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李萱动容,这些事德妃娘娘教过、嬷嬷们教过,她花了好久时间终于想通,没想到皇后依旧为自己担着心思,还以为她仍然陷在神伤之中跳不出迷局。

    「你能明白最好。还有件事儿,我先同你们透个气,消息虽未对外宣布,但皇上已亲口向我承诺,待置儿及笄后便为你和旭镛赐婚,日后,皇家将会护你一生世。」

    闻言,李置错愕,怎么会?那是她从不敢想像的事,二皇子与她是天差地别的身分哪,何况日后二皇子是要……

    看着她的惊诧,皇后忍不住失笑,这丫头还小,小得不明白男女之情,看来,全是他们这些大人在白操心。

    她拍拍李萱的肩膀,让她自己好好想想,偏过头对德妃说:「当年之祸,你我心底都明白,从今尔后,你怕是不能再为皇上生下一男半女,如今,萱儿是你膝下唯一的女儿,还望你务必珍视她、爱惜她。」

    「皇后娘娘放心,臣妾都明白的。」

    「后宫看似繁花似锦,实则却是步步暗藏玄机,稍有闪失,就是齎粉之祸。使心计、耍阴损这些本领,那些人早已淬进骨子里,一个个修炼成精。那些手段我是学不来的,也不指望萱儿学,但咱不害人,难保别人不害咱们,所以肮脏手段还是得懂几分。」

    「臣妾必会竭尽全力好好教导萱儿。」

    皇后点点头,续道:「皇上虽亲口允下旭镛和萱儿的婚事,但为了拉拢朝廷各方势力,难保不会再给旭镛定下其他婚事,届时,萱儿势必要同人共事一夫。进宫这段日子,你看过不少,对于女人间的争斗本宫不在行,若非生了两个成材儿子,说不定这把凤椅根本坐不住,而你吃过当中的苦头,相较于本宫,更能琢磨出几分滋味,我把萱儿托付给你了,请你务必耐心教导,别让她日后栽在那些手段里。」

    「臣妾明白,定不负皇后娘娘所托。」

    「你是个玲珑心思的,萱儿成器,日后你才有盼头,我相信你定然能够明白其中利弊,其他的话我也不多说,还望妹妹成全我对秀娘的一片姊妹情。」

    皇后字字为李萱着想,句句真诚实心,在她提到自己娘亲时,李萱再也忍不住地一把抱住皇后,像过去那样。

    「皇后娘娘不要为萱儿担心,我会好好的,我会认真学习、拼命念书,我会努力出类拔萃,别人瞧我不起,我就非要活出个人样儿,不让他们称心如意。」

    是的,那些谣言她都听见了,隐忍下来只是为了不给德妃娘娘惹事,日后……等着看吧,她不会输的!她会拼着一口气,让那些欺负自己的人知道,就算爹娘不在,她也能活得风光。

    皇后顺顺李萱的额发,笑了。这孩子总算对自己流露出真心,在后宫,「真」太少、「假」太多,真真假假让人摸不透,她厌恨算计,却不得不在算计中生存,只是……萱儿这孩子,希望她可以过得比自己顺心。

    德妃悄悄地拭了拭眼角的泪光,她早就看透这丫头是个不服输的,当年二皇子为了不肯输她,拼命读书练字想抢在她前头,而她何尝不是为了不服输,经常挑灯夜战?

    她假装赢得轻易,事实上她花费的心血不比二皇子少,这两个人都骄傲、都自视甚高,也都不愿意输在口头上、输在面子上,他们啊,是同一类人!

    同皇后娘娘请安后,德妃留在慈禧宫里帮着打下手。

    后宫初建,许多规矩该改、该立的需要伤点脑筋,加上惠妃、淑妃、贤妃三个本就是不安分的,过去在小小的王府里还不至于逾矩,可进入后宫之后动作频频。

    若只是你踩我一脚、我压你一步也就罢,偏偏状况日益严重,时不时有损阴坏德的事件传出。

    人人都想往上爬,都想着那个皇贵妃的位置,一有机会就在皇帝面前献媚,皇帝国事繁忙,还要处理嫔妃间的争端,着实心力交瘁。

    何况她们今天想的只是皇贵妃,那明天想的又会是什么?

    于是皇后和德妃决定趁宫里尚未进新人先好好整顿一番,否则待日后新人进宫,恐怕会更乱了套。

    人的野心无法根除,皇后只得在规矩上头想办法,不让几个嫔妃斗得你死我活,她虽不赞成严刑重罚,却不得不从这上头下手。

    德妃是个贤慧有见识的,她出自翰林士家,进退有度、行事有方、知礼守礼,与皇后最为亲厚,再加上李萱这层关系,因此皇后事事嘱托她、样样与她一同相商。

    德妃留在慈禧宫,李萱只好领着雪雁先回安禧宫。

    一路上,两人慢慢走着说着,春光明媚,宫里百花竞艳,雪雁问道:「公主,要不要到御花园里走走,德妃娘娘说了,公主别成日窝在屋子里。」

    李萱偏着头想了想,回答,「也好,你回去拿些点心茶水,再把我床边那两本书带过来,我到吟风亭等你。」

    「不如奴婢先服侍公主到亭子里?」

    「不必,御花园我熟得很,你快去快回吧。」

    「知道了。」雪雁应声往安禧宫而去。

    李萱等雪雁离开才继续前行,远远地,她看见一名青衣锦服的男人,他体格高大健壮,脸庞刚毅,高塔一般的身材,他一站,天地似乎缩小了几分,他左手按剑、右手横在腰间,眉宇疏淡,似有所思。

    那是王倎辅,从谷底救回自己一命的男子。

    看见他,李萱不明所以地害怕着,他说她神智不清、错将恩人当仇家,可那时他当真没有杀她的意图?

    李萱深吸气,应该是……没有吧,他没有理由,就算不看在自己同他妹妹的交情,他也没道理置自己于死地,没错,是她神智不清了。

    可即便如此,她眼底还是闪过一抹不豫,怎地外臣能够在后宫里来去自如?看来后宫的确该好好立规矩、整治一番了。

    王倎辅大步向她走来,冲着她微微一笑,道:「姑娘身子可大好了?」

    他望着她,她穿着金色缠枝花丼锦缎交领长身袄,下头配着月白挑线裙子,胸前挂着一枚金光灿灿,耀眼生辉的赤金锁,青丝被风吹起的衣襟鼓起,白玉般的脸庞露出一抹笑,彷佛凝聚了天地间所有的美丽似的,重重地挑动了他心那道弦。

    李萱素净的面容很美,每见一次他便发现她比上回更加动人,她才十二岁,就有掳获住男人的魅力,若待她长大,还怕京中男子不趋之若鹜。

    「多谢将军费心,李萱已经痊癒。」

    「那就好,舍妹很想念公主,常嚷着要递牌进宫。」

    ……

    【注】

    本作品免费连载共分【75章节】。

    豆豆网VIP作品,本作品已完结。豆豆网将不定期进行免费连载(部分情节删减)。

    需要直接阅读完结无删版请咨询官方客服。

    官方客服QQ7:2369026116

    官方客服QQ6:2357146918

    请您理解作者辛勤劳动并给予支持;作者离不开您的支持。

    豆豆VIP作品,感谢您的阅读。希望一如既往支持豆豆,有您的支持,我们将做得更好!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