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言情女生>重生后渣了美人师父> 正文 【173】突生骤变

正文 【173】突生骤变

    方才发生的一切来不及细想,所有的思绪都被强行驱散,楚卿芫立时从小榻上坐起身来,他匆匆起身,打开房门。

    小小的院子挤进来不少的人,因为有防御结界,那些人都过不来,站在结界外面,满脸惊慌地哭喊着。

    见楚卿芫挥手撤掉结界,那些人一窝蜂奔了过来。

    不喜和人靠近,楚卿芫后退几步,避开那些人,抬手指了指当头那个眼熟的中年男子:“你来说,其他人安静。”

    众人吓破了胆,见到楚卿芫才终于定下心神。知道这位大能性情古怪,也就很听话地服从。

    被楚卿芫点名的中年男子是这个小小村落的里正,楚卿芫刚进入村子的时候,找他了解过村里的情况。接触过,里正也知道这位有本事的清濯真人就是性子孤僻,话少,待人还很是客气的,于是,他上前一步,勉强举起颤抖的手拱手行礼:“……真人……村……村口来了不少邪祟和傀儡。”

    珰露山附近的村民因为地势特殊,对于那些从鬼界窜过来的邪祟和傀儡早就见惯不惯,家家户户多多少少都有些除祟的符纸和祖辈传下来的避祸小招,结界处还有看护的修士,只要不是特别凶悍的,只要不伤害人畜,他们也都装作视而不见。

    那些邪祟有时候就是出来瞎溜达,这里人地俱贫瘠,阴气极重,阳气不足,厉害的邪祟看不上这些骨瘦如柴的人,不厉害的呢,还没有到吸阳气修练的地步。

    所以,这里就算是活人和邪祟傀儡的混杂处,这些年倒也没出多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可今夜看这些村民惊慌的模样,这次出现的应该不是普通的邪祟。

    楚卿芫见里正都吓得捋不直舌头,也就不再细问:“在哪里?”

    里正指了指村头的方向:“……村头,还没有进村。”

    这个村子虽不大,但每晚都会安排人轮流看守。应当是一发现异状,就急急赶了过来。

    楚卿芫冲里正点头,示意自己已经知晓。他召出破执,布下一个大大的结界,将众人笼罩在其中,语气寡淡:“不要出来。”

    说完,举步快速往门口处走去。

    “真人,是……是走尸……”里正急得厉害,终于是说了出来,“全是村子里死去的那些人……”

    楚卿芫脚步一顿,这才明白众人的惊慌。

    青剑一挥,青光乍起,楚卿芫飞身而起,真奔村头而去。

    果然是走尸。

    身上还穿着寿衣,时日稍久的,浑身烂的早就只剩半具肉身,森森白骨处还有蛆虫爬动。更多是是新死没多久的,寿衣半新,身体刚呈现膨胀腐烂之势。

    很显然,这些都是被人刻意驱使过来的,杀伤力不大,但会传染尸毒。

    住在珰露山附近的村民没有几个是寿终正寝的,绝大部分是长久生活在此处,时日长久被尸毒所侵,寿命较之常人缩短。

    这般恶劣的生存坏境,却从未想过要举村搬迁。

    普通的老百姓所求很少,粗茶淡饭即可,生于斯长于斯,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他们的根就在那里,他们哪里也不愿意去。

    世世代代都这般艰苦地生活着,他们已经习惯,已经麻木。楚卿芫也检查过他们的身体,刚出生的婴儿身上都有着些微的尸毒,但这些似乎不妨碍他们长大成人。他们的血液,他们的身体,已经习惯了这些,能压制得住,一旦因为搬离此处,精神松懈了下来,反而会保不住命。

    因为这些走尸都是村民的亲人,所有这些走尸一路都是畅通无阻,且因为有个妇人认出新丧的儿子,耐不住思子之痛,奔了过去,被走尸所伤,立时翻了白眼,尸毒蔓延全身,成了走尸中的一员。

    见状,村民惊惧之下,散作鸟兽,立即藏身起来,却不愿见到楚卿芫动手杀之,哀号之声久盛不散。

    楚卿芫不胜其烦,直接利用剑气隔开屏障,将自己和那一众走尸笼在一起,青剑犹如一条青龙,势不可挡。不一会,就将这些走尸全都制服。

    飞身落地,深灰色的宽袖长袍仍就纤尘不染,撤去屏障,楚卿芫打算让这些村民把自己的亲人领回去重新安葬,再在那些安葬之处设下结界,应当无事。

    躲藏起来的村民纷纷走了出来,其中一个六七岁的小孩跑得最快,一边哭喊着哥哥,一边冲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男子走尸跑过去。

    或许孩子的哭声太过悲伤,楚卿芫寻着孩子小小的身影看过去,却看到那个小孩经过的地方,那些已经被制服的走尸竟然又有了异动。

    这些不过是刚被催动的低阶走尸竟然会吸人阳气!

    “快后退!”

    楚卿芫喝退意欲冲过来的村民,他飞身过去,抱起那个快要抱住死去哥哥的小孩。

    胳膊处一疼,楚卿芫回手定住那个嘶嘶嗬嗬就要扑人的走尸,把怀里的小孩递给最近的一个村民,疾声叮嘱道:“不许靠近,走尸有变!”

    怀里的孩子吓傻了,窝在楚卿芫的怀里,下意识握住一块玉佩,却被那玉佩烫到,手一哆嗦就收回了手。

    玉佩就算是隔着衣衫,依旧灼烫,楚卿芫蹙眉,伸手握住玉佩。手上的鲜血沾染到玉佩之上,玉佩像是得到了安抚,温度几乎是一瞬间就降了下来。

    楚卿芫没有看到,玉佩很快就染到的血吸收殆尽,继而泛着幽幽的白光。

    最近这块玉佩总是如此,莫名其妙变得灼热异常,此时事态紧急,楚卿芫顾不得管这些,手里的破执往前一掷,瞬间以破执为中心,青光蔓延出一个大大的圈。继而青光暴涨,形成一个青色的光圈,将一众蠢蠢欲动的走尸全都困在其中。

    其实,这些走尸已经没有任何净化安抚的价值,杀之,是最简单的方式。

    在俗世红尘中浸那个淫久了,再不通人情世故的楚卿芫也明白了一些。

    自己也骤失所爱,明白那种无能为力的苦楚,感同身受,自然不忍这些村民亲眼看着亲人的尸首被毁。

    净化之,虽慢,但不是不可以。

    长袍一拂,楚卿芫在一旁盘腿坐了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