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玄幻奇幻>我在木叶偷发育>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深夜谈话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深夜谈话

    “好了,别闹了。”

    眼见两人拱火,鬼灯满月无奈的打断了两人,他走到了监牢前,释放秘术,让身体水化,一注清流慢慢的滚到了监牢里边,化作手掌将地上的糖果捡起,快速的撕开包装。

    小心的举起糖果,把糖果一颗一颗的放进优的嘴巴里,满月才把水流收回身体。

    这家伙,不去做服务业真是可惜了。宇智波优感受着口中浓郁的薄荷味,在心里评价道。

    反观他身边的小女孩,一副没教养的样子,一看就没有前途,未来能不能嫁出去都是一个谜。

    感受到宇智波优怜悯的目光,照美冥不屑的回瞪了回去,她对身边的满月道:“你对他这么好干吗?一个阶下囚罢了。我不信他真能拿到那个东西。

    要是真的厉害,就不会被抓住。”

    鬼灯满月朝照美冥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说:“好了,快走吧,我们已经在里边呆了太长时间,虽然我已经把这里的守卫都支开了,但是时间久了还是会露出端倪。”

    照美冥闷闷的嗯了一声,不再看优,转身跟着鬼灯满月离开了。

    宇智波优琢磨了一下刚才鬼灯满月所说的话,支开...意思是他们见我的这件事是瞒着守卫的吧,感情他们也是偷偷摸摸进来的吗?

    越想宇智波优越觉得自己似乎是上了一条贼船。

    薄荷糖不大,但给优续了一波大命,他觉得精神都好了许多,一方面是因为补充了碳水化合物,身体获得了能量,另外一方面是薄荷味太冲了...

    “垃圾玩意!”

    “垃圾玩意!”

    精神起来的优连喊了数次暗号,还是没有得到光球空间的反应,他叹了口气,没有查克拉,连光球空间都进不去,否则说不定还能在光球的商店里找到一些东西来破解封印术。

    不过也不一定,毕竟他现在的钱不多,即便能进入光球商店找到有用的东西,自己也不一定能买的起。

    尝试几次无果后,宇智波优彻底放弃了。

    他仰躺在监牢里,继续闭目养神,现在他倒是想做点别的,可惜条件不允许,他算是体会到前世被关在动物园里的动物都是什么样子了。

    不过他可比那些动物惨多了。

    至少人家动物能吃饱喝足,偶尔还能做点见不得人的事,造个小宝宝什么的。

    他现在连吃喝都是问题。

    就这样挨到了晚上,宇智波优等了一晚上鬼灯满月,然而直到凌晨他也没能看到满月的人影。

    不是吧,这都骗我?

    宇智波优在内心发出了悲惨的嚎叫。

    ...

    ...

    深夜,鬼灯满月穿戴好装备,把面巾塞到衣兜了,准备走出族地,去监牢中把优给捞出来,但他前脚刚走到族地大门,就被两个护卫拦了下来。

    左边的高个护卫低头道:“满月大人,族长让您去他那里一趟。”

    “哦?父亲找我有什么事吗?”

    鬼灯满月不动声色的问道。

    高个护卫把头埋的更深了一些:“族长没有跟我提是什么事情。”

    这个时间...找我干嘛?鬼灯满月沉思了一下,对着两个护卫说:“我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

    两个护卫点点头,身形一闪,消失在了黑暗中。

    鬼灯满月叹了口气,看来今天估计要食言了,希望那个宇智波优在监牢里能撑住吧。

    满月转身回到了石板路上,移步前往族长也就是他父亲所在的地方。

    这个时间已经很晚了,他父亲不可能在族地的议事厅,应该是在自己的书房,所以满月绕过了族地正中心的建筑群,向着左侧的小路走去,穿过一片荷花池,进入了族地的后院。

    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了,族里大部分人都已经睡了,所以后院基本上一片黑,只有后院中心的那个大宅子除外。

    远远的,他就看到了他父亲书房亮着灯。

    走过熟悉的路,满月进入了这个他已经很久没居住过得宅子。

    自从成为中忍之后,他就搬出了自家的宅子,虽然家里人极力发对,但满月还是坚持搬了出去。

    至于原因,是因为他不想一直生活在鬼灯的盛名之下。

    来到父亲的书房前,鬼灯满月轻敲了两下房门。

    “进来吧。”略显沧桑但中气十足的男音响起,鬼灯满月推开门,闪身进了屋子。

    屋内坐着一个体型匀称的中年男子,他是满月的父亲,鬼灯雾源,雾源头发梳的极为工整,只是他的发色和满月略有不同,满月的发色为白色,而雾源的发色为黄色。

    “满月,最近修炼的怎么样了?”

    雾源看到满月进来,放下手中的书册,十分关心的问道。

    “还好,家传的秘术我已经熟练掌握,查克拉量也在稳步提升。”满月十分认真的答道。

    雾源轻点下颚,转身望向满月:“今天叫你来,主要是想跟你说一下忍刀的事情。”

    “忍刀?”

    鬼灯满月愣了一下,他从小就是听着忍刀的名字长大的,对于七把忍刀的名字以及其能力都牢牢的记在心中。

    不过七把忍刀目前都有主人,所以他虽然一直都很憧憬忍刀,但也没机会去使用。

    现在父亲突然跟他说这件事,难道是某把忍刀的主人出了事情?

    在满月猜测的时候,雾源轻拍了两下桌子,开口道:“你应该知道,我们虽然拥有七把忍刀的通灵卷轴,并且在名义上是七把忍刀的真正主人,但实际上我们鬼灯一族对于七把忍刀的掌控力在逐年减弱。

    现在手持七把忍刀的人,除了鬼灯千刃是我们一族的,其他几把忍刀全部掌握在外人手中。

    这些人掌握忍刀之后,对我们鬼灯一族并没有任何的感激之情,反倒是飞扬跋扈,真把自己当做雾隐村的救世主了。

    真是可笑。”

    “父亲您的意思是,想要回收忍刀?重新把忍刀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鬼灯满月几乎是瞬间理解雾源的意思。

    雾源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把手指放在嘴前,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压低声音:“最近水无月一族和辉夜一族都有大动作,意图在雾隐村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如果我们按兵不动,有很大的可能会被这两个家族宰制。

    你知道我们和这两个家族的人一向合不来,尤其是辉夜一族,那群疯子总是跟我们过不去,如果他们当权,我们在雾隐村的处境恐怕会...”

    雾源没把话说完,但满月已经完全明白了他的意思。

    雾隐村最近恐怕要乱起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