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玄幻奇幻>千秋我为凰沈娴苏折> 正文 第946章 还好只是梦……

正文 第946章 还好只是梦……

    秦如凉道:“等我赶回家时,听下人说你又上街去了。

    我去街上找你,没能找得到你,又遇到营里来了事得立即处理。

    “别地山匪作乱,闹了不少人命,亟待解决,我才当日调动人马出城,打算解决完回来再与你细说。”

    昭阳抽噎着问:“那我回了娘家这么久,你为什么连个音信都没有?”

    秦如凉道:“起初是想,你几年没回,这次回去便好好与父母团聚。

    后来你迟迟不回,我以为岳母的病可能有点严重。

    我不便去北夏找你,只好在家等你。”

    昭阳道:“那你都不知道给我写信吗?”

    秦如凉道:“一时没想起。”

    昭阳沉默了一会儿,道:“你每天要处理那么多来往公文,你竟然没想到可以给我写一封?”

    秦如凉道:“公文是公文,信是信。”

    顿了顿,又有些直愣愣道,“我很久没给人写过私信,以往没遇到过这样的私事要解决。”

    昭阳眼神水亮地望着他,无语了一会儿。

    他这个人,有时候脑筋是很直。

    好像以前倒是挺英明神武的,但是自从她回来与他一起过日子以后,他就时常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

    昭阳道:“你大将军处理公事不是主意很多很得心应手吗,却连这点私事都处理不来?

    你莫不是哄我,想博得我的同情吧?”

    她板着脸道:“可是我却还记得,当初你在外面追到我的时候,在客栈里的那一次,可雷厉风行得很,一点都不木讷。

    你只是看着我现在成了你的妻子,所以你分毫不着急,觉得我始终还会回来罢了。”

    秦如凉反问道:“你是我的妻子,难道你不会回来么?”

    昭阳冷不防被他问住。

    秦如凉手掌扶着她的头,缓缓认真道:“因为我知道你是我的妻子,从决定好的那一刻起,就是要与我共度一生的女子。

    “我相信你,即便是厌倦了,也会亲口告诉我。

    我更相信,你在成为我妻子的时候也做好了和我共度一生的决定。”

    昭阳有些失神地想着他说的话,怎么听起来挺有道理的样子,可自己的话也不像是那么蛮不讲理的样子啊。

    秦如凉道:“我以为我们之间的误会也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还是我太大意了。

    你迟迟不归,我很着急。”

    昭阳久久无言。

    他又低低道:“昭阳,你年纪比我小,年轻有活力,我有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和你相处,怕你觉得我老成无趣。

    “我就想纵着你,想你跟着我开开心心、无忧无虑。

    我甚至想讨好你,哄着你跟我过一辈子。”

    昭阳瞠着眼眶,万分诧异地看着他。

    以前从来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她甚至觉得他又果断又沉稳,可原来,他竟也会和自己一样的小心翼翼吗……        不知不觉她眼角又蓄满了泪痕。

    秦如凉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她小声地啜泣,秦如凉见越哄哭得越凶,索性俯头吻住了她的唇。

    已经很久很久没尝到她的滋味了,一吻上的时候他就有些失控,不由越吻越深,越吻越激烈。

    昭阳再没法哭了,唇齿厮磨,气喘吁吁。

    下巴被他的胡茬儿磨得又痒又疼。

    可是心里跟小鹿乱撞似的动荡不安。

    良久,他渴望她,本想继续,她仰长脖子,深深浅浅地呼吸着,却不由伸手抚摸他下巴,扎得手指痒,喃喃道:“我在偏殿也梦到你了,也是这么胡茬儿巴拉的。

    你来我梦里的时候,都不知道收拾收拾自己么?”

    秦如凉沉默。

    她仍旧以为这只是梦。

    大抵根本不相信他会到北夏来吧。

    昭阳有些苦涩又道:“虽然你跟我说了这么多,我听得挺高兴,但回头想想,这些应该也是我的主观意识在推动。

    是我潜意识里幻想着你会跟我解释这么多。”

    秦如凉紧紧盯着她,问道:“那如果我现在想要你,也是因为你的主观意识里觉得你想要跟我好吗?”

    昭阳张了张口,道:“我不想要。

    你这个梦里的人物不要随意揣测梦主的心思。”

    但是话音儿一落,秦如凉突然顶了她一下,让她清晰地感受到某方面的变化。

    昭阳一时矢口就轻叹了一声。

    床榻间的气氛陡然发生了变化。

    昭阳傻愣愣的,秦如凉则幽沉沉的。

    随即昭阳轻飘飘道了一句:“我不想做春丨梦。”

    秦如凉什么都没说,再度扶着她的头便激烈地吻了下来。

    他手上有些强硬,剥了她的衣衫就滑落床畔。

    他扣着她的腰肢十分有力地闯入时,昭阳哆哆嗦嗦地认命,做春丨梦就做春丨梦吧,还好只是梦……        于是梦里辗转,衾被堆叠,彼此抵死缠绵。

    她抱着身上霍乱的这个男人,无力应承,婉转轻泣。

    她所有的感官里,充斥着错乱的呼吸,汗水,还有床榻摇曳的声音。

    累极,何时休止的都不知。

    夏日的天儿总是亮得特别早。

    又是一个晴天。

    朝阳还没出来,已经有金灿灿的霞光把窗扉照亮。

    昭阳听见丫鬟在外间轻声地询问:“小姐醒了么?”

    昭阳动了动眼皮,睡意朦胧地唔了一声。

    看样子还没醒,丫鬟便又道:“那小姐安心睡吧。

    王妃见到了点儿小姐没去,就差人过来说昨个小姐回来得晚,让小姐好好睡一觉呢。”

    只是丫鬟感到有些奇怪,往常小姐也有晚睡的情况,但第二天都能如时起床去王妃那里请安的,现在这个时间点,平时在王妃那里恐怕连早膳都用完了。

    昭阳迷迷糊糊,听见丫鬟提起她娘,才迟钝地想起来,早上了啊,得去娘那里了。

    可她实在太困了,又眠了一会儿,才凭着自己的意志力撑开眼皮。

    她第一眼就看见,晨光都洒满了窗边了,金灿又明媚。

    昭阳坐起身的时候,嘶了一声,不禁伸手扶腰。

    腰跟快断了似的,身体也酸得像快散了架似的,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怎么回事?

    她昨晚是梦游去当苦力了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