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回神,皇后对李萱说道:「那就好,德妃身边有你相伴,本宫可以放心,想你爹娘……当日若非你们父女舍身为主,哪有今日光景,好孩子,难为你了。」

    李萱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嬷嬷们千叮咛万嘱咐,在宫里最忌讳的便是多言多语。

    「告诉本宫,最近都在做什么?」皇后柔声问。

    「母妃正在教萱儿刺绣。」她微微抬眼,发后眼底的疲惫,这个后宫也让她很累吗?

    「绣得好吗?」

    皇后一哂,想起李萱的娘,秀娘说的:「我家那丫头,念书可以,作诗填词还不错,便是学男人写两篇治世文章也拿得出手,就是这个女红不行,丫头前辈子肯定和针线有仇,日后谁想娶她,恐怕得先在家里头备下绣娘。」

    她和秀娘感情极好,从没拿秀娘当丫头看,秀娘也对她推心置腹,两人能互相提点、帮衬的,全不假手他人,而今不知要到哪里再找一个能对自己说真心话的姊妹。

    皇后看着眼前的李萱,若是过去,她肯定会窝进自己怀里,赖着她、搂着她娇声说道:「王妃娘娘,您别欺负萱儿,怎么可能绣得好嘛?除非我更名改姓,从娘肚子里重新出生一次。」

    但眼下……她没有。皇后微微垂下眉睫,心头说不上是失望还是落寞,再次确定,那些过去真的回不来了,坐上最高位,她便得连同最高位的孤寂与悲哀一并承受。

    李萱低头,嘴角勾起浅浅笑意,低声回道:「刚学呢,还看不出成绩。」

    见到眼前沉静如水的李萱,皇后的心思牵动,连小小丫头都摸透了后宫生存哲学,而她竟不如一个小娃儿。

    她从来没想过坐这张凤椅,更没想要统御后宫,她只想和丈夫和和美美过一辈子、养大两个好儿子,谁晓得时局迫人,会走到如今局面……她抬起柔和双眸,淡淡地扫过满厅千娇百媚的人儿,益发觉得这个后宫让人疲惫。

    「皇后娘娘别担心,德妃姊姊的绣品若称第二,怕是没有人敢说自己第一,前几日,德妃姊姊还特地到御书房给皇上送荷包呢。有德妃姊姊指导,怎怕怀玉公主学不到一手好功夫?」淑妃插话,笑得张扬,细细的眸子向德妃瞟去一眼。

    这些话可以掐头去尾,只留中间部分,淑妃的重点是,德妃进了御书房。

    这段日子朝堂忙碌,代王的党羽必须铲除,多少人事布局得二进行,皇帝早已下命令,不准后宫嫔妃进御书房。

    淑妃在此时提出这事儿,目的是测测性格软弱的皇后能不能镇得住德妃。

    能的话最好,压压德妃的气焰,好教她明白这宫里虽然皇后之下是四妃,可她的哥哥是宰相,侄子是将军,他们有功于朝廷,若真要论排行,其他的妃子都得往后面排。

    可若皇后不能镇住场面,那更好,就让那些心思灵活的嫔妃们看清楚,以后后宫的真正主子是谁,免得她们弄不清局势。

    皇后蹙眉,过去淑妃不过是刁蛮任性了些,如今益发骄横跋扈、令人生厌,可她不愿把事情闹大,一如之前的毒药事件。

    新皇刚登基,眼前不过是几个旧人,若是连一小事都翻腾,日后秀女入宫,受宠受封的人多了,日子还要不要过?

    皇后深深感到厌倦,短短数日她已经受不了这样的闹腾,每当这种时候,她益发想念秀娘,想念过去那份安静恬适的日子。

    德妃起身,跪在皇后跟前,低声道:「还望皇后娘娘恕罪,那日听闻公公说道,皇上近日因忙于朝事,经常感觉头昏脑胀,服了太医开的药汤仍不见起效,臣妾方做荷包,里头装上薄荷叶,给皇上……」

    德妃话未说完,便让淑妃截去。

    「怎么,皇后娘娘不说句话吗?这可是摆明着有人没把皇上的话给放在眼里。」她的口气嚣张,态度骄恣,似乎非要论断出个子丑寅卯似的。

    皇后不耐烦,微愠道:「倘若德妃的行为惹恼皇上,皇上当下定然重罚,若德妃已经受过惩罚,一罪不二罚,本宫自然没什么话好说。假设德妃的举止,皇上并未着恼,表示皇上对德妃的荷包很满意,试问淑妃,本宫又何必大张旗鼓逆了皇上心意,本宫这是要替谁作嫁?」

    皇后毫不掩饰的言语把淑妃堵得说不出话,她气涨了脸,眼神在瞬间波涛汹涌。

    李萱听着皇后的快人快语,心里头不知是该松一口气还是忧心。

    她很高兴皇后不过是换了身衣服,性情还是同过去一样,可忧心的是,这样的性子能在后宫里头撑多久?

    她抬眉对上皇后的眼,皇后看见她的忧心忡忡,瞬间心头注入一股暖流,那丫头的目光同她娘真像呵。

    「没事的话都散了吧,德妃、萱儿,你们留下来,本宫有事交代。」

    「是。」众人应诺,一时间,纷纷退出皇后的慈禧宫。

    德妃起身,牵着李萱与皇后一起走进内堂,少了那群百般手段、千种算计的女子,皇后露出笑脸,让她们坐到自己身边。

    看向李萱,皇后有些抱歉,先前她数度想到安禧宫看看她,但敬镛数度对她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母后何苦将萱儿置于风口浪尖。」

    后宫里,与萱儿有关的谣言不断,恶毒的,指控她的身分卑贱;心思细的,说她心机歹毒,出卖父母换荣华,更有人捕风捉影,说她性情淫荡勾引皇子……萱儿她越是受宠越是危险,尤其在皇上有意为她和旭镛赐婚的消息传出后,什么肮脏话都有人说。

    本以为这是下人们嫉妒萱儿飞上枝头,后来发觉谣言非但按捺不下,还越传越盛,几次明查暗访,才渐渐明白这件事有人在后头推波助澜。

    她不在意谣言,却怕萱儿不堪谣言折腾。

    皇后开门见山说:「萱儿,你爹娘已经不在,你便是自伤自忧也挽不回什么,何况你不了解你爹娘吗?唯有你好好活着,他们才能安心。」

    「是。」听见爹娘,李萱乖巧应话,眼圈却忍不住发红,尽管她竭尽全力忍耐着,泪水还是自顾自地淌下。

    德妃见状,急急掏出帕子替她拭泪,说道:「皇后娘娘何苦招惹她,我好不容易才劝得她出来走走。」

    「话不说破,她不会死心认命,这孩子是本宫一路看着长大的,她什么拗脾气本宫还不明白?」她握住李萱双肩,眼神沉稳无比。「萱儿,你若是真孝顺,就好好活着,活得努力、活得精彩,活得让你爹娘便是在天上也会为你感到骄傲。」

    「我明白。」

    ……

    【注】

    本作品免费连载共分【75章节】。

    豆豆网VIP作品,本作品已完结。豆豆网将不定期进行免费连载(部分情节删减)。

    需要直接阅读完结无删版请咨询官方客服。

    官方客服QQ7:2369026116

    官方客服QQ6:2357146918

    请您理解作者辛勤劳动并给予支持;作者离不开您的支持。

    豆豆VIP作品,感谢您的阅读。希望一如既往支持豆豆,有您的支持,我们将做得更好!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