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他不懂,王位有那样诱人?值得父子、兄弟这般粉墨登场,轮番演出不止歇的闹剧?他怨愤、他痛恶,五官在焦灼狂怒中扭曲,额头青筋毕露,不由自主的攥紧拳头。

    要抢要夺,是那些野心家的事,凭什么要把李萱给拉进泥淖中?他的心,狠狠地抽痛着,要是他多点能耐、要是他多几分本事,他就可以带着李萱远远的躲开这场祸事,但……他不行……

    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一刻他这样自厌过。

    见他这般抑郁,李萱也蹙紧了眉心,对着镜子打量自己身上的衣物,那是周旭镛的衣裳,昨儿个连夜改小,今日已穿在她身上。

    她原是不解,但经过一番思索,聪慧如她怎会解答不出疑惑?

    看来王爷是打算让她和此次也同行的爹爹假冒成王爷和二少爷,驱车入京掩人耳目,好混淆那些准备在半路拦截他们的匪徒,替王爷争取更多的时间吧。

    而二少爷那样生气,肯定是因为他无法反驳王爷,因为忠义仁孝那把大刀横在头顶上,迫得他只得低头合作,对吧?

    二少爷是个不肯屈膝的男子,王爷定然花了大把精力说服他吧。李萱说不出心里头那股滋味,像是酱醋糖盐全搅在一块儿,十分复杂。

    她怕不怕?当然害怕!她想不想逃?当然想逃!

    但是迫得二少爷低头的那把大刀,一样横在她与爹爹的头上,忠义仁孝几个字,足以让天底下的百姓乖乖交出自己的性命。

    所以爹爹对她说:「天地间本是有舍有得,若人人都不肯为国家、为朝廷奉献,千万百姓怎能谋得四季平安?」

    所以信王爷选择把国家摆在第一位,而她和爹爹、二少爷没有选择权,只能以身配合。

    李萱虽然不懂朝事,却也明白若是让代王坐上那把龙椅,天地会乱、百姓将流离失所,那是个残暴的主,尚未入主东宫便日日上书,想领军百万踏破邻邦四国,名垂青史。

    代王想以战功称霸朝堂,若他是个有才能的也就罢了,偏偏是个只会说虚话的空壳子。

    之前边关大乱,他毛遂自荐领十万大军出征对付两万敌军,竟还打了个大败结局,幸好汪将军临危授命,勉强挽回局面,这种好大喜功的男人竟还天天把拓土开疆挂在嘴边,自比开国太祖威武。

    无识人之明已是可悲,连识己之明都没有,倘若代王真的登上王位,定是大周的悲哀。

    所以她很害怕却没有权利逃跑,即使从今尔后便是天人永隔。

    李萱微翘的长睫毛文风不动,秀美的脸庞笑得很是温柔,微眯起双眸,既然改变不了眼前的路,也只能蒙着头一路走到底,不管是对或错。

    深吸气,她站到周旭镛面前,笑得甜美单纯,歪着头,目光烁烁,就像平日里她同人讲道理那样。

    「二少爷,爹爹经常教导萱儿,死有重于泰山,有轻如鸿毛,能够让自己成为泰山可是件了不起的事儿,多数的人没得选择,只能在生命尽头来临时无限唏嘘……」见他抑郁不语,她吐吐舌头,企图逗乐他。「我是既伟大又了不起的英才,怎么可以随便乱死,当然要死得轰轰烈烈,好供人着书、立碑。」

    她的话并没有逗乐他,相反地,把他的心搅得更加紊乱。

    周旭镛心想,给他一个说词吧,一个讲得出两句道理的藉口,或者给他一个比偷天换日更好的法子,他就可以抢到父王面前大声反对这个破计划……偏偏他绞尽脑汁,想了一日一夜也想不出来……是他书念得太少吗?如果大哥在,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法子对不?

    他痛恨自己、轻鄙自己,他怨恨自己必须眼睁睁看着李萱赴死,却束手无策。

    李萱见状轻扯他的衣袖,依然笑得满脸温柔。

    他憋住气,在她额间一弹指,佯怒道:「还着书立碑呢?谁告诉你会死的?不准!听见了没,我不准你死,你得好好的、完完整整的回到我身边。」

    她揉揉自己的额头,眼底有着透澈。「娘说过,死呢,就是上天下地经历一回,然后重新投胎、重新换对父母,重新历劫,没什么可怕的。」

    闻言,他气息一窒,凝视着她的面孔,神情严肃。「李萱,我再重复一次,你认认真真、清清楚楚地把我的话给听进去!」他扳住她的双肩,双目赤红,似要冒出火来。「父王派在你们身边的死士武功高强,有他们在,你和你爹的性命安全无虞。」

    用那样郑重的口气对她说话啊……李萱懂,他不只是在安定她的心,更是在说服自己,可他和她一样明白,倘若那些死士真能让他们安全无虞,又何必演上这样一出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她微哂,不与他辩驳,从怀中掏出荷包交予他。

    「二少爷,请替我把这个交给昀姑娘,不是贵重东西,只是权充想念。」

    过去几年,信王府与王家往来密切,两家的孩子们也经常聚在一起,王家千金王馨昀善良可亲,琴棋书画样样通,是京城里有名的才女,未及笄已有不少人家探听。

    王馨昀对二少爷的心思,李萱是明白的,信王爷与王益的约定,她也有所耳闻。

    说不上嫉妒,可李萱心底确实有些意味不明的感觉,但她清楚自己身分,清楚尊卑,也清楚分际,只是偶尔不仔细时,会有那么一点扎心的刺痛感出现,不过她明白,王馨昀与二少爷是再好不过的绝配,如果日后两人能……定是佳话一段。

    荷包里面是二少爷亲手刻给她的小木马,上面还有他的名字,这不是馈赠而是请托,她想请托王馨昀日后好好照顾二少爷。

    「嗯。」他轻声应下。

    凝视着他柔和的表情,李萱垂下眉睫,心底终于明白自己将要失去的,除了生命还有什么。

    她扩大笑容,继续说道:「回京后,二少爷别忘记告诉昀姑娘,咱们这一趟碰到的趣事儿。」

    「这趟哪有什么趣事儿?」他替她整理起瓜皮帽。

    「有啊,那个恶霸胡大胖,还有卖身葬父的王妞妞,记得哦,昀姑娘最爱听故事,二少爷多对昀姑娘说些故事,她肯定会喜欢上你。」

    李萱的话让周旭镛蹙起眉头,眼神中带着三分嘲讽,他没有多话,只是捏捏她双颊,他还想多叮嘱几句,可屋外已经有人来催李萱上路。

    心头一阵发凉,那寒意从脚底心一路上窜,她刻意忽略、刻意耸肩,也刻意勇敢地朝他挥手再见。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