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3章 两个戏骨

    凤吟加快脚步凑过去,语气轻快的笑道:“哟,夫君这是睡得迷糊了吧,吃还呓语了呢?”

    听着她那越来越脆甜的声音,张逸鸣眨了眨眼,神情清明了些。

    他冲她招手:“娘子过来,为夫睡梦里就梦见你了,这一睁眼看到你,不就没分清是梦境还是现实么。”

    凤吟也不矫情,走到炕边,还就势坐了上去:“睡好了没?”

    说话时,她眼睛冲他眨啊眨,他就笑:“我这成天在炕上,不是看书就睡觉,还有什么睡不好的?”

    “你倒说的大实话。”

    凤吟就笑他,“那我扶你起来,你看书,我就在你和做针线。”

    说话间,便弄出些动静来。

    张逸鸣看着她一个人在那‘费力’的忙活,自己也配合的发出点轻微声响,唇角便扬起一抹笑意。

    “娘子受累,把柜子上那本书帮忙拿过来下。”

    看着她停下动作,依旧躺在炕上的张逸鸣却没忘了关键步骤。

    凤吟:“行,你等着。”

    说着话,人也下了地,到柜子边走了圈,不但拿了本书,还煞有介事的问炕上的男人:“是这本吧?”

    “对,就是这本。”

    张逸鸣配合的应着,“娘子也靠这被褥上做针线吧,免得太累。”

    “好,陪着你。”

    凤吟自然的应着,就势把柜子一的针线笸箩也拿了再上炕,“你的书,慢慢看,我不会打扰你。”

    “娘子的贤惠,为夫自是知晓的。”

    张逸鸣将书接过来,随手放在后边,在凤吟的示意下,重新闭上眼安心补觉。

    看他这样,凤吟笑了笑,一边整理笸箩里的东西,一边时不时翻一页书。

    他俩就这样将一副温馨静谧的和谐画面传递给有心人。

    外面隔间里,凤吟离开后,那牛老便竖起耳朵听里面的动静。

    原本以为会听到夫妻俩会悄悄讨论自己的事。

    却不曾想,两人就说些家常话,做些家常事后,便开始看书的看书,做针线的做针线。

    仿佛心里就没他这个外人似的。

    甚至他都在猜测他俩是不是用别的方式在交流?

    但仔细分辨了下,除了翻书和做针线的细微动静,就没旁的声音了。

    ……

    时间过得很快,说话间两个时辰过去。

    唐九带着抓好的药,赶着张家的牛车回来了。

    出去找野菜和害饲草的胡氏和张惠姝,也先后背着饲草提着菜蓝子回来。

    林氏则将家里家外收拾了遍,正在厨房里准备做午饭。

    凤吟和张逸鸣重新演了遍看书累了,该躺下休息的戏码。

    当然这次张逸鸣却说了句:“娘子,你去看唐九兄弟回来没,回来了让他扶我去趟茅房。活动活动。”

    “行,你先等着。”

    凤吟答应一声,扶着张逸鸣坐起来靠在被褥上,这才下地出门。

    正好听到院外传来敲门声,还有唐九打招呼的声音:“张家嫂子,我回来了,给开下门啦。”

    “是九叔啊,这就来。”

    刚从外面回来的张惠姝听到声音,放下背篓和镰刀,便快跑两步前去开门。

    胡氏则笑道:“九叔回来了,看来星河他们已经坐在书院听夫子授课了。”

    凤吟扫她一眼:“知道还不快点去端碗水来,请你九叔喝碗热水暖暖身子。”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