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言情女生>念念星河>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正文 第三十六章

    下午主任找到了徐念,一切都像是冥冥注定,从她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她就觉得会是自己。

    没人愿意放着安稳日子不过,去贫困县找罪受,尤其是北县,和江南完全不同,北县地处西边的山区,每年雨季都会在新闻上看见泥石流、山体滑坡之类报道。

    主任语重心长,说只需要去一年,一年以后回来能直接晋升。

    徐念说回去考虑一下。

    顾若音做了桌菜,好像提前预料到了她将远行,一顿饭吃得很不是滋味。

    顾若音心情很好便问她:“吃完饭陪妈妈去买两件衣服吧。”

    徐念点头。

    收拾完碗筷出门。

    “不去市中心吗?”徐念问。

    南城不大,一般逛街都去市中心。

    “去新丽吧,你爸爸走后好像都没有去新丽买过衣服,不该过得这么糟糕的。”顾若音忽然提起了她爸。

    徐念皱眉,这么多年她第一次心平气和的听顾若音提到爸爸,之前每一次都带着非常浓烈的恨意。

    印象里爸爸很爱妈妈,每年都会来新丽给妈妈买件衣服,新丽是南城主卖轻奢和重奢的地方,以前不叫新丽后来才改的名。

    新丽和其他商场不一样,它的吊顶很高,一眼能够看见穹顶,灯光现在地砖上有一派富丽堂皇的观感。

    在一家轻奢店买了件呢子大衣,徐念发现顾若音老了,五官依旧好看,她的眉眼是遗传的顾若音,所以路铮总说她看起来有些楚楚可怜,尤其是灯光下,光一照让人忍不住想要保护。

    “好看吗?”顾若音问她。

    徐念回过神点头:“嗯,蛮好看的。”

    顾若音看着落地镜里的自己,好像真的老了,依稀记得徐律年那时的眼神,他总喜欢说这件也好那件也好。

    “就它吧。”顾若音掩去了声音里的酸涩。

    换衣间,她忍不住坐在凳子上捂着脸,岁月流去,她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但徐律年还是那样,笑靥如花,满身文人气。

    她的手展开了包里的信,贴在胸口,她的恨就像一场笑话。

    就像信的结尾,徐律年说,小音,爱不能使你活下去,但恨可以。

    徐律年死了,死了十九年,如果不是前天公墓迁坟她永远不会知道在那排无家可归的墓碑里藏着一个她最深爱的男人。

    每年清明她都来上坟,可是从来不知道在墓碑最后一排有一个碑文刻着徐律年。

    她把那封迟到了十九年的信塞回了包里。

    徐念在外面等她,顾若音走过来,她的念念一不小心成了大姑娘,是什么时候开始长大的?好像一不留神就大了。

    她和他的结晶,被她折磨了十九年,被她禁锢了十九年。

    “你恨妈妈吗?”顾若音忽然问她。

    徐念诧异抬头:“为什么忽然说这个?”

    “因为妈妈觉得一直对你挺不好的。”

    徐念皱眉,她不知道顾若音怎么了,隐隐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我没有理由恨你,你是我妈。”

    顾若音看着她,和他爸一样的性格,不喜欢外露情绪,总掖着自己。

    又逛了两家店,准备走的时候余光看见了门口重奢店里的路铮,还有他旁边的女人。

    徐念停住了脚步,目光落在他身上,今天穿的是西装,她又想起来白色衬衫领口的领针,讲究的衣着,是她吗?

    那件衣服背面的女人。

    徐念移过眼神,看见那个女人朝她看过来,红色的嘴唇艳丽得如同牡丹。

    她与顾若音走了出去。

    “路铮跟你不合适,他这样的身份地位,少不了诱惑,他能为你抵抗一时的诱惑,但并不能保证为你抵抗一世,要么你适应他,要么他适应你,他舍得为你放弃一切,只做徐念的路铮吗?”顾若音沉沉说,并不带有对男人的偏见,她知道路铮很好,知道他现在对徐念过分着迷,可是她也知道,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从一而终。

    天色已黑,路灯明亮。

    “妈妈觉得我要的是婚姻吗?”徐念眯着眼,内心燃烧着一把火。

    他爱谁,他不爱谁,她都不关心。

    25岁的路铮对她而言是个皮囊,仅此而已。

    她想要这副皮囊,想要这幅皮囊只属于她。

    她以前想过水银,可没有血肉的皮囊也挺没意思的。

    “妈妈等我一下。”徐念说。

    她转身朝着商场走去,走进了那家奢侈品店,路铮抬头看见她,眼中有些诧异。

    徐念发现路铮旁边有两个女人,一个四十几岁,一个二十几岁。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