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好心

    蒋楚虽然跑了,但蒋芊预备大肆炫耀一番的初衷没有落空。

    开幕式的头版照刊登在各大媒体报刊上,蒋宅客厅的茶几上放了一份,浮城酒吧的吧台内放了一份,连高老将军的书房桌案上也摆了一份。

    高序闻是被父亲叫回来的,传话人刻不容缓的口吻,一大清早,不是训诫就是盘问。

    老爷子年事已高,许多事情都不过问了,唯独那个孩子。

    站院里战战兢兢旁观着,等老爷子打完一套太极拳,高序闻才敢有动向。

    殷勤地递上擦手巾,嘴里尽是谄媚:“爸,你这精神气是越来越好了。”

    高老将军面不改色,像是没听见似的,管自己问:“去见过了。”

    听着是疑问句,结尾确实肯定语气。

    高序闻知道瞒不过:“他挺好的,您别操心。”

    “怎么个好法。”

    这该怎么描述,高序闻绞尽脑汁,最后心一横:“总归比在这儿逍遥快活。”

    可不正是么,在岭南的十几载,他压着心底的怨和愤,怎么会过得好,越是造作,越是不舒畅。

    高老将军默了声,将手巾往小儿子身上一丢,转身进了屋。

    还没消气呢。

    高序闻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偌大一个岭南府,可不止郑氏一门盼着那臭小子回来。

    日上叁竿了蒋楚才下楼,穿的还是昨天回房时的那一身。

    目光所及,一楼客厅区域可以算得上狼藉满目,抱枕丢得哪哪儿都是,浴袍毛巾不规则散落在地上。

    捡起脚边的几个抱枕扔回沙发上,蒋楚找了个位置坐下。

    正巧,冷柔从西厨吧台走回来,手里端着刚煮好的咖啡,递了一杯给她。

    蒋楚接过,浅浅喝了一口,眉心微微皱起。

    太甜,不是她的水准。

    冷柔不觉有异,连喝了几口,神清气爽的脸上洋溢着甜笑。

    “坦白从宽。”开篇就不好对付。

    蒋楚放下咖啡杯,身体轻轻一斜靠在沙发背上,单手托腮,等她。

    “别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我可从来没想着要瞒你。”她笑着求饶。

    “是吗。”蒋楚不信。

    临时起意跟着她来到这儿,蒋楚连行李都没拿,身边只有一台办公笔记本。

    忙到后半夜,入睡前想找冷柔借一套睡衣,才一开门,半栋楼都是他们的呻吟喘息。

    蒋楚才后知后觉,这俩人在她眼皮子底下就搞上了,两个老司机的互飙之旅,其激烈程度不言而喻。

    “ok,我认,”冷柔单手作投降状,“是我把他骗来的。”

    什么文件需要她立刻签字,千里迢迢赶来,还非得当天发送,蒋楚当时就觉得蹊跷。

    现下她认了,蒋楚挑眉,示意她说下去。

    “他那个难以忘怀的初恋女友出现了,就在昨天的采访团队里,我是怕他想起自己怎么被甩的惨痛经历才好心喊过来,眼不见为净。”

    “好心?”蒋楚想起被锁在门外的董运来的臭脸,持保留意见。

    “那女的当初看不上他只是个名不经传的助理律师,毕业就提了分手,没想到转头搭上她们杂志社主编,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现在呢,大概看他事业有成又想要吃回头草了,董运来也是个蠢的,说不定就上套了,我这是在帮他。”

    冷柔觉得自己特仗义。

    昨天骗董运来的借口是“查到了初恋跟他提分手的内情”,尽管到最后也没有告诉他,但她仍觉得自己是“救人于水火”。

    帮人帮到床上,牺牲过头了吧。

    蒋楚不予置评。

    许是闺蜜的眼神太犀利,冷柔撇撇嘴:“玩玩嘛,又不会少块肉。”

    就数她爱玩,迟早引火烧身。

    蒋楚好言相劝:“他可精着呢,怕就怕是你反被他吃干抹尽。”

    绿叶傍身的人不以为然,耸耸肩只当是听过了。

    视线在她的浴袍上扫了一圈,换了个话题。

    “怎么着,再泡一会儿?”

    不料得来一句反问:“那池子还能用?”

    他们昨晚战况激烈,也不知玩了多久,蒋楚可不敢轻易下水。

    冷柔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话中深意,刹时笑得花枝乱颤,好半晌才平复了呼吸。

    她歪头解释:“没下水,他不想弄湿衣裳,就在这儿做的。”

    说话间努了努嘴,意指蒋楚坐着的地儿。

    果不其然,下一秒,蒋大小姐腾得从沙发上弹跳起来,头也不回地上了楼。

    身后是冷柔幸灾乐祸的笑声,爽朗又刺耳。

    上楼也只是拿了电脑就下来了。

    蒋楚整理着随身物品,对着沙发上的人说道:“借我一套衣服,还有车。”

    “你干嘛去。”

    “回浮城。”

    开幕式结束了,这里交给董运来,没她什么事。

    “这么着急干什么。”冷柔还想挽留一下。

    本来是不急的,若不是意外旁听了一场生动的…直播…

    “事务所里一堆事。”蒋楚自然不会承认。

    冷柔找了套衣服递给她,还有车钥匙:“要不给你找个司机。”

    十几小时的车程,她怎么吃得消。

    “没事。”蒋楚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收拾妥当,临走前,蒋楚捏了捏冷柔的脸,语气含着几分歉意。

    “怪我只顾着自己的事,若是早知道你们之间……我就不把他调来岭南了。”

    想到昨天她提及董运来的调令时神色异样,蒋楚难得反省自己是不是做了个错误决定。

    初恋女友就在眼皮子底下,董运来又是个多情的,这事确实棘手。

    她说得诚恳,冷柔怔忪了片刻,而后又换上了没心没肺的调调。

    “什么跟什么啊,我就玩玩,你这一脸苦大仇深,搞得我跟丧偶似的。”

    “少贫。”又开始嘴炮,蒋楚啐了她一句,“我走了。”-

    嗯。

    免*费*首*发: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