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46章 娶了……吃。

    “承影微光,谁人不知?”却是王掌门说:“那是梅家传承了数代的传家之宝,江湖宝剑榜上排名前三的宝剑!”

    “嗯!”东方掌门也点头:“若非视红姑娘为传人,想必梅掌门不会轻易传剑!”

    红扶苏斜着季漫儿:“季漫儿,我是梅掌门徒弟的事情,蜀郡人人知晓!你若不相信这些物件,还可以去找人打听打听!别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儿胡乱指责!屎吃多了吧满嘴喷粪!”

    “你……”季漫儿气得咬牙切齿:“自古以来,一徒不拜二师!你这样拜一堆师父,同时入了好几个门派,有什么忠孝可言!果然是个连道德师恩都不懂的魔头!还好意思拿出来炫耀呢?”

    “我倒是觉得,我这徒儿很值得炫耀。”却是白昭朗声说:“扶苏天赋过人,各位掌门都抢着要收她为徒,推都推不掉!我这个做师父的,也觉得面上有光,与有荣焉!”

    “白族长恐怕言不由衷吧!”季漫儿冷笑说:“自己的徒弟拜别人为师,换了任何人都会心里不舒服吧?你居然还觉得面上有光?你这是刻意为红扶苏辩解呢?还是魔修的想法本就有悖于常理?”

    白昭的忍耐功夫跟云寒不相上下,一点也不恼,微笑说:“我虽名义上是红扶苏的师父,实际上却将她视作亲生女儿!这世上没有哪个父亲不希望儿女所学越多越好吧?技多不压身嘛!我都不在意,季姑娘就不用替我‘不舒服’了!”

    季漫儿瞪了白昭一眼,用求助的眼神看向季河灵。

    季河灵微微回头,轻轻浅浅地说:“漫儿,你这心直口快的毛病也该改改了!也不看看今天这么多长辈在此,就与人口舌争执。看回去爹怎么罚你!”

    “长姐……”季漫儿一脸委屈地撒娇。

    季河灵看向云寒,说:“舍妹年幼,性情急躁,还望云掌门不要怪罪!”

    她端起酒来:“祝蜀山能在本次仙盟大会中取得好名次。”

    “多谢。”云寒说。

    ……

    回去以后,贺小鹰身体后仰,低声问:“苏苏,你知道季漫儿为何要这般针对你吗?”

    “之前她想偷我的狗和鸭子!被我逮个正着!今天来的时候还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红扶苏说。

    “那只是小事,她从小在俪水寨长大,人又不蠢,怎会因为这个当众给你们难堪?”贺小鹰说:“真正的原因,是她的生母!”

    红扶苏:“她生母怎么了?”

    “你猜她的生母是何人?”

    “我怎么知道?”

    “姓周,乃周贵妃的亲姐姐!也就是白荣的亲姨母!”贺小鹰说:“你们把她母家搞成那样,她能不恨你们吗?”

    红扶苏张大嘴:“原来那姐妹两人,是白荣的亲表妹?”

    “不,只季漫儿是白荣的亲表妹,她们的母亲并非同一人。季河灵为嫡女,季漫儿是庶女。”

    “庶女?那俪水寨的寨主还挺有能耐,贵妃的亲姐姐,只能给他做妾?”

    “先做了妾,才有了贵妃!”贺小鹰说:“周家跟白敬也有关系,这里面的水深着呢!”

    红扶苏没说话。

    回去她该弄一张五大门派的人物关系图,要不然糊里糊涂栽了,还不知道咋回事。

    “单单是如此,季漫儿也不敢在仙盟大会上说话,还没人敢驳。”贺小鹰继续说:“那季河灵大美女,你猜又是什么人?”

    “她母亲又是谁?”

    “她母亲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夫家是谁。”贺小鹰说。

    “她夫家?她嫁人了?”

    “尚未出嫁,但是她从小跟昆仑仙君定亲了。”贺小鹰说:“也就是说,她很可能是未来昆仑神宫的女主人!谁敢得罪她啊!”

    红扶苏张大嘴:“我曾经听那燕勾公主说起过,说有那么一位女子,长得美如天仙,天赋是只凤凰,还是仙君的未婚妻!原来是她啊!”

    贺小鹰:“对头!季漫儿就仗着她呢!要不然,今天仙盟各派掌门齐聚,哪里有她说话的份?她才区区炼气境呢!”

    “难怪季河灵说话如此不客气!”红扶苏说:“昨儿把云寒教训了一顿,说什么‘期待你的表现,希望你能获得跟我同台比试的资格!’”

    贺小鹰有些诧异:“是吗?她这样说了?”

    红扶苏:“是啊!可气死我了!昨天要不是我……我见人多,非教训教训她不可!”

    “你不知道,她的性子是出了名的冷,从不搭理外人的!”贺小鹰说:“我每逢年节,经常去俪水寨,见过她好几回,从来就没跟她说上过话!她能主动跟云掌门说这些,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

    红扶苏看了云寒一眼,眼神不善。

    “干什么这样看我?”云寒问。

    红扶苏没吭声。

    ……

    “那季大小姐,不会看上你了吧?”回去的路上,红扶苏问云寒。

    “人家是仙君的未婚妻,怎会在意一个小小的蜀山掌门?你太多虑了!”

    “仙君怎么了?若拿仙君和你放一起让我选,我果断选你!”

    云寒笑,偏头看她:“是么?”

    红扶苏:“……咳咳,算了算了!无聊!不过你还挺能编!说什么你师父让我们共掌蜀山,我配合得还算好吧?”

    云寒说:“我并没有编,师父本就器重你,虽然你不承认是他的弟子,但是他私心里,还是希望我们成亲以后,你能帮着我打理蜀山的。”

    “呵,我虽不能做他的弟子,但是做了他徒弟的养料呢!他这把微光剑给了我,也不算亏!”

    云寒:“养料?”

    “以前我聚集的灵气,十有八九被你吸走了。后来血魔丹进了我的身体,你更是每晚从我身上吸走不知多少灵气,不是养料是什么?”

    云寒看着她:“嗯,养料。等可以吃了以后,就更养人了。”

    “啥?”

    “没。”

    “你再说一遍?可以吃?你还想吃了我?你想怎么吃?煮了吃还是蒸了吃?”

    云寒:“娶了……吃。”

    红扶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