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言情女生>杀神与殇> 正文 第08章

正文 第08章

    一个自小锦衣玉食、吃穿用度皆挑最好的富家千金,街边小小破烂什货,怎能入其尊贵芳眼?

    九成九,是故意寻尹娃麻烦了。

    要说起成碧灵与她的恩怨,尹娃觉得自己冤,忒冤,冤到天降六月飞雪,也不足比拟。

    成碧灵从儿时起,便心仪于父亲知交之子——董府长子董承应。两家论财力、论家世、论交情,皆为天作之合,双方亦有亲上加亲的打算,所以成碧灵始终以董家未来儿媳自居。

    尹娃在这儿扮演啥角色?

    没,她本来就是个路人,安分守己卖着自家什货,心愿向来渺小,盼望以后能有间店铺,不用天天扛大货匣跑,任由风吹雨淋。

    怎知她这路人,何德何能,获董家大公子青睐,时时上门关照她生意,偶尔差人赠她物品,哪怕仅是街边巧遇,也非得命马车停住,亲自下来同她闲聊两句。

    董承应的「特别照顾」,便是成碧灵处处刁难她的理由。

    冤不冤?呕不呕?该不该吐口血,替自己写个惨字?

    若说她与董承应不清不白,确有私情暗生,她也就认了,偏偏私情这两字,当真没有,她却为此莫须有之事,时常招成碧灵嫉恨,三不五时找她麻烦、寻她晦气。

    女人心眼向来小,然而小成这德性,尹娃只能望空长叹,无语问苍天。

    今天,不知道准备哪些新招来为她,唉。

    「你在外头等我,别进来。」尹娃将他留于珠帘后,自行接过货匣入内。

    她自己够无辜了,不用再把另一个更无辜的他,也揽和进来。

    雅间,成碧灵轻啜香茗,姣好面上一片冰霜,既不开口,也不看向尹娃,放任两旁奴婢行动,去翻弄柜匣里众多玩意儿,故意翻得凌乱,嘴里嫌着东西廉价、看上去庸俗,摆明挑刺。

    「钗上珠花可真俗气,手绢料子差、绣工也不怎样,你闻闻,这胭脂是不是坏了,有股臭味耶。」

    奴婢甲的攻势,前两回用过了,毫无长进,尹娃快能倒背如流,自然淡定。

    你才臭你全家都臭!

    「彤儿姊姊,你不能拿天仙坊的胭脂作比较嘛,什货卖的脂粉才值多少,能是啥好东西……哎哟,瞧瞧,这条发带颜色就不错……和咱们府上的小黄配不配?」小黄是看守成府后门的一只狗。

    我家发带颜色不太配黄狗,倒是你系的红丝带很不错,小黄定会喜欢。尹娃腹诽。

    两奴婢边说边笑,假意失手弄翻水粉盒,扬起一阵/小小烟尘,沾上好几条深色绢子,已无法再卖。

    尹娃倒不心急,由着她们闹。

    成碧灵找麻烦归找麻烦,出手却阔绰,弄坏多少货,便赔多少钱,有时化零为整,付出比货价更高的款项,算算自己也不吃亏。

    有钱,就是任性,说的便是成碧灵这一类人。

    「成姑娘不知今儿个想找甚什货?有些东西我摆在家里,没带出来,若你吩咐,我明日可以亲自送到府上。」

    尹娃堆满商人笑靥,既美又甜,回答应对也颇得体,寻不出错处来。

    成碧灵总算抬睫,睐了她一眼,美眸慢悠悠地,在货匣里停驻了片刻,唇畔勾起笑痕。

    「你货匣里的东西,我全瞧不上……」

    「那是那是,成姑娘所用之物,必然是最好的,我匣里全是便宜货,我也不敢信口雌黄,胡乱说些大话,它们确实配不上成姑娘。」所以,赶快轰我出去吧,我去找配得上它们的顾客。

    尹娃佯装自贬,不想与成碧灵多有纠葛,盼她高抬贵手,挥手赶人。

    不过被赶之前,损坏的商品,她还是会索赔,哼哼。

    成碧灵闻言,薄美唇角上扬越甚,此回留驻在她身上的目光,稍久了一些些。

    「货匣里没什么引人注意的,倒是你今日这身打扮,颇为俏丽可爱,紫色齐胸襦瞧了也顺眼,很衬肌肤,系带亦是我最喜爱的芋色。」成碧灵嗓音宛转,夸着人时,更显好听。

    「成姑娘客气了,我这身衣裳,哪能及您身上的华锦缎呢?」尹娃这句,很是真诚,光是用料,她那叫粗衣劣布,连人家镶在袖缘的金丝绣都比不上。

    「我买了。」成碧灵下颔微抬,眸儿弯似月,轻笑道。「你那身衣裳。」

    尹娃道:「成姑娘中意我这身打扮?这容易,素色小袖、淡紫齐胸襦、碎花系带,明日,我亲送至成府,全新的一整套哩。」

    成碧灵笑带浅嘲,摇摇螓首,髻上金步摇妖娆曳动:「我就要你现在身上穿的,从头到脚,我都买了。」顺势,摆上一碇银,亮晃晃地扎人眼。

    尹娃一怔,很快反应过来。

    原来,今天玩的是这阴招呀?想让她衣衫不整,从金玉满堂楼狼狈出去。

    小姑娘漂漂亮亮的,水灵玲珑的俏模样,心眼怎如此之坏!

    「我身上这套下过水的,刷洗过数次,成姑娘您瞧,袖口勾破了呢,加上我奔波大半天,衣裳全是汗臭,裙摆也沾满土灰,哪能占您便宜,让您掏钱买这等次货?」虽知这套说词,改变不了成碧灵戏弄她的刁恶心思,尹娃仍怀抱一丁点儿微弱希望。

    脑子里当然不忘飞快转动,思拟着,另一个脱身方法。

    「我当然不是买来自己穿,是我家下人要的,彤儿,你不介意汗臭味吧?」

    彤儿是个机伶人,小姐眉梢微挑,她便已了悟,陪着作起戏来,作态一福:「彤儿当然不介意,小姐赏的,彤儿都喜欢!」

    「什货娘,脱吧。」成碧灵恶意噙笑,话甫毕,两名婢女便要动手,去剥尹娃衣裳。

    比两名婢女动作更快,是无赦一手勾揽住尹娃,雪白衣袖将人密密护妥,只露出她脖子以上部位。

    「为什么要脱尹娃衣裳?」帘外,他听见不少,虽对双方恩怨不明所以,却很清楚,她们让尹娃皱了眉头。

    「她穿这样好看,谁都不许脱。」

    女人的战争,突有男人闯入,声嗓不雄厚、不威武,可护她如护崽,衣袖似宽大羽翼,而她,自然是羽翼下、珍贵无比的小鸡,半点也不退让。

    「她身上衣裳已被我家小姐买下,是属于我们成府之物,我们拿回自己的东西,何错之有?!」彤儿不死心,还想上前去拨开他的手。

    这男人,看似温文儒雅,扞卫在尹娃面前的臂膀,不动如山,分寸不挪。

    任凭彤儿与彩儿联手,也无法碰着尹娃半根寒毛。

    见状,成碧灵嗤笑,眼带轻蔑:「你真是好手腕,处处都有英雄争相为你出头,承应哥,护你,这男人也护你,真想知道,你凭的,是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