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言情女生>杀神与殇> 正文 第21章

正文 第21章

    「断尾!断尾求生!快咬断尾巴!」其中一只痛急生智,以牙去咬尾巴末端,不顾鲜血淋漓。

    断尾之痛,远不及寒冰钉贯破妖躯,即将遭到净化消灭的痛。

    它们此举,看似冲动,实则正确。

    寒冰钉虽用于惩处犯错仙人,对于妖类魔物,更是一击必杀的狠戾神器,它们这类小妖,受不住,若不尽早挣脱,唯有死路一条。

    咬断了尾巴,它们狼狈落地,一时之间痛到无力逃跑,烂泥般瘫软在地,奄奄一息。

    「你们是何物,为何在尹娃家中?」无赦微敛眼眸,瞰视它们,宛若庙宇神像,居高临下睨万生,眼底冷淡漠然,似看着一团无用之物。

    它们谁也不敢先答,生怕说错了半个字,他手中的寒冰钉,便会直接贯破它们脑袋。

    到底为什么会认定这男人是傻瓜?!

    就因为他昨夜被人类女娃骂不还口?

    还是他明明被关在房门外,依然不敢落坐,乖乖守候原处,极富耐心,

    很显然,他的耐心,仅仅用在身上,并不包括其他。

    他弯身,抓起其中一只「讙」,握在冰冷指掌间:「想伤害她吗?」微微收紧,轻巧得就像……握住一截流水。

    掌中的妖躯,如水一般,由收拢的指缝溢下,化为血雾……

    三只「讙」重重抽息,眼前这一幕太骇人,导致它们吓得魂儿都要飞了,爪子努力扒地,祈望离那傻瓜……

    不,那恐怖的男人,越远越好!

    然而逃命,谈何容易?

    第二只倒楣鬼,落入他手中,方才见过的「杀讙景况」,眼看又要再度上演——

    二讙浑圆大目泪水狂掉,像凿开的小小泉眼,止不住汹涌水势,与他的狠戾抢快,哭着回话:

    「我我我我我们不是来伤害她!而是奉命保护她——大爷不要杀我!我上有老母下有孩子一家八百口等着我养呀!」八百口不能算说谎,只不过是尚未达成的讙生目标。

    无赦口吻浅淡:「奉命保护她,奉谁之命?」能驱使妖物行事,区区人类,应该无法。

    「我们家老大……」感觉掐于咽喉的长指,略有收紧动作,阻断了呼吸,二讙趁还能说话,连忙补充:「老大就是老大,我也不知道老大是什么妖——我们只是听命,不准任何人靠近人类女娃,好好守着她……等老大上门娶她。」

    「上门娶她?」这答案,确实让无赦出乎意料。

    而更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为此,蹙起了眉心。

    「是呀是呀,她是我们老大未来的娘子,我们怎敢伤她?护好她都来不及了,大爷您说是不是……求大爷放我们一马,呜呜。」

    另外两只存活的讙,点头如捣蒜,证明同伙所言不假。

    「他人呢?」无赦寒声问,少少三字,虽无抑扬顿挫,却夹带暴雪欲来之兆。

    自神识渐生以来,第一次,他有了真正想屠杀的对象。

    无关天启,无关命令,无关敌我,只想将其挫骨扬灰!

    「他他他闭关去了,不久前他得了颗元丹,说是能增进百年功力……」二讙不敢不答,为保小命,只能出卖老大。义气两字,摆在性命之前,轻易可抛。

    「滚出去,不许你们再踏进尹娃家半步。」言毕,他将手中二讙抛出窗,撞破了窗扇,另外两只见状,除了死命爬爬爬,哪敢有第二句啰嗦?

    熬妥粥,端着砂锅回来的尹娃,只见他不知用何物,砸坏她家窗扇,外头大雨啪啪溅了些许进来。

    尹娃:「……」

    这是在同她置气,耍孩子脾气吗,孽子拿乔,忤逆爹娘的劣样,他倒是学得不错嘛,哼哼哼,都知道找东西出气啦?

    「刚、刚刚窗边有只蚊子,我打蚊子……」他说起谎来,从来不敢看她,果然眼神又虚软瞟走了。

    「没修好窗扇,不给你早饭吃!」

    所谓严父慈母,就是窗扇修了六成,粥也不那么烫口时,集两者于一身的尹娃,唤他坐下吃饭。

    进食间,尹娃不时提醒自己,不许再提木钗一事,即便心里困惑满满,也要轻巧揭过。

    而无赦,做不到她的自制,讙妖之言,始终悬挂于心,时不时冒出头来,教他食不知味。

    『我们只是听命,不准任何人靠近,好好守着她……等老大上门娶她嘛。』

    娶她?

    哪只该死的妖,竟然存此心思?!简直找死——

    又吃了几口粥,偷瞄她两眼,话,一时没忍住,逸了出口:

    「尹娃,你认识妖怪吗?」

    她眉峰微挑,狐疑睨向他,右手箸间还夹着酱瓜。

    这是什么鬼问题?八成又读了哈乱七八糟的书,遇上不明白的桥段了吧。

    「我去哪儿认识妖怪?」这类天马行空提问,着实没有回答必要,偏又无法无视他,她索性反问。

    他以为妖怪像路人,随随便便就能在街上撞见吗?

    「那你看得见妖怪吗?」他想弄明白,想娶她的妖,与她究竟有何交集?

    「你是说,那边那一只吗?」她持箸的手,遥遥指去,落在窗外三只讙妖瘫软之处,它们还没能恢复气力逃,爪子扒着泥地,仅挪动了少少两寸。

    他正惊讶着,她又往旁处指:「那也一只,那还一只,还有那、那、那——」

    每一个「那」字,全指向空无一妖之处,让他确定了……她真的只是胡乱指指,指中讙妖也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指完,她继续低头,扒粥配酱瓜:「我怎么可能看得到妖?我又没有神通眼。你问这干么?」

    因为有只妖说要娶你……他很想直白回她,又怕吓坏她,当然更怕她骂他胡言乱语,赶他出家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