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玄幻奇幻>千秋我为凰沈娴苏折> 正文 第945章 我来与你说清楚

正文 第945章 我来与你说清楚

    秦如凉略显粗糙的指腹抚她眼角,见她一脸警惕抗拒的模样,便顺着她的想法来,道:“既然是在梦里,你叫也没用,又不会真的发出声音。”

    昭阳一想,还真是。

    秦如凉又道:“我之所以不走,也是因为你的心里其实想我留下来。你心里想着我,我才会出现。”

    昭阳气急了,道:“你少自以为是。我告诉你,从今晚开始,我心里再也不会想着你了!你以为我没有你就活不成了么,那你大错特错,我只会更自由自在!当初要不是你非要把我捉回来,我一个人在外面闯荡不知道多逍遥!”

    她一边说着一边挣扎,气喘吁吁,却是睁大了眼睛瞪着他,眼里越来越湿润,像只受了委屈被欺负了的小兔子。

    秦如凉手臂不由箍得更紧。

    不想放开她,无论如何都不想。

    昭阳胸口起伏,酸涩得厉害,带着浓浓鼻音又道:“你把我捉回去到底是想干什么?既然不管不问、各自过活,那你当初为什么要让我跟你回去?你让我继续在外逍遥不好吗?

    “本来我们做假夫妻可以互不干涉,你既然没想好,为什么要跟我做真夫妻,难道你以为我这辈子就只喜欢你一个了吗?”

    她眼角堆砌的泪忽而成串坠落,她又气愤又委屈,“你知不知道你要是不来找我,再过不了多久,顶多一两年,我就能彻底忘了你了!”

    说罢,她开始使劲挣扎,秦如凉钳着她的腰,埋头在她肩窝里,深呼吸,有些贪婪地吸取她身上的味道,固执地就是不放。

    昭阳手蜷着,用力地抵着他的肩膀,咬牙道:“混蛋,你放开我!”

    明明是梦,可是突然感觉又那么真实。

    尤其是当他埋在她颈窝里吐纳时,他温热的气息全散落在她的脖间,让她不由自主地轻颤。

    她想,这一定不是她欲拒还迎、嘴上说着不想见他心里却又不想他离开,但是她也不知道为什她的梦里她却一点主动权都没有?

    要是凭她主导的话,不是应该这混蛋痛哭流涕地跪下来求她不要走吗?

    大概也是觉得既然在梦里遇见了,机会难得,她才肆无忌惮地把憋在心里的这些话全部对他说出来吧。

    昭阳挣不过,索性就放弃了挣扎,喘息道:“秦如凉,你莫不是觉得生活寂寞,才叫我回来给你调剂调剂的吧,你把我当成了你心里的那个人的替代品?”

    秦如凉道:“我心里的哪个人?”

    不等昭阳回答,他缓缓抬起头,目光幽沉地看着她,两人鼻尖相抵呼吸相缠,昭阳猝不及防被他幽邃的眼神盯得心惊肉跳。

    他道:“我心里除了你,还有哪个人?”

    昭阳猛然瞠了瞠眼眶。

    他道:“在没有想清楚之前,你觉得我会和你做真夫妻?你觉得我是因为寂寞才找你,那我直接在青楼里找女人,每天还可以不重样,那样岂不是更能调解寂寞?”

    昭阳颤了颤眼帘,被噎得一时答不上话。

    秦如凉道:“因为我想要你做我名副其实的妻子。我不想你走,我想你留下,从此留在我身边。”

    她动了动鼻子,忽泪如雨下,道:“少骗人了。我回了娘家半年,你都不闻不问!”

    秦如凉吃掉了她的眼泪,再俯下头去,将她用力地压在怀里,深嗅她的气息。

    半年独守空房,现在终于碰得着闻得到,那种感觉再好不过了。

    秦如凉声音发哑,贴着她耳畔道:“昭阳,我来与你说清楚。”

    他道:“年前,你问我那晚上在哪儿,我在大营,没有骗你。”

    昭阳愣了愣。

    他又道:“只是入夜前有应酬,设宴的地方在楼里,我不知道你去过了,我也不知道你当时是问这个。

    “我只是应酬,没有与任何女人眉来眼去,也没有与她们授受不亲,我就只是吃饭、喝酒,到了时间,大营里还有事,我便回了大营。”

    昭阳鼻子酸疼,眼眶又忍不住冒热气。

    她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果然,与自己所想的是一样的。

    是她问得不够仔细,是她明明心里在意得要死偏偏还遮遮掩掩的。

    昭阳泪眼朦胧地问:“那你既宿在大营,为什么第二天回来那么疲惫,活像被哪个妖艳贱货抽了精气似的。”

    秦如凉道:“因为理了一晚上的军务。”

    昭阳怔住。听他又道:“年关军营里事情繁多,家里的事都是你一个人在打理,之前听说你要去置办年货,我想把事情做完,陪你一起去。”

    昭阳泪意止不住地往外淌。

    秦如凉道:“城里新开了首饰铺,听说样式是你们北夏时兴的,还有听下面的人说有家糕点铺子出了新的点心很好吃,想带你去试试。

    “置办年货半天的时间总够了,剩下的半天时间,我和你在家,你想怎么玩我都陪你。

    “还有岳母生病了,催你回去一趟,我知道你必须得回去,我想陪你一起回,可是我的身份可能不行。

    “我本想与你商量个时候,派人送你回去,再下帖正式请岳母有空的话来我们家里做客,住一阵子调养身体,我一定会好好跟岳母请罪。”

    昭阳闷声地哭了起来。

    她想她太没出息了,想以前,秦如凉不喜欢她的时候,尽管心里很难过,可她从来都是嘴上笑着,不曾在他面前放任地哭过。

    可是如今,她却瘪嘴哭成了个泪人儿。

    继而她又自我安慰,还好只是一场梦。梦里她哭得多丢人都不要紧,反正就只有她自个儿知道。等明早起来,恐怕枕巾得湿掉一块了。

    秦如凉道:“只是那天早上我回到家,想一会儿吃过早饭后跟你一道出门去,可你说你想休息不想出门也不想我打扰,我便信以为真了。

    “我才又回了大营继续做事,而后才得知你知道我前一晚的行程。我并非有意瞒你,只是我觉得那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如若我知道你这么耿耿于怀,我必定会告诉你。”

    她撑着他双肩的手不由一点点收紧,终是紧紧捻住了他的衣裳。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