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言情女生>杀神与殇> 正文 第16章

正文 第16章

    那并不是人类。

    妖物的味道,藏得不够快。

    就他所知,人与妖,通常不会居住在同一处,举凡他读过的书中,若出现此情此景,九成九是妖为食人而来。

    敢将主意打到尹娃身上,杀无赦!

    他正欲探手,去掀开其中一个杂货箱,看清里头之物,究竟为何——

    「你怎么还没换好?衣摆在滴水耶!」尹娃步出房门,见他木头似地杵于原位,几步上前,拿走他手中旧裳,抖开,用眼神示意他快脱。

    「……我能不能别在你面前脱?」他一手揪紧襟口,竟有几分闺女儿遇登徒子的怯意。

    闺女儿是他,登徒子一角,当然只轮得着她了。

    她险些要说几句淫语,应应时景——你乖乖从了我,我会好好疼爱你;我数到三,你不脱,就由我来替你脱——诸如此类的浑话。

    「进里头换去!扭扭捏捏的。」她嘴里虽嘀咕着,自己也略有反省。

    不能真拿他当离愁对待,他是个男人,确实男女有别。

    「我怕吓着你。」他解释。

    「你衣裳一脱,里头全是一团一团纠结贲张的肌肉?」外貌书生,身材武夫,南七巷的书铺小媳妇提过,这有一个专用词儿……呀!金刚芭比。(虽然她不甚懂,但书铺小媳妇有画给她看)

    「这我没有。」

    「还是你胸部比我大?」这确实够吓人,会严重打击她作为女性的尊严。

    他瞄了一眼她挺起的胸膛,淡绿襦裙青嫩颜色,裹着微微隆起的少女酥胸,并不雄伟,却也浑圆可爱,软绵绵的形状……

    他连忙摇头。这么可爱的东西,他也没有。

    「那有什么好吓人的?快去换!」她叉腰催促,他不敢有二话,乖乖进屋里,更换衣物。

    她爹身形应该不算高大,旧衣裳穿在他身上,竟生生短了大半截,仿佛大人偷穿孩子衣服,那般的不合适。

    短了的大半截,挡不住他手脚上的伤痕,他一出房门,企图以掌遮掩时,她便注意到了。

    他方才说,怕吓着她,说的……便是这些伤痕?

    与其说她吓到了,不如说,她是惊讶。

    那并不是平整的伤口痕迹,仿佛一件衣裳补丁,缝补拼凑,这儿裁一块缝上,那儿截一段接起,不求美观,只求不破损,延伸至袖口深处,没入眼睛无法看见的地方。

    「你受过很严重的伤?」她问。

    「不是伤,而是……」

    他不知该从何说起。

    说那些缝补痕迹,不局限于她眼中所见,更多的……全隐没在衣物掩盖下。

    说她口中的「伤」,正是他存在的理由。

    说他……是为了杀戮,被远古神族拼造而出的——异类。

    天地未分,混沌未明,大地一片浓密暗浊。

    神族已连败数场,被魔族逼至退无可退,近乎绝望。

    两只庞大魔族,正以猎神为乐,相互较量谁胜谁败、谁吃下的神族多。

    既是赌,又是嬉闹,视性命如无物,魔爪落,血雾飞溅,哀鸣声,乍响又止。

    正当两魔尽兴玩乐,大开杀戒,足下踩踏汩汩鲜血,爪尖血珠滴落,汇聚成河,一名天女,身形婀娜,娉婷玉立,不畏两魔巨大体型蔽空,将她笼罩于阴影之下。

    眼前猎物,甜美可口,两魔咧嘴狞笑,皆想品尝她的滋味,折断她纤不盈握的腰肢、吞咽她温热香暖的神血、撕扯她嫩软白皙的肤肉,不知是何等愉悦之事。

    「要吃我可以,但我,只愿成为最强大之魔的饵食。」天女声嗓平浅,未闻起伏,连一点点惧意也没有。

    一句话,展开了两只暴魔的厮杀。

    魔族力大无穷,思考能力却不及神族深沉,明显的挑拨,它们无法分辨,只知谁也不愿服输,想用力量证明,自己最强悍。

    两魔战了许久,已无法计算时日,方圆数百里,皆因此战,化为残破。

    地动山揺,嘶吼震天,由魔人形态战到恢复魔族真身,再由真身模样相互扯咬。

    魔血腥浓,迸溅喷射,染红混沌大地。

    天女芙颜似霜,面无表情,美得宛若一尊白玉难像,立在一旁,全程目睹,眼中冰冷。

    直至两魔咬到体无完肤,魔骨外露,仍旧不认输,血尽力竭之际,嘴里,还叼着对方血肉……

    这一战,神族胆战心惊,要与这种狂暴魔物争个死活,胜算又能有多少?

    而混沌大地中,与这两只魔物一样强悍的敌方,怕是不止成千上万。

    若想抗衡,最起码,也要有同等的力量才行……

    与魔族,同等的力量。

    与魔族,同等强韧的身躯。

    神族如何成魔?

    魔族又怎肯为神族驱使?

    既然魔物无法驯化,那么,自己造一只出来,岂不是更好?

    一只既有神力,又足以与魔相争,毫不逊色的物类。

    多疯狂的一个念头。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