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玄幻奇幻>惜春华>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燕王夫妇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燕王夫妇

    “哎吗,昨天谁踢了俺,是不是喝酒喝输了耍赖皮!”刘铁扭了扭脖子,扭了扭腰,只觉得腰间一阵痛楚,肯定是哪个卑鄙小人趁自己不备下了狠手。

    瘦猴子正准备嘲笑他,瞧见他身后的白衣男子,急忙向他使了使颜色。

    “你咋了?眼睛抽筋了?”刘铁捶了捶腰,“不知道哪个没长心的,踢这么使劲,不就是喝输了嘛!”

    “老刘,看来你很闲啊!”一个声音从刘铁身后传来,刘铁立马变化笑容,转身过去。

    “呵呵呵,怎会,教主,俺就是就是······”刘铁拼命回忆着昨天晚上的事情,好像是谁叫自己藏在新房的床底下,这下坏了,不死也剥层皮,“啊!教主,俺突然想起来好像昨日那些百姓带来的鸡蛋啥的还没整理,俺这就去。”

    “不用了,瘦猴子你去吧。老刘可知昨夜我新房外不知为何,传来震天响的呼噜声,还有人在院中吐了一地,该如何是好?”

    “俺,俺这就去清理。”刘铁感觉身上的冷汗直流,妈呀再也不这么喝酒了!

    “恩,也好,就辛苦你了。”水月拂了拂衣袖,慢悠悠的补充着,“不如就连带把这大殿也清扫一遍吧!”

    “是!”

    白衣身影逐渐远去,周围的瘦猴子等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王石从一旁经过,手中端着许多书籍,心中更是畅快无比,君子报仇果然十年不晚,不能每次都叫别人坑了,偶尔也是要回敬一番的。

    “之竹,你在吗?”燕语默伸了个懒腰,即使身边的人听了一夜震天响的呼噜声,自己却睡得丝毫没有感觉,她舒展着筋骨,“真是太累了,哎,年纪大了果然禁不起折腾。”

    “哦!看来娘子需要好好补一补身子了!”

    “啊!原来你在啊,你在干嘛不出声音,真是吓死个人!”燕语默下意识的拉了拉自己的衣服,“你你你,转过去,我要穿衣服了。”

    水月凑近贴在她的后背上:“娘子可是忘了自己是个需要照顾的人,我来帮你穿吧,再说了又不是没见过。”

    燕语默感觉脸上一阵滚烫:“我不,春夏呢,春夏可以帮我穿啊!”

    “听话。”水月将袖子套在她的手上,说道,“无名镇出了些事情,宋瑞安一早便会去了,春夏不大放心,便跟着一起走了,让我等你醒了之后跟你说声抱歉,不能陪同你一起回门了。”

    “哎,真是女大不中留啊,有了小情人就不要我这个姐姐了!”

    水月将她胸前的腰带轻轻系上:“紧不紧?你好像有些胖了。”

    “你才胖了呢!”燕语默摸着衣服上的花纹,“给我穿了什么颜色的衣裳啊,我不要粉色的啊!多大岁数了,还穿粉色!”

    男子望着铜镜中那粉色的身影,衬得女子的颈间十分柔和,笑着说道:“恩,放心,是件深色的衣服,绝对适合你的年纪。”

    “······”

    “教主!殿内来了一个燕王府的侍从,说是来接燕王夫妇回去。”

    “什么?”燕语默与水月十分疑惑,急忙来到殿中,小厮正跪在地上不肯起身。

    “大郡主,大郡主,您快请王爷和夫人一起出来吧,府中出了事!”小厮瞧见燕语默,急忙磕着头。

    “阿福,你不要惊慌,出了何事,慢慢说来!”燕语默安慰着他说道。

    “小人昨日送王爷与夫人前来参加大郡主的喜宴,山脚下有一处凉亭,王爷说夫人许久没有出来散散心了,要与夫人歇息片刻再走,便叫小人先回王府,叫小人今日午时过后来接。可······可是昨夜不知为何,被王爷下令禁足在静心庵的小郡主突然回来了,还拿着王爷的兵符,将本欲去清石镇增援的士兵扣了下来,还霸占了整个王府,一派当家主母的样子,府内乱做了一团。”

    “你说什么!父亲与母亲昨日来过?”燕语默双手抓住椅子的把手,阵阵心悸。

    “回大郡主,是的!”

    水月在旁思索着,难怪昨日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原来百里天沐的棋下在了这里,若是他们夫妇二人落在了百里天沐的手上,恐怕······又何况毒夫人本身就是被百里天沐折磨,才会落得那般。

    “之竹,我们去燕王府!阿福,清石镇的事情,你路上同我讲!”

    “遵命!”

    水月将燕语默背起,走下苍山的台阶,边走边说着:“小一,清石镇的事情还是我同你说吧!”

    燕语默仔细听着前后的始末,惊讶地抓紧了水月背后的衣服:“百里天沐没死!”

    为何他会没有死?自己明明亲手将他斩杀示众,难怪那日一切都看似如此的顺利,竟是百里天沐金蝉脱壳的计策!张舒不是失忆了,怎会知道的如此清楚,山上的人想必不会打探的如此清楚,小逸在紫金阁若是知晓定会一早告知自己。

    除非······“阿福,清石镇现在是哪位官员在把守?”

    “回大郡主,是太子殿下,殿下好似从鹿台镇连夜赶过去的,如今已有两日了!许多清石镇的百姓都去了别的地方,有的去了南都,有的去了无名镇,还有一些百姓直接去了旁的地方。”

    “好啊,将我一人蒙在鼓里,可有趣!”燕语默捏了捏身下男子,男子吃痛地“嘶”了一声。

    马车上,水月静静地坐在一旁不敢多加言语,对面的女子反复的思考着百里天沐会将燕王夫妇抓到何处,并同时十分生气地将双手交叉在胸前,时不时地飞过一个白眼。真是小气至极,小气至极,不过一封信罢了,竟没有告诉自己重要的内容,谁要听前面那些没用的东西!

    “小一。”

    “恩。”

    “小一,我本来就打算今日告诉你的,我并没有打算瞒你。昨日那么开心,我不希望有任何事情打扰到你的心情,这些事情我一人承受就好,他大喜的日子噼里啪啦写一堆废话就算了,明知道你最担心那些被救的百姓还有血丹的事情,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说这些,肯定是不怀好意的!”水月摆出一个生气的表情,突然想到对方又看不见,也是无用。

    “恩。”燕语默应和着,不带任何情绪,都说好了凡事一起面对的,就喜欢自己一个人扛着。

    “哎,也罢,新婚第二日便要被人抛弃,可能这就是我的命吧!我就不应该离开我那个小山头,不应该苦苦等着什么人来寻我,不应该······”

    “好啦好啦!别装了,回家再说你瞒我的这件事情,先救出燕王夫妇要紧,燕语晴能够拿到兵符,证明她肯定见过燕王,我们先去会一会她,走之前我已经让小逸回紫金阁打探消息了。”

    “恩,好,娘子就是厉害!计划周详!”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