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言情女生>杀神与殇> 正文 第15章

正文 第15章

    新奇的领受,教他贪恋,于是有了第二天、第三天的……筑巢。

    一想到这样的小小幸福,极可能被她禁止,他有些哀怨,面上神情自然恹恹的。

    倒不是怕尹娃生气,而是怕她生气后不理他、不跟他好,唉。

    再不然,今夜就坐在街边不走,睁眼到天亮吧。

    反正街边不寂寞,有只黑狗蜷在角落,睡得正香。

    第一滴雨落下,脚下砖面宛若画布,点点雨痕渲染开来,由缓渐急。

    几乎是立即地,雨幕倾泄,声响如万马奔腾。

    本来货匣上绑了把油纸伞,预防晴时多云偶阵雨的突变,方才尹娃将它借给了熟客,一对年轻的母女,孩子不过三四岁,淋了雨可不好。

    他不管母女好不好,他只在意,尹娃没伞,淋雨才真叫不好。

    他突然脱下衣抱,朝尹娃兜头一罩,直接一把将人抱起,奔入雨中。

    突如其来的举止,尹娃反应不及,好半晌才回神嚷:

    「你干么?!屋檐下躲躲,等雨停了再走呀——货匣呢?!你货匣扛了没?!你衣服应该罩在货匣上,保护里头货品优先呀!我的绢子绣线书册和胭脂水粉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嚷到后来,她万念倶灰,徒余惨叫,货品全是些淋不得雨的物件!

    他奔跑速度极快,她不得不搂紧他颈项,本要抡起双拳,槌打他后背几记泄愤,却摸着了货匣,她哪还有空教训他,保护生财工具才最最要紧。

    她努力伸长右臂,想以衣袖掩护货匣,不让雨水打湿,聊胜于无。

    不假思索,抬高左手臂,落在他头上,也企图替他遮遮雨势。

    这傻瓜,雨这么大,打伞都得淋个全身湿,何况是这种鲁莽蠢举!

    才在心里骂完,听见他吁了声笑,说道:「到家了。」

    轻手将她放下,掀开罩住她的袍子。

    几滴雨水,沿着衣缘,滴答落地,悄无声息,仅剩檐外犹滂湃的雨势。

    除袍子是湿的,她竟泰半干爽,只有两袖湿糊糊粘着肌肤。

    半镂空的货匣外,溅上些许雨珠,雨水并未渗入里头,所有货样皆完好如初,仅除了一条没卖掉的绢帛,挂在匣侧,无法幸免。

    他同样墨发微湿,雨珠悬在发梢、面庞,似真珠凝结,随他一记微颔浅笑,终至坠跌。

    她险些没能忍住,想伸手去盛接那颗晶莹水珠,企图挽留这副绚丽光景……

    光景再美,也是一段欠骂的光景。

    可他这副「忠犬护主,主人快夸我好棒棒」模样,她什么也骂不出口,甚至忍不住噗哧一笑。

    以前她那个傻弟弟离愁呀,也是这样。

    有几次遇上滂沱大雨,便急乎乎要替她送伞,她告诉过离愁,她自己会躲雨,待雨势停了,才会回去,不用他跑一趟,她人没湿,他倒像是从水里捞起来一般,湿得都能拧出水来。

    离愁却傻里傻气说,怕她在外头,会冷,冷了就生病,得喝苦苦的药。

    无赦与离愁的傻,并不一样。

    离愁是身体在成长,灵魂停留在稚儿,总是那么天真单纯。

    无赦却只是对世事的不解,仿佛刚要懂事的孩子,学得快、悟得更快。

    但两人,待她的关怀,皆是同等,将她看得要紧。

    她没骂他,掏出帕子,替他擦脸拭发,嘴里仅剩一句:「你唷……」

    他听懂这两字的涵义,更听懂她说这两字时,心情不错,粉唇微微掀扬,好似嵌了朵嫩花好看。

    他眸微亮,鼓起勇气问:「我可以继续睡在你家屋顶上吗?」

    书上有教,挑选合适的时机,说合适的话,做合适的事,事半功倍。

    她没劈头骂人,还轻柔替他擦拭头脸,想来正可谓「合适的时机」——

    「不可以!」她抹他脸的力道加重,不像在擦雨水,而是刮铁锈,故意要教训他。

    他失望之情,溢于言表,聋拉着脑袋,可怜兮兮的意味,准备认命和黑狗一起睡路边……

    她捏捏他面腮,将他当成离愁对待,口吻明明想佯装严厉,又忍不住叹息般低吐:

    「进屋里睡。」

    真的无法放着他不管。

    就算没有这场雨,她也默默在心里作好决定。

    收养……不,收留他。

    干涉过多便干涉过多吧,他在这儿,只有她能依靠。

    而她,确实做不到对他狠心,任他在夜里浇淋受冻。

    领人踏进屋内,她翻出一套爹的旧衣裳,递给他,吩咐他快些换下湿衣,自己也转身入房,更换干爽衣裳。

    无赦立于狭小厅堂没动。

    尹娃的家并不大,一张木桌,两张长板凳,墙边一箱一箱,全是什货,摆放得算整齐,占据大半位置。

    一般寻常百姓,哪来几房几厅几院落的宽敞?小小斗室,满满当当,能塞尽量塞,柜子摆不下的,便往柜外发展。

    木桌上,各色珠子仔细分妥,装进竹篓内,她收工返家时,便是在这儿忙碌大半个时辰,串珠子、打络子,偶尔绣些手绢图样。

    这些杂物,当然不是吸引他目光的理由。

    当他踏进屋内时,他看见数道黑影,咻咻地钻进杂货箱里躲藏,迅如天边闪电乍现。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