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言情女生>杀神与殇> 正文 第07章

正文 第07章

    乌叔闻言,大惊小怪说:「你要包养这小子?!是被美色迷惑了吗?」他与老尹多年酒友,不能不替老尹看好女儿,不许她做傻事!

    「他吃穿用度,是靠自己赚来的钱,不是我养他。」尹娃所言不虚,至于收入是卖乌溜长发一事,尹娃略过不提,毕竟老人家旧观念根深柢固,总觉得为钱卖「毛」,不光彩、不孝顺、不上进。

    尹娃既已开口,叔伯婶姨自然肯卖她面子,多多「照顾」这名小伙子。

    但他们同时严正警告他,胆敢对尹娃心存遐思淫念,杀无赦!——乌叔还做了个刀子抹脖的凶狠动作,加以恫吓。

    婶姨们倒乐观其成,不似鲁汉子啰嗦,觉得小伙子模样俊俏,乖乖替尹娃扛货匣,没半声抱怨,温驯站在她身后,随她叮嘱,不时颔首、微笑、应诺、道谢,哪像个坏东西。

    在她们看来,两人忒登对呀!何须设防?

    最好是不清不楚、胡搅瞎缠,缠出一段好姻缘,让街坊邻居早日喝上喜酒。

    瞧,小伙子亦步亦趋,小鸭黏母鸭般依赖,景况是有些突兀逗趣,却又赏心悦目极了。

    尹娃挥别众人,小伙子也学着挥手,背妥货匣,继续跟上。

    中途,遇见熟客拦下拣货,他听话背过身,让尹娃打开匣子门,向客人推销。

    客人挑绢子颇费时,难以抉择该买蝶飞幽兰款式,抑或是牡丹独艳款式。

    推波助澜一向是尹娃强项,说合眼缘的款式可遇不可求,下回不见得能再有喜爱的,建议她两款都带,替换使用。

    不知是否他太醒目招揺,妥妥人形幌子,招揽路人驻足,挑绢子的女客尚未作好决定,又有两名妇人走近,察看货匣里新鲜货色。

    尹娃以五文卖给他的白发带,销量最好,每个客人瞧见他绾发轻束,发带飘逸,素净高雅,增添一股尔雅风姿,便忍不住入手同一款,幻想着自家男人若系上,能否也有如此效果。

    一阵兵荒马乱,待送走最后一名客人,尹娃停下来喝水润喉,才发现他已默默跟着她,忙活了大半个时辰。

    她将水袋递给他:「把货匣放下来,歇歇吧。」

    拍拍自己旁侧位置,要他也坐,就在街边一处小角落,正好日头晒不着,相当荫凉。

    他温驯照办,她要他坐,他便坐;她要他喝水,他便喝。

    她记得货匣暗屉里,还藏了颗水煮蛋,是她替自个儿准备的小零食,方便午后肚子空空时,能稍稍填饥之用。

    刚才生意火热,一忙起来,全然不觉饥饿,现在得了短暂空闲,倒真有些嘴馋。

    她取出蛋,随手敲破蛋壳,开始慢慢剥壳。

    蛋小小一颗,她一人吃都不够,偏他那般看着她……手中的蛋。

    她无奈低叹,分一半给他,心里嘀咕:你刚吃掉一桌金玉满堂楼的好料,我中午才咬了两颗馒头,还得分蛋给你,天理何在?!

    不过看在他替她多卖几条发带的分上,这半边的蛋,值了!

    两人并肩吃蛋,吃完,她拿出糖罐,拈起晶莹糖球,喂自己吃一颗,也给他一颗。

    「……这是?」他含进嘴里,初尝的滋味很新奇,是他这几日都未尝过的味道。

    「糖呀,好吃吧,我自己做的。」她嘿嘿笑两声。

    「好吃。」他喜欢这个滋味,在口中漫开的甜孜,以及,她两指轻拈糖,凑到他唇边,呀的一声,要他模仿她张开嘴,毫无自觉有多可爱的模样。

    「真像个没吃过糖的孩子。」她笑他大惊小怪,却因为他面上流露的喜爱神情,春风般温暖舒心,让他再吃一颗,给糖之前,也给了告诚:「不能吃多,牙会坏的。」

    「吃这个,牙会坏?」他以牙嗑糖,明明碎掉的是糖,而非他的牙呀。

    她没忍住笑:「你到底是真傻还假傻呀?穿过来的那处,没人教过你?」

    「我穿过来的那处,很安静,谁也不在,只有我。」

    那儿,就是一座牢,囚着世所不容的他。

    木为栅,藤为链,仰首望去,天幕银滟,实则为蚀溶万物之焚仙水。

    没有鸟叫,没有虫鸣,不似凡尘,有笑、有哭、有争执,处处有声,如此热闹。

    尹娃盯着低语的他。

    不知是否光线错落缘故,半边眸子,染上浅浅一抹艳红,另半边,似掺入了天蓝……她定睛再看,红光与湛蓝,又消失不见,果然是错觉吧。

    她着实无法想像,一个谁也没有的地方,只有孤身一人,会是怎生恐怖滋味。

    再思及他对她的依赖,心,有些泛软,也不觉得那么负累了。

    「以后呀,我再慢慢教你,你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我。」她索性当他是另一个傻弟弟照顾罢了。

    「好。」他眸光温暖,浅浅一笑,笑得仿佛……嘴里糖饴,无比甜美,蜜意掺进了眼中。

    正当两人闲话瞎聊,一名富家奴婢装扮的面生女子,提裙跶跶奔近,扬声便喊:

    「什货娘!我家小姐想买东西,你随我走一趟!」许是跑得有些急,女子口吻不算好,甚至带些轻蔑命令。

    尹娃见过太多无礼客,早不把这等小事放心上,展颜一笑,拍了无赦后背一记:

    「好哩,马上来。走,开工!」要他扛上货匣跟过来。

    女子领着两人,踏进金玉满堂楼。

    今日跟金玉满堂楼可真是有缘呐,偏偏她都没口福吃一顿。

    听说金玉满堂楼不仅膳食闻名,午时茶糕甜品,更是一绝,即便用膳时刻已过,人潮仍不见稍减,不少公子小姐就爱来这儿喝茶吃饼、闲聊是非,道道长短。

    上了楼,入了里间的僻静雅厢。

    珠帘层层,玎珰交错,女子口中的「小姐」正搁箸拭嘴,旁侧另一名奴婢,立马为她斟茶。

    一见「小姐」,尹娃面上笑容略止,无赦听见她嘀咕了声「真麻烦」,音量非常之小,近乎唇语,想来许是她熟识之人。

    说熟识,倒也不算,但确实不能说陌生。

    「小姐」姓成,闺名碧灵,是城中米商大户的掌上明珠,成家富庶程度,不在话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