有主见的,进去帮我瞧瞧这宅子好是不好?”

    却是拉着她进了巷口第一家门庭,这宅子原也是位读书人的,不过后头考中了进士,外放做了官儿,便将京中的宅子卖了,举家迁往外地了。

    这位前任的主人,家中人口简单,只得一家四口,这宅子前庭后院,有两间正房,三间偏房,给了韩纭夫妻二人居住倒也是十分的宽敞,房屋也是保养的不错,梁柱门窗等都还是七八成新,那卖房的牙人知晓买家是个读书人,便扯着前主人在此居处三年,中了进士一事大书特书,要价便分文不少了。

    王氏很是满意这宅子,便有心与他再磨一磨,就与大女儿一起同那牙人坐在堂中细细说话,韩纭这事主却是一派悠闲,见有人顶着便拉了韩绮与韩缦出来在巷子里逛,桃李与落英想跟着,却被她挥退了,

    “我们不过就在前头走走,不用跟着!”

    转头又对韩绮道,

    “这也是第二回到此地,里头的人家还未看过呢,进去走走!”

    却是拉着两个妹妹一路进去,见得青石铺路,两侧白墙青瓦,苔痕点点,巷道悠长又有梧桐遮荫,随风哗哗作响,很是有些意境,韩纭一见便欢喜道,

    “这地方我喜欢!”

    韩绮正是心不在焉,闻言只是微微一笑,看着韩缦跟在前头,跳起来去扯那梧桐树叶,扯了一整片下来,挡在小脑袋上咯咯发笑,转眼又看中了另一个更大更好的,将手里得扔了又去摘,如此跑跑跳跳不知不觉已深入了巷子深处。

    二人忙跟着过去,却见得尽头处有一户人家,门前停了一辆马车,一个丫头模样的人正在与那门里的人说着甚么,那门里的人只是摇头冲她连连摆手,旁边还有那提竹篮的女子也正俏生生立着呢!

    韩缦年纪小,好奇心重,前头听得母亲说起这马车里的女子,口气甚是鄙夷,她自然不懂甚么是狐媚子,便凑过去探头探脑的打量那车里的人,想看看到底甚么是狐媚子。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