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言情女生>杀神与殇> 正文 第02章

正文 第02章

    「乌叔,这盒水粉拿回去送乌婶婶。」尹娃硬塞了粉盒到他布衫兜里,不让他吃亏,大伙都是挣口饭吃,个中辛苦,她很是明白。

    面摊老板推拒道:「就说了不用,这能卖钱的东西,你留着卖——」

    「偶尔该送些水粉,讨讨老婆欢心嘛,说不准,能再多添个小乌崽呀!」她咭咭笑。

    面摊老板脸一红,啐她:「乌叔都几岁了?!还添崽哩!没个正经!」

    她被啐得不痛不痒,咧笑,露出雪白贝齿,模样慧黠讨喜,谁舍得同她计较。

    又推拒了几回,面摊老板拗不过她,收下水粉才走。

    她脸上犹挂笑容,转而面向白食客,仍是笑,却非方才与面摊老板撒娇的那种笑,添加了一些些精明与世故,开门见山直接问:

    「你是真没钱,还是装的?」若是后头,不得不夸他高竿,演技真好。

    因两人身形差异,他微微俯首,望向矮他许多的娇小姑娘。

    「我并不知钱是何物。」他口吻诚恳。

    「……」她默了默,将白食客自头到脚打量一遍。

    这男人,看上去,不像个乞丐。

    一身白裳,纤尘不染,料子更非粗布劣品,丝光隐隐流溢,非绸即丝,乃上品中的上上品。

    而比衣裳更柔滑、更细腻的,是他一头极长墨发,未束未绑,任其铺摊身上,清风中微扬。

    她从未看过,有人能将头发蓄留得如此之长、长得如此乌黑,半丝毛燥凌乱也无。

    日芒洒落的光,薄薄金煌,镶嵌每一寸乌发间,映照出激激耀泽。

    像一匹最高价的墨色丝绸,披散他周身,墨中带金,一丝一缕,皆美。

    要想养出这等发质,日常须耗费多少发泥涂抹、保护?

    发泥可不便宜,富家公子小姐才有本钱这么玩。

    他却说,不知钱为何物,

    要嘛,便是个双手不沾铜臭的纨绔,一出门,小厮家仆负责尾随身后,替他撒钱付帐,收拾善后,他自然不知钱长啥模样。

    要嘛,他当真也是个傻的。

    她掏出几枚旧铜钱,在他眼前晃晃,试探问:「真没见过?」还是白食客平日只见惯金银锭子、钱庄票券,对这种寒酸零头不大熟。

    白食客轻轻摇头,墨发随之摇曳,发泽炫目:「真没见过。用这个,便能换取吃食?」

    「不止,还能买衣买鞋买奴仆,坐车坐船住旅店。」用途可大了。

    「如何取得?」他略显恍悟,又问,客气有礼。

    「通常不叫『取』,应该称之为『赚』,这小玩意儿,得用赚的。」她回道。

    先前假设的「纨绔」,直接划掉,他面上的表情,着实不吻合。

    但傻嘛……似乎也不太像,短短对谈之间,不难感觉他只是不解,而非愣呆。

    那样的不解,仿佛他初来乍到,对这儿,并不熟稔。

    她思绪转一圈,有所理解,压低嗓,微微倾向他,说起悄悄话:

    「该不会……你也是穿的吧?」她挑眉,神神秘秘道。

    「穿的?」他一对长得极好的眉,浓淡合宜,也随其轻挑。

    「从某个奇异世界穿越过来的呀!南七巷书铺小媳妇死而复生,醒来直哭嚷着『我穿了!』,大伙以为她疯掉了,不过我与她谈过,她的症状不似发疯,倒像……换了个人。」

    书铺小媳妇本是她的忠实老客户,胭脂水粉及佩饰簪子全找她买,勉强算颇有交情,言谈之中,死而复生的小媳妇完全不认得她,仿佛陌路人一般,可对答如流,不似疯癫那般颠三倒四、毫无章法。

    在她锲而不舍下,约莫第十次上门拜访谈话,书铺小媳妇才逐渐放下心防,说了更多。

    书铺小媳妇所言,太过光怪陆离,她听了咋舌,却不得不相信,因为书铺小媳妇的眼神,没有半丝作假,而且那般稀奇古怪的世界,若非亲身经历,谁能随口杜撰得如此活灵活现,

    有书铺小媳妇为先例,再遇上另一个「穿的」,她也不会更震惊了。

    他默然许久,似在忖度自身情况,是否亦能称之为「穿的」。

    虚境深处,难以抵达的离世隐林。

    焚仙水重重复隔其上,水清无色,却能侵骨蚀肉,任凭是仙胎或魔骨,全无例外。

    在无水湖底,他穿过焚仙水而来,才入的这处凡世,算算应该合乎她口中情况。

    于是,以一记缓慢颔首回应,算是默认。

    「哇,这镇里,同时出现两个穿的,真巧!你来多久了?看你这模样,应该刚到吧?」

    「嗯。」确实刚到,约莫几日而已。

    「难怪你一脸懵,别担心,既来之则安之,书铺小媳妇现在不也过得顺风顺水,人呀,无论遇见何种逆境,面对它、迎战它、打败它,最后哈哈大笑地收拾它!」

    这番话,说来轻巧,道理也一般般,安慰意义胜过实质意义,却似乎颇令他受教。

    他回以浅笑,正欲谢她开导,她话仍未尽,又抢白道:

    「可是不管人到了哪儿,没钱万万不能,啥事都做不成,眼下有个不亏本的生意,让你轻松小赚一笔,你要不要听听?」

    「请说。」

    她面露垂涎,望向他一头乌溜长发,受绚丽光泽吸引,在她眼中,自动转化成无数银两。

    她毕竟是商人,向来务实,哪儿有赚钱机会,一嗅便知。

    「你这头长发,蓄了数年吧?美是极美,不过这长度,不碍事吗?男人蓄发过腿,我真没见过,况且还如你这般,拖曳在地,平日走动,若踩着了,啧啧,头皮都给掀了,想想真疼,不如……你卖给我,我取了做发鬄(假发),富家夫人们流行梳宝髻,发鬄很受青睐,你发丝又特别滑顺、柔亮,做出来的成品,一定抢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