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言情女生>杀神与殇> 正文 第27章

正文 第27章

    「不然你能去哪?」她一脸「你废话呀,下了工,不回家给我试试!」,逗他发笑。

    人世间一遭,自有无数欲望成形,而,他只想展臂将她抱满怀,感受她的娇小玲珑。

    她看起来那么甜,身上泛开的香息,比她熬制的糖饴更浓郁,诱人口干舌燥,恨不能舔尝一口。

    可他知道她太娇嫩,不能用牙嗑,只能以唇,细细卷嬉,含着,吮着,等她在舌尖慢慢化成一股甜蜜。

    尹娃皱眉:「你没吃泡哦,怎么还露出一副很饿的样子?」

    呿,养他真花钱,馆子里那一桌,吃掉她钱囊不少银两哩。

    X

    尹娃为了无赦,悄悄去寻过董承应。

    不巧他又出城谈生意去了,归期未知,无法问出他弟弟们的品性优劣。

    于是转而词问附近摊商叔伯们,董家是城中大户,倒也探得不少小道消息。

    二公子董承右,爷们骄恣气息最满,偏也是三兄弟中最没本领的,出门爱摆排场,调戏调戏美人儿,偶尔仗势,欺负欺负老百姓。

    三公子董承先,据说最不像商贾之后,不爱赚钱也不爱花钱,成日于府中莳花养兰,老是一身旧衣泥污,每每被误认为花匠。

    这么看来,找上无赦的,该是二公子机会大一些了。

    跟在这种人身后,不知会不会被带坏,学起欺负老百姓的恶劣手段呀?

    万一还学会了调戏美人儿,可怎么办……

    尹娃越想越纠结,一路苦恼地走回家。

    另一方面的无赦,正坐在厅里拣菜豆,面前三只同样很纠结的讙,只只夹着蓬尾,如坐针毡,面露不安,想逃,却又不能逃,也逃不掉。

    本来都躲到屋外小茅厕了,居然还是被轻易拎回来,呜呜。

    「我让你们再进这屋里,理由很简单,我要你们守在这个家,你们口中的『老大』一踏进来,马上向我传报。」

    「这是背叛……老大会咬死我们的……」其他一只,耷拉着脑袋瓜,大目眸光飘移,就是畏惧于看他。

    「既然你们对我无用,我现在就灭了你们。」他口吻轻浅,手中那根菜豆十分应景,啪的一声,折断。

    三只讙重重一颤,似乎听见的是某种断骨声,谁也不想变成下一根菜豆,立马改口:

    「好!好!我们做!我们做还不行吗……」

    「『壹』留守家中,『贰』隐身尹娃身边——」无赦话未说完,讙就插嘴嘀咕:「『贰』被你捏死了啦……」

    按排行,当日捐躯的讙,正是老二。

    谁在意呢?无赦面无表情,续道:

    「『叁』隐身尹娃身边,时时保护,『肆』负责支援壹叁,它们不能擅离职守,就由你通报。」连替它们取名都懒,直接叫壹贰叁肆,既好记,又好辨识。

    它们即便心有不甘,无论是对姓名,抑或对工作,只能乖乖点头,任凭差遣。

    这男人,表面看似无害,实则狠戾,不留情面。

    它们在他眼中,不过是「尚有一点用处,姑且可留」的存在,若连这一丁点用途都做不到,「贰」的下场,殷鉴不远。

    老大很可怕,这男人,不遑多让,甚至……

    老大回来之前,它们只能忍辱负重,听从这男人差遣,保住小命优先。

    「论先来后到,明明是我们先来的,为什么最后地位沦为最低呀……」叁压低声,跟壹肆埋怨,以为自己声音已经够微小,不至于传入男人耳里。

    壹回道:「谁叫我们本领不如人,老大也比我们晚来呀,还不是打趴我们……」

    肆也说:「我们从小丫头的爷爷那一辈起,就住在这块地,算起来是他们占我们地盘耶……」

    「这世道,妖都没妖格了……」异口同声,呜呼嗷道。

    叁再道:「你们记得不,当年小丫头出生时,那么小一只,粉嫩粉嫩的,而且还能看得到我们,一长大,什么异禀通天眼全没了。」

    壹低叹,爪子挠挠面腮:「她那个傻弟弟呀,倒是一直能同我们闲聊几句,可惜也挂了……」人类真真太脆弱,一个小意外,便能夺命。

    「没办法,尹家的人,妄想住在这一块地,谁不短命呀?」肆捻捻短须,一派老江湖口吻。

    无赦本没兴致加入三讙的嘀咕碎语,直至那一句「谁不短命」飘入耳里,令他眉心一凛,问:「你们说什么,什么地?」

    「咦,您没察觉吗?」叁忍不住用了敬语。

    连它们这类小妖物,都能清楚知道,脚下这方地,弥漫着多特殊的异息,看来,这男人也没多精明嘛……

    并非无赦迟钝,对周遭异状无所感受,而是对他来说,这般的异息,与混沌大地相较,根本不足为奇。

    如何要一个待过灼灼烈狱之神,去在意身旁一簇星火?

    无赦眉心蹙痕未消,道:「此地确实略有不同,但也并无太丰沛的气脉,为何会说住在此处,无法长命?」

    三讙大目相视,转向他时,眼里写满「您大爷真是孤陋寡闻呀!」的同情,同时朗声答道:「因为这里是妖炼穴呀!」提及那三字,语气多崇敬、眸光多爱戴,毛尾巴都多搧两下。

    「妖炼穴?」他确实闻所未闻,书上也未读过。

    「顾名思义,就是妖物最喜藏身修炼的一处气穴呀!能占着一个妖炼穴筑巢,是件多爽快的事!」肆抢着回答。

    它们四兄弟当年抢得先机,率先发现此穴,欢欢喜喜衔草造窝,过了几年和美小日子,快活愉悦,直到尹家人来了,买下这块地,盖起房舍。

    妖与人,同住一个屋檐下,吃亏的,自然是弱小人类。

    它们哪可能给尹家人好果子吃,当然用尽全力捣乱、破坏、翻天覆地、鸡犬不宁,天天夜里去尹家鸡舍偷蛋吃、去厨房水缸刷洗讙毛,怎么让尹家人不痛快,它们才痛快。

    后来,有其余妖物寻息而至,它们四只讙打不过,沦为跑腿小弟,听候差遣。

    那些妖物更不客气,小吵小闹岂够,既是修炼妖力,佐以人类精气,更为滋补,且事半功倍。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