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言情女生>杀神与殇> 正文 第26章

正文 第26章

    「我瞧馆子外头围了好多人呐,嘀嘀咕咕说有人被打……没有就好,以后要是路见旁人斗殴,你记得闪远点,你一副不经打的柔弱模样,遭波及可亏大了。」她认真交代。

    周遭传来几声抽息声,但除了抽息,也没有其余任何反驳——谁敢呀!她口中那位「不经打」的柔弱男子,方、方才如何把护卫揍飞出去,他们全瞧得清清楚楚!

    「好。」面对她,他就能安安心心答声「好」,心甘情愿,没半点委屈。

    「方芫叫我拿给你的。」她递给他几本书,是她离开聚贤书铺前,方芫神神秘秘打包给她,大概是听她提及无赦爱读书吧。

    她本准备要他拆开纸包,瞅瞅方芫挑了哪些书,尚未开口,无赦却先说了:

    「尹娃,刚有人说要给我一份工作。」

    「咦?」如此大事,自然远比瞅书名重要,她惊讶问:「谁?怎样的工作,怎会来得如此突然?」

    确实突然,包括穆欢君的调戏,更包括天外飞来的这份工作。

    话须说回半刻前,穆欢君的护卫向他出拳——这里应该也能省略,区区几只人类,对上远古屠魔弑妖的杀神,「以大欺小」这四字,不足以道尽彼此战力的差异,以卵击钢铁,还勉强能表达一二。

    且说护卫被打飞出去,馆子里总算恢复清静,他又能好好坐下来吃完饭说起吧……

    穆欢君吓到花容失色,双腿一软,跌坐在地。

    在场众人,噤若寒蝉,大气也不敢吐一声,然而他没损坏饭馆内一碗一筷,谁都无法指控他闹事破坏。

    只能见他重新执筷,夹菜配饭,认真记取尹娃吩咐,要将饭菜吃光,不许浪费,猛吃之际,竟还能吃出一股温文尔雅。

    就在此时,董承右出现了,非但没先搀爱妾起身,倒是接连几个响亮掌声,为无赦的好身手喝采。

    那份工作,自然便是董承右应允,希望他能受雇为贴身护卫,专司保护董承右安全。

    至于他爱妾调戏男人未果,董承右全然不在意。

    无赦最后只决定长话短说:「我坐在馆子里吃饭,一名自称董公子的人,想聘我为他工作。」

    尹娃双眉一挑:「自称董公子的人?」

    城里董姓人家不多,能聘得起人的,更是稀少,根本只有董承应那一大家子吧。

    董家有三位公子,董承应无赦是见过的,若是他,无赦应该会直接点名,那么,就是另外未曾谋面的那两位。

    她一时想不起来他们的名字,但记得,他们在外风评,不若董承应好。

    「可有同你说,工作内容是?」她算是无赦的「监护人」,须替他多留些心眼,省得他被诓骗。

    「他说,就跟在他身后,寸步不离。」

    「那大概是提东西的小厮吧……」倒也算单纯,与无赦在她身边做的事,很是相仿。

    再问了一下工资,无赦随口报来的数目,教她瞠大杏眸,是她绝对付不起的聘用费。

    现在雇个小厮,得花上这么多钱?

    这么一比较,她真是亏待他了呀……

    那位董姓公子,八成看中无赦的外貌,觉得有个体面俊秀的小厮,带出去颇为长脸。

    但尹娃不能不往更深一层想,好好坐在馆子里吃个饭,怎就找上无赦,以高薪聘他当小厮,会不会心、存不良企图?无赦一副很呆萌、很温驯、很好欺负的样子……

    莫不是董姓公子瞧上无赦吧?……无赦确实长得秀色可餐。

    不行,她得替他好好把关,不能让他受人拐骗。

    该去找董承应探探,他的两个弟弟算不算好主子,平日里,是否善待下人?

    有个安稳工作固然重要,她也希望他能在愉快的环境下挣钱,若不然,还不如跟在她身旁,叫卖什货、陪她奔波得好……

    「尹娃,我想去。」

    「咦?」尹娃没预料到这样的答案,还以为他会撒娇说「尹娃,我能不能不去,能不能只跟在你身边?」,她很可能会没骨气回他「行,我养你」。

    他很坚定颔首,又说了一遍:「我想去董公子手下工作。」

    因为那人问他——「你不想让家人过上好日子吗?我允诺你的薪酬,攒个几年,够你买上一处地段不错的宅子。」

    他不需要地段不错的宅子,但他想给她一间小货铺。

    那是她曾随口提及,一个仍然遥远的未来心愿,他却牢记于心。

    他想看她坐在属于自己的什货铺里,没客人上门时,能闲闲托腮打个盹;下雨时,数着屋檐雨滴,而毋须担心淋湿;天热时,一柄薄绢绣花扇,凉凉招摇,打打蚊子;天寒时,裹着厚厚毛裘,怀抱汤婆子一个,不用去理铺外飞雪纷纷……

    他是杀戮之神,未曾学过无中生有的小法术,翻手变出一大把银两,他不会。

    他会的,只有如何将眼前敌人挫骨支解、如何让魔物在转眼间,灰飞烟灭。

    如果在这人间,必须赚许多许多的钱,才能达成她的心愿,他就勤奋些去赚,为谁工作都可以。

    「我先替你问问董承应,你遇见的那人,应该是他弟弟,总得弄清楚他好不好相处、会不会苛待下属,万一他太坏,开的薪酬再高也不要……」她不要他吃亏受气。

    「不怕。谁都欺负不了我。」「不怕」那两字,非指他自己的情绪,而是安抚于她,因为她就是一脸好担心他的模样。

    「你哪来的自信呀……」她斜睨他,当他是逞强。

    无赦被瞧轻了,也不生气,反倒有丝暖意,荡漾胸口。

    他被众生畏惧,甚至害怕到……必须将他阻隔于虚境,囚以焚仙水、缚以寒冰钉,想尽一切办法,教他无法离开,便好。

    没有谁,如她一般,不视他为强者,觉得他需要被保护'被关怀、被怜爱。

    也愿意保护他、关怀他、怜爱他。

    她让他……觉得温暖,觉得有她在,这人世间,远较虚境隐林,更令人喜爱。

    「那我还能住你家吗?」虽然无法白日里陪她一块卖什货,他仍想返回有她在的那一处,暖烘烘,明亮亮,教他倍感心安之所在……

    重点是,她家还有不知名的妖,打着她主意,他当然必须留守那儿,好好看护她,不容谁动她半根寒毛。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