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玄幻奇幻>千秋我为凰沈娴苏折> 正文 第947章 原来竟是真的

正文 第947章 原来竟是真的

    昭阳很有点懵,兀自坐在床榻上捶着脑袋想想,后终于断断续续地想了起来,她昨晚回来了以后,似乎夜里又做梦了,梦到秦如凉了。

    他好像跟自己说了很多话,她钻脑筋地仔细回想,才勉力回想出个大概,他好像跟自己解释了不少之前的事。

    昭阳顿时瞌睡就全醒了,骗鬼的吧,就算她私心里是希望秦如凉能跟她解释解释的,可也不能够在梦里说得这么详细吧,难道她在做这个梦之前脑子里潜意识就已经编出了一套非常完善的说辞?

    再后来发生了什么来着?

    昭阳继续往下面想,然后整个人就开始冒热气,有点心悸得慌。

    她做了一个春丨梦。

    梦里无疑是跟他办事了,而且似乎还相当激烈。

    她都已经半年没有过那样的经历了,结果秦如凉如狼似虎起来,直让她招架不住。

    明明是梦,昭阳心头一阵锐跳,可她当时的体验却极其真实。

    她记得摸到他紧实的皮肤,就像真实的触感一样,还有他的力气又大,他微乱的沉喘就在耳畔……        她好像还听见他说,很想她,夜夜都想。

    昭阳连忙伸手用力挠头,挠得头发乱糟糟的。

    不能再继续往下想了。

    她缓缓低下头去看了看自个,发现自己的寝衣穿得整整齐齐,一点都不像一夜疯狂的样子,不由又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看吧,果然是梦。

    全都是她的主观臆想。

    松气之余,她还觉得匪夷所思,没想到她对秦如凉竟还存有这样狂热的邪念。

    但是也不奇怪,毕竟他身材好,脸也好,她意念里想怎么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可唯一让她纳闷儿的是,做场梦身体怎么会这么酸累呢?

    难道身体自己也会因为梦里的内容而起了反应?

    昭阳就叫丫鬟进来更衣。

    丫鬟进来道:“小姐终于醒了啊。”

    不过定睛一看,见昭阳顶着一头蓬乱的头发,有些讷讷,“小姐这是……”        昭阳道:“没事,睡乱的。”

    丫鬟又瞅了瞅她的脸色,道:“小姐的气色较往日差些呢,精神也差些,是没睡够么?”

    昭阳表情有点复杂:“可能是睡得浅,做了一晚上的梦吧。”

    丫鬟道:“想是昨晚喝多了些,一会儿奴婢给小姐煮点醒酒汤来。”

    说着她便转身去衣橱里给昭阳取今天要穿的衣裙,兀自又纳闷儿,“可喝醉了不是更好入眠么,怎么还会多梦呢。”

    昭阳听见了,也很纳闷儿,就道:“可能是昨晚躺下的那阵酒又醒了吧,后来翻来覆去许久都没能睡着。”

    丫鬟取了衣裙抱着过来,昭阳正伸腿搭下床榻外侧,哪想这时突然非常明显地感觉到了身下酸软难当,她不及多想,脚胡乱踩在鞋面上就站起身来,怎料腿直打颤险些没站稳直接就给滑了下去,幸好她及时扶了一把床沿。

    丫鬟见状连忙过来搀扶,担忧道:“小姐你怎么了?”

    昭阳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思绪也千变万化,就在她刚刚站那一下时,就感觉到一股热流下注。

    毕竟也当了有夫之妇这么久,她太明白那是怎么回事了。

    她心里沉得厉害,心头哐哐直跳,面上却很快镇定下来,又隐隐哆嗦着腿一副端庄形容地坐在床边,道:“没事,就是一脚踩滑了。

    我想,我还是先沐浴吧。”

    丫鬟道:“啊,上午要沐浴吗?”

    昭阳:“对,上午沐,现在沐。”

    丫鬟只好出去叫人打水进来。

    浴桶注满香汤以后,丫鬟本来要伺候昭阳更衣的,结果昭阳把她赶去了外间候着,非要自己一个人沐浴。

    当昭阳站在屏风后面解开寝衣时,只见衣底下全是暧昧的痕迹,她头皮一阵发麻,不由轻抽了一口气。

    她赶紧费劲地爬进桶里去泡着了。

    脑子里还很混乱。

    不是梦,竟是真的!        昨晚的事竟是真的!        她居然跟秦如凉厮混在了一张床上!        等等,她不是半年没见秦如凉了吗,她也问过她爹,秦如凉不是没来北夏吗?

    那昨晚她床上的男人是谁?

    她昨晚眼里见到的分明是秦如凉的模样,而且她对他的身体很熟悉,所有淋漓尽致感受到的也确确是他。

    那会不会是她昨晚喝多了酒,心里一直惦记着他,所以把别的男人当成了是他?

    昭阳思绪快转起来的时候,那才真真是脱缰的野马,连她自己都控制不住。

    这么一想时,昭阳脸色就变得煞白。

    过了很久,她才颤着声音问丫鬟:“昨晚你一直在外间守夜?”

    丫鬟道:“奴婢一直在呀。”

    昭阳道:“你就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丫鬟不解道:“有什么异常?

    奴婢没发现,昨晚一觉睡得挺好的。”

    昭阳沉默了一会儿,又不死心地问:“那值守的侍卫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比如,有什么人闯入之类的?”

    丫鬟道:“没有吧。

    如果有的话,今早一定会说的。

    且这里是行宫,里外除了咱们家的家卫,还有皇上的禁卫守着呢,谁敢擅闯啊。

    小姐,你问这个干什么?”

    昭阳道:“没什么。”

    说罢她就闭上眼,沉入了水中,憋了好大一口气,才冒出头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气喘不迭。

    完了。

    她昨晚睡了一个来路不明的男人。

    一定是她醉了酒,误把那狗杀的当成是秦如凉了。

    现在该怎么办?

    她全然六神无主。

    老天爷是不是知道她会犹豫不决,所以才猝不及防给她推波助澜一把?

    好让她和秦如凉彻底完蛋,连点念想都不给留的那种?

    昭阳眼睛发烫,她自己抬手去摸,才发现自己在流泪。

    可她昨晚在殿上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其实她心里一点都不想找别的男人啊。

    秦如凉那个男人她还没睡够啊,怎么能随便换呢。

    以后怎么办?

    真的和他再也回不去了?

    这时丫鬟见她正泡着,就去给她整理床铺。

    床褥衾被都皱了,丫鬟正要给换掉,忽然有什么东西从枕下掉落下来,闻得叮咚一声响。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