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言情女生>杀神与殇> 正文 第06章

正文 第06章

    这三字,是他脑海中,最常出现、唯一仅存的命令,更是他的所有。

    他在这世间的存在,只为了,完成它。

    一时之间,他想不到其余字眼。

    「……无赦。」他抬眸,凝觑她的同时,启唇,轻道。

    「无色?」

    「他们叫我无赦。」虽非名,却真真实实是每一回需要他上阵时,回荡于耳畔之声,铿铿响亮。

    「无色无味的无色,还是你姓吴名色?」

    「杀无赦的无赦。」他墨睫略垂,说得更轻些。

    「……你爹娘忒狂,给你取这名字,但与你……不大相配。」她倒认为,他这副好模样,应该有个「无瑕」、「无尘」、「无垢」这一类的名儿,更合适他些。

    然而,相配与否,是另一回事,人家叫无赦,你也不能凭自个儿喜好,便替人改名。

    正如她叫「离殇」,殇这个字,并非喜字,放入名中,总有些不妥,但爹娘本意用心良苦。

    他爹娘为他取这名,兴许,笔画就是合了他八字嘛。

    「相不相配,我胡乱说说罢了,我也有个不大配我的名宇,难怪你不怎么想说,我懂我懂。」她善解人意道:

    「你若不喜欢这名字,我便不叫,你再另取个昵称也行,我倒不觉得难听呀。」

    「你不觉得难听,便这么叫吧,我自己并无好恶。」

    「你家若姓沙,你就真的叫沙无赦了耶,哈哈。」沙无赦、杀无赦,念起来一模模一样样。

    她开起同音异字的玩笑,纯属戏谑,却见他一脸诧异,神情明白好懂,她蒙中了。

    「你真姓沙呀?」

    也非姓氐,他不知如何解释,只好傻笑带过。

    「你爹娘要嘛是江湖中人,取名意在吓唬人,要嘛……武侠奇文读太多。」她揉着鼻咕哝。

    弯低身,朝货匣里摸出旧本子,那是她专门用来记下客人诸多要求的册子,翻至一处空白,取笔蘸罢,迅速书写几行字。

    「你摆在我这儿的数目,我记下来了,每次替你结完一日饭钱,我们各自在上头摁手印,帐目才一清二楚,你身上也得携些零花,想喝些凉茶、吃些糕饼,便能自己拿主意。」

    攸关金钱,她颇为仔细,不想日后落人口舌。

    事后想想,真觉得自己何苦,她与他,八竿子打不看亲戚关系,替他管钱,根本吃力不讨好。

    偏偏被他眼光注视,那种……他只信赖她、他只认识她、他只有她的眼神,像只街边大狗求收养,她才会一错再错,越管越多。

    也罢,既然要管,便多费唇舌,再教他几件事儿:

    「金玉满堂楼,别随随便便踏进去,偶尔做了几笔大生意,再来祭祭五脏庙,平日就省一点……也不能任由伙计帮你点菜,别人问你好不好,你只会应好好好,是坏习惯,得改。」

    「好。」他又本能应了,换来她一瞪。

    可她一番谆谆教训,他若应了声不好,她恐怕是会瞪得更使劲吧?

    「先带你去跟众叔姊打声招呼,知会他们一声,不然哪天你真的被押进牢里,罪名白吃白喝不给钱……」她一副小地头蛇模样,勾勾指,要他跟上。

    「这个,我替你背。」抢在她将货匣扛上双肩之前,他拦阻她。

    「很沉耶,我自己来就好,我早背习惯了——」她正要驳回,见他已单手拎起货匣,驮上右肩,仿佛它仅是一袋蓬松棉花。

    她挑眉。看不出来他瘦归瘦,力气倒挺大的嘛。

    有好几回,她背起货匣时,都还会被货匣压得跌倒,更曾为了这货匣闪到腰,一整日下来,背脊常是酸软到挺不直。

    既然他想效劳,她也不坚持,乐得半日轻松,只负责摇鼓吆喝,顺道揽生意。

    看着走在前头两步距离的身影,他薄美唇畔,不由得浅浅飞扬。

    肩上的货匣,之于他,一点都不沉,比拟一根鸿羽尔尔,但她一个姑娘,双肩纤细单薄,真要扛着它四处跑,哪可能神力?

    他甚至仅凭目测猜想,她还不及一个货匣重。

    人类向来弱小,与蝼蚁无异,一指之力,便能轻易摁死,他总觉得,他们看起来没有半点韧性,即便时常扯着喉说话,不过虚张声势。

    可她,小小的,娇娇的,教训起他的气势,却毫不逊色。

    仿佛她那一掐便会碎的肩膀,能驮负起一方天地,不容谁来欺负。

    「怎了?背不动?」尹娃回首,见他走得慢,落后好几步,她朝他咧开笑,既爽朗,又调侃,手中博浪鼓咚咚摇,像正代替她,发出悦耳笑声。

    她那样一笑,教澄净湛蓝的天幕,似乎更明亮了些。

    「背得动。」他随其微笑,跟上她轻快步伐。

    这一路,遇见的人、遇见的事,说不定会让你产生欲望,也许是,心血来潮,想开一间『杀神豆腐铺』啦『杀神饭馆』啦,或是哪家店的西施惹你注意,你刚好找她历历情爱、尝尝七情六欲,一年找不到,你就找两年,两年找不到,你就找二十年,二十年找不到,活个两百年对你又非难事,总有一天,你会找到,你想怎么活下去的方法。

    穷神小丫头说的没错。

    这一路,遇见的人、遇见的事,对于他,皆是新奇无比。

    形形色色,桩桩件件,未曾体悟。

    这儿不及隐林清幽,甚至太过嘈杂,虽然尚无法断言,他喜欢与否,接下来还会遇上何人何事,竟也颇觉期待,随尹娃脚步而行,半丝不情愿也没有。

    这凡间,确实有趣。

    X

    尹娃领着他,向摊商叔伯婶姨——打点介绍,日后他上门用餐,全记在帐上,她再过来结清。

    一顿饭钱的最高上限,事先说得清清楚楚,不超支、也不亏待他。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