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言情女生>杀神与殇> 正文 第25章

正文 第25章

    第五章妖炼穴

    在馆子里的无赦,正面临一场突如其来的景况。

    好端端吃个饭,听从尹娃叮嘱,不许浪费盘中飧,努力消灭每一道菜肴,乖乖等她返回,却频频被人打扰。

    一名风姿绰约的美人儿,纤腰楚楚不盈握,肤白唇红艳色娇,以花比拟,犹不能及,夹带着浑身芬芳,不请自来,往他旁边空位一坐。

    「能不能与公子您并个桌?」美人儿声嗓细柔,娇得足以掐出糖水来。

    无赦淡扫周遭一眼,明明空的位置还不少……不过她在提问之前,早已一屁股落坐,询问的实质意义太小。

    「你长得可真俊俏。」美人儿托腮,一双美眸直勾勾望着他,半点也不矜持,赞赏亦相当直接。

    「不可以。」他开口。

    「什么?」她一怔。

    「不可以与我并桌,那个位置是尹娃的。」他记得尹娃交代过,遇见不乐意之事,就要说「不」,不能凡事都答「好」。

    他不喜欢这女人占走尹娃的位置,也不喜欢被人打扰吃饭。

    「原来你有伴呀?没关系,我不介意与她一块坐,人多热闹嘛。」美人儿轻梳着髻发,小指微翅,甲红光泽鲜艳好看。她对自身很有信心,就算这男人有女伴,她也毫不逊色,定能将人比下去。

    寻常的小家碧玉,全不是她的对手,构不成威胁。

    美人儿娇娇一笑,这笑靥,总能令男人匍匐于石榴裙下,她不信这男人会是例外。

    「你觉得,我美吗?」刚卷玩青丝的手指,不大安分,在桌面几记蹓跶,便往他手背挪去。

    「不美。」他没多扫她半眼,手也顺势抬起,去夹一口菜,避开她的碰触。

    美人儿未料到此等回答,一时呆怔,待她反应过来,俏颜上,已是一阵青一阵紫的精采怒意。

    「你这是欲擒故纵吗?!以为刻意说反话,便能博得我的注意?」

    他只觉得她莫名其妙,恐怕需要去找大夫瞅瞅。

    他吃他的饭,她自己摸过来,又问一堆乱七八糟的怪问题,他诚实答了,她又不高兴,谁呀她?

    谁呀她——无赦不识,理所当然,但全城里,不识得她的,少之又少。

    美人儿穆欢君,董府次子董承右养在府邸外,诸多宠妾之一。

    既是宠妾,代表已有金主豢养,何以胆敢在外调戏「良家俊男」,行径孟浪嚣张,全然不害怕金主动怒?

    方才已说,她是诸多宠妾之一,便表示还有之二、之三……之七八九十,与她瓜分宠爱。

    董承右数月才入她芙蓉帐几回,漫漫长夜,芳心孤单寂寞冷,她又是朵娇期正艳的花,怎能缺少情爱滋润,董承右不给,她就去找别人给,有何不可?

    偷吃完,记得擦嘴便好。

    「你很臭,可以离我远一点吗?菜的香味都被你盖掉了。」他继续很诚实道。尹娃教过,做人不能说违心论。

    此时此刻,若穆欢君还能忍住,不为此恼羞成怒,那她倒真是好器度——可惜,器度这玩意儿,她确实没有,不仅恼羞成怒,这一怒,还怒得忒大、忒狂、忒难善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

    纤掌啪啪啪响,她身旁护卫立刻上前,要给这男人教训,不管不顾在馆子里动手,会惹出多少后续风波,想来也不是个多聪慧的女子。

    拳头迎面而至,无赦一动未动,眸间寒光乍现——

    螳臂挡车,也不足以形容由他眼中,所看见的攻击。

    更适切来说,如同蚂蚁面对高耸天山,妄想能撼其一二,那么天真可笑,以及——

    愚蠢。

    数个庞然大物飞出,重重摔落,瘫软在街道上,行人嚷嚷吵嘈,终于看个清楚,竟是昏死过去的男人,紧接着,自然是慌张忙喊「快找大夫——」。

    这是半刻之前的光景。

    当尹娃缓步行经,只来得及见几人被板车搬运,匆匆送往医馆,与她擦身而过。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尹娃自是多瞧了几眼。

    她很快收回目光,又看见馆子前围了大群观众,不知瞅些什么。

    她没忘记无赦还在里头,心一惊,立即飞奔起来,步伐加快,怕他卷入混乱事件中。

    那傻瓜,若别人在馆子中闹事打架,他知不知道要躲呀?!

    「对不住,让让——对不住,让让呀!我有朋友在里头借过——无赦!无赦!」她硬往馆子内挤,好不容易才踏进去。

    馆子里,丝毫未见凌乱,无赦乖乖坐在桌边用膳,与她方才离开前所见,并无差异。她松口气,没留意馆子内其余人等反应,笔直朝他走去。

    「刚有人在这儿打架吗?你有没有去躲一下?」

    「尹娃,你回来啦。」他一见她,便绽放微笑,笑得她心口重重一怦。

    自打与方芫谈过,弄明白了自己的困惑为何,走回来的这一路上,她忍不住一直想着他。

    想了许多许多,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桩桩清晰无比。

    他喊她名儿的声调,他握着她手腕轻晃的力道,甚至是她指尖轻梳他发瀑的触感……那时不觉得有何奇怪,却在这当下,燥热如潮水般决堤,滚滚而来,将她淹没。

    害她光是瞧着他,胸膛鼓噪,难以平静。

    「我请店家打包珍珠丸子和虾饺,都是你爱吃的,等下午肚子饿,我们再一块吃。」他浅笑道。

    原来他有注意到她最爱吃那两道呀?她记得自己没提呀,倒是多夹了好几筷嘛。

    「哦……你还没回答我,刚这儿有人打架闹事呀?」

    「没有呀。」双方互殴,才能称之为「打架」,单方面的……不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