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大宫女文玲二话不说,领着一群小太监怒气冲冲跑出去,人手一根棒子帚子,见到李俊良,不由分说提起棒子就一阵猛打,暗卫趁乱悄悄补上两脚,把好好的一个风流公子打成猪头。

    安禧宫前的混乱引起注意,宴会中,德妃本就提着一颗心,悄悄注意着安禧宫的动静。

    听到宫人来报,德妃立即请皇后一道回安禧宫,淑妃见状,知道事情已成,难掩得意神色——杀不了李萱,毁她名誉总不难吧。

    惠妃、贤妃发现皇后和德妃、淑妃神色有异,悄悄地找个藉口离开宴会,尾随她们来到安禧宫前。

    皇后驾到后,她冷冷地命人将李俊良绑进大厅里。

    一进大厅,他悄悄地瞄了淑妃一眼,强自镇定,接着扑通一声双膝跪地,连连几次叩首,把额头叩得发响。

    「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闯进安禧宫!」皇后口气有着隐忍的怒气,她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众妃们,好啊,又搞鬼,她们真当她是软弱好欺的!

    李俊良连忙说道:「还望皇后娘娘见谅,今日皇上赐宴,在下多喝了两杯,本想找个僻静的地方休息,没想到却来了一名宫女,她说怀玉公主让她递信给在下,邀我到安禧宫里玩儿……」

    此话一出,满堂哗然,鄙夷、轻蔑的神色瞬间浮上众嫔妃脸上。

    皇后目光中刻上三分寒冽,她脸色铁青,气息不匀,胸膛起起伏伏,只觉得一股怒火冲上脑门。

    这话岂不是在说他和萱儿有私情?!

    她气恨得想让人把李俊良拉下去打上几十大板,但德妃握了握她的手,让她稍安勿躁。

    皇后吞下怒气,是啊,如果这时候把人拖出去打,岂不是落实了萱儿的罪名?

    他能够走到安禧宫定是有宫里人引路,若非德妃之前整治过一圈,扫走几个眼线、内贼,现在就不会只是在宫外抓到李俊良,而是里应外合让他进了宫里,甚至是……萱儿的房里。

    皇后眼底浮上一丝阴冷,萱儿到底是碍了谁?竟需要这般大费周章地将她除去。

    「满口胡说,公主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怎会认识你这号人物,你胆敢这般诬蔑!」

    皇后不着痕迹地向淑妃望去一眼,只见她端茶喝水,满脸的看好戏。

    「皇后娘娘恕罪,若非公主口口声声说欣赏我的人品,对我十分倾慕,在下怎敢大着胆子在宫里胡闯?」李俊良大声疾呼为自己喊冤。

    德妃这才明白对方演的是哪一出。

    有二皇子那番提醒,她早知道今日要出事,已处处提防,只是没想到李萱才十二岁,竟然有人欲对她下此毒手,毁去她一生!她着实不明白,为何要这般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孩子。

    「欣赏你的人品?公主几时见过你,怎就欣赏起你这号人物?」

    德妃上下打量他,脸上看不出情绪,却教李俊良忍不住一阵阵心惊胆颤。

    「是、是在方才的赏花宴中,公主见到在下,对在下一见倾心……」

    「够了!」德妃阻下他的满口胡言乱语,说道:「文玲,去把公主给请出来。」

    「是。」文玲领旨下去。

    没多久工夫,雪雁、翡翠和几名小丫头与李萱一同走进屋里。

    李俊良目光飞快地向众女子扫去,想也不想就朝穿着上窄下宽银月色曳地长裙,裙上绣满百花孔雀,腰带绣有飞凤图案,作公主装扮的雪雁跪爬过去,他一揖到地,冲着她说:「公主!你给各位娘娘说说,是你写了信又带着信物让宫女来找在下的。」

    他话一出口,满屋子瞬地出现低低的几声闷笑。

    淑妃见状,立即晓得是有人挖了坑让他跳,偏生这个傻子还乖乖跳进去。

    德妃冷声问:「看清楚,你真的见过公主?」

    「是,没错,我与公主还在花前聊了几章诗篇。」

    雪雁屈身行礼,对李俊良说道:「公子太抬举奴婢了,奴婢认不了几个大字,怎能与公子论诗说词?」

    淑妃脸上僵硬片刻,再忍不住脾气,站起身子怒斥雪雁道:「该死,你这个以下犯上的贱婢,竟敢穿公主的衣服,来人,拉下去杖毙!」

    这是恼羞成怒?事情发展至此,皇后岂会看不出德妃和李萱的胸有成竹,于是她面含微笑端坐在椅子上,静观着这出戏要怎么个演法。

    听见淑妃的话,德妃本欲出头,却见李萱动作更快,直直跪到淑妃跟前,惊讶万分道:「还望淑妃娘娘恕罪,昨儿个萱儿没睡好,晨起头疼,德妃娘娘给了恩典让萱儿不必参加菊花宴,萱儿好好睡一场后觉得精神不错,便想到厨房做菊花饼给各宫的娘娘们尝尝。

    「谁知雪雁、翡翠正巧把衣服做好想让萱儿试穿,可萱儿满身都是面粉,怕弄脏衣服,想着雪雁身量与萱儿差不多,才让她帮着试了,没想到文玲过来喊人,萱儿怕让娘娘们久等,连衣服也没换便急急忙忙赶来。说到底都是萱儿的错,还望娘娘恕罪。」

    皇后嘴角带着讥诮插话。「何罪之有,本宫就不信你这个小丫头胆敢让满屋子的长辈等,都起来吧,没你们的事儿。」

    皇后说完,德妃接道:「李公子说在赏花宴时见到萱儿?可萱儿半步都没离开过安禧宫,会不会是公子记错人了?」

    「我有证物!就在我怀里。」李俊良不到黄河心不死。

    「来人,捜身!」

    安禧宫太监近前,自他怀里捜出一个木匣子,递上去。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