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言情女生>杀神与殇> 正文 第09章

正文 第09章

    这话中隐喻,不甚好听,虽未言明,却胡乱暗指她与男人关系不清不白,很是淫乱。

    「应该是凭我人缘还不差?」尹娃低浅咕哝,没说出声来,他倒是听见了,忍不住一笑。

    短暂静默时分,彤儿竟趁此空隙,一爪子偷袭挥去,恶意想着,就算剥不下衣裳,撕出一道裂口也够教尹娃丢脸,最好能「失手」抓伤那张粉嫩脸蛋——

    唰!

    彤儿长指甲划过他手背,三道指甲痕,立马浮现。

    啧,她明明看准了尹娃容貌动手,若无这男人阻挠,那张脸蛋,便会见红破相。

    可是彤儿也没讨着好处,扒过去的指甲,仿佛落在坚硬石墙,换来五根指甲断裂渗血。

    「尹娃没收你们的钱,衣裳不算卖给你们,尹娃,你的衣服我也要买,我所有钱都归你,衣裳只有我能脱!」

    他一口气说道,一记手肘子,重重击在他胸口。

    他挡得住敌袭,挡不住自己人的阋墙。

    「胡说八道什么?!」尹娃啐他,虽知他不擅言辞,并无歹意,纯释要替她解危,可这样说……确实不妥。

    「买下来我不会逼你脱。」他无辜道,不懂自己说错了哪句,怕她生气,又光明磊落补上:「你想脱时再脱……」

    「还说!」又是一拐子,同样来自于「自己人」。

    他弄不懂尹娃到底有没有生气,口吻听来像斥责,似乎又隐隐含笑,可顶撞在他胸口的力道,扎扎实实,没同他客气。

    制止了他的胡说八道,换尹娃接续胡说八道,向成碧灵福身,微笑启唇:

    「成姑娘,您的银子,我不能收。一是,明知售出商品有瑕,事关商誉,我断断不敢眛着良心卖;二是,即便客人不嫌弃,非买不可,按先付款先得的道理,他确实比您更早一些。」

    成碧灵默然,眸光犀利,迸射森寒,直勾勾瞪她。

    越是瞪,尹娃故意笑得越甜,似可以滴出蜜汁来,半点亏也不想吞。

    成碧灵正准备开口刁难,方才奉命去寻尹娃的面生小婢,匆匆由外头奔入,迅速在成碧灵耳边嘀咕几句,只见成碧灵脸色稍霁,朝奴婢们道了声「走」,便起身离席,再也不看向尹娃半眼。

    「成姑娘,这些弄脏的绢子……」

    尹娃话尚未说完,彤儿已哼声丢下几十枚铜板,走前不忘捞走桌上银锭子。

    几道倩影远飏,满屋子名贵香粉味儿,久久不散。

    尹娃算了算数目,没亏,还多嫌一枚,满意收妥铜板,抬眸,瞟他一眼:

    「你傻呀你,花钱买我衣裳干么?高价卖她就好呀!」她穿旧的衣物,哪值那么多!

    「……可是卖给她们,你怎么办?」

    「办法多着哩,拿她买衣裳的钱,去外头买一套便宜的,扣一扣还小赚呀!再不然,向金玉满堂楼借几条桌巾,随便包一包也能顶着先嘛。」她心中的腹案,可不只这些。

    他听着她的数落,觉得她应该是恼他多事、气他插手,可是……她却又嘻嘻笑看,眉眼弯弯,仿佛心情极好,嗓音的飞扬,不似怒吼咆哮,听起来有些……开心。

    捉摸女子的心情,是他来到这凡世,感到最棘手之事,远较浑沌大地一场又一场的厮杀,更难以掌控。

    他尚在估量她的喜怒,以致于神情微憨,她已叫他背起货匣,嘴里笑味着:「你呀,傻瓜,发什么愣呢?」

    又是那种……有点甜的数落。

    傻瓜是骂人的字眼,他知道,可由她口中吐来,变得绵柔,一点凶劲也没有。

    尹娃当然不是真心骂他,口气又怎会凶狠?

    他保护了她呀。

    每每成碧灵找她麻烦,邻摊叔伯婶姨虽想替她出头,只会换来迁怒,连带遭闹事砸摊,她不想连累无辜,向来皆是独自迎战,不用谁人帮忙。

    可她,毕竟是个年轻小姑娘,无论背挺多直、骨气多充沛,仍旧青涩娇嫩,遇事会怕、会慌、会惶恐,只是那些怯丑,她藏得极好。

    他一点也不英勇,一点也不霸气,英雄救美的气概,端得不够满,说着傻乎乎、又乱七八糟的蠢话……然而,其中的扞护,清晰明白。

    否则就算她打得过成碧灵的婢女,也免不了得穿着破衣裳,踏出金玉满堂楼,丢这一回脸面了。

    「她方才是不是抓伤你,我瞧瞧。」离开金玉满堂楼,尹娃握起他的手察看。

    果真手背上留有爪子痕,淡淡的,不算严重。

    女人撒起泼来,五爪便是武器,扒人不手软。「我货匣里有药,我替你搽。」

    她将他拉到城镇穿心河畔,寻了处位置坐下。

    「不会疼的。」他说。

    「都破皮了,还不疼,万一她指甲缝脏,过了病给你怎办,逞什么强呀!」破皮是她随口胡说,故意说严重些,吓吓他。

    痛觉对我来说,是无用之物,我并未拥有。他本欲开口,如此回道,尹娃却已先一步,取出药瓶扭开,沾了一指腹的墨绿色药泥,朝他手背涂抹。

    药泥味重,浓烈刺鼻,搽在肤上,倒颇是清凉。

    他感觉不到痛,只知这股子凉意,如清晨山岚拂面,沁入心脾,不讨人嫌恶。

    而且,这是漫长时岁里,第一次,有谁替他上药,就为了这三条微不足道的红爪痕。

    她搽完药,嘟嘴,往覆盖薄薄药泥的伤势上吹气。

    吁息暖暖,轻轻地,拂过他指肤。

    每一寸,仿佛正领受到这阵骚动,微热,挠痒。

    穿心河上,春风戏河面,撩乱一池潋滟,碎银波粼闪烁。

    春风许无调戏之心,河水却因它轻扰,涟漪阵阵,纷杂不休。

    「尹娃,你真好,没人待过我这般的好,从来没有。」他涛着声,嗓比春风更轻,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