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电子书网>书库>都市青春>邪性老公太霸道> 正文 第887章 她竟敢让他滚!

正文 第887章 她竟敢让他滚!

    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87章她竟敢让他滚!

    白淼淼觉得今天自己真是倒霉透了。

    她从迟景行的别墅出来,竟然找不到车钥匙了。

    她又不想再进别墅去找,只好往山下走,心想到了山下打出租回去,明天再拿备用钥匙将车开回去。

    谁知道半路竟然摔了一跤,膝盖受了伤,恰好陈烨打电话来,竟然听出了她不对劲,定位到她的位置,过来接她。

    白淼淼被送回公寓时,早就靠在椅背上睡着了,陈烨将车停在车停车,没急着叫醒白淼淼。

    他靠过去,静静的看了会儿她的睡容,这才下车,绕到那边,打开车门倾身将白淼淼抱了出来。

    白淼淼不安的动了动,大抵是这两天没睡好,这会儿累的厉害了,竟然没醒来。

    “景行……”

    她在陈烨的怀里蹭了下,歪着头嘀咕一声又睡的沉了。

    陈烨凝视着白淼淼,眉宇微动了下,站了片刻才迈步走进电梯。

    他先前在白淼淼家借住,白淼淼告诉了他房门密码,他直接输入密码就走了进去。

    陈烨将白淼淼放在床上,见她睡容安然,一时没忍住俯下身,克制的在她的红唇上印下了轻轻一个吻。

    白淼淼翻了个身,陈烨心一慌,他忙站起身来,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却见白淼淼并没有醒来,转了个身还沉沉睡着。

    陈烨看着她,抬手摸了摸唇,开口轻声道,“淼淼,我是真的喜欢你……”

    他说罢,叹息一声,转身出去了。

    房门关闭的声音响起,外头安静了下来。

    白淼淼睡容沉沉,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一阵门铃声将她惊醒。

    她猛然坐起来,“到了吗?”

    白淼淼睁开眼睛才发下自己竟然已经睡在了床上,陈烨早就不见了。

    门铃声还在响,白淼淼忙跳下床,跑去开门。

    她有些迷糊,以为是陈烨将她送回来以后,忘记什么事儿。

    她一边儿打开门,一边儿揉着头发道,“烨大哥,是忘记拿什么了吗?”

    门打开,抬起头,白淼淼却愣住。

    门外站着的是迟景行,他脸色阴沉不定的盯视着她。

    白淼淼还没从错愕中回过神来,脸颊就被他的大掌捧住,他的吻狠狠的落在她的唇瓣上。

    像是一场暴风雨,他用蛮力推她进门,反踹上房门,撕裂她身上的衣服。

    “迟……唔……”

    白淼淼先还挣扎抗拒,可男人完全不给她一点开口拒绝的机会。

    他堵住她的嘴,发泄般激吻。

    像是压抑到了极点,终于喷薄的岩浆,一旦喷涌而出就再难阻挡,势要燃烧她,融化她。

    白淼淼慢慢迷失,不知不觉开始回应。他甚至来不及带她回卧房,便压着她在沙发上重新占有了她。

    时隔六年,她又成为了他的女人。

    云雨歇。

    白淼淼濡湿着黑发,浑身软绵绵的躺在沙发上。

    平息下来,她脸色发红,睫毛颤了颤,微微扭头去看身后躺着的男人。

    “我们……”

    她想要问一问他,他们现在算什么,他到底是将她定位在了什么位置。

    然而白淼淼话没问出口,迟景行就翻身又压在了她的身上。

    他捏着她的脸,“白淼淼,你可真够贱的,刚送走了一个男人,就又和我上床,刚刚很热情嘛。”

    他的双眸还染着未曾褪去的欲火,只是神色却格外冷厉,表情嘲讽。

    迟景行刚刚赶到时,电梯迟迟不下来,他甚至都等不及电梯到来,便一口气的从楼梯通道爬了上来。

    可是他却看到陈烨从她的家中出去,他看到陈烨站在电梯口,抬手摸了摸嘴唇,陈烨的指腹上分明沾染了女人的口红。

    他心里嫉的要死,一想到自己缺席的这几年,白淼淼都和陈烨在一起,他就无法控制自己。

    “什么?”

    白淼淼脸色煞白,不可置信的瞪着迟景行。

    迟景行笑意愈发讥诮,“是我更能满足你,还是那个弱鸡医生?”

    他说着,还轻浮邪恶的揉了她两下。

    男人眼神很冷,表情鄙夷嘲讽。

    白淼淼眼里聚集起一层薄雾,一把推开迟景行。

    “你滚!滚!”

    她的抗拒和排斥,愈发激怒了迟景行,他扣着她的手,将她重新压在沙发上。

    “滚?刚刚你可不是这种反应,你抱了我,回吻了我,还用腿勾着我……”

    “你住口!滚!滚开!”

    男人邪恶的声音,像是巴掌落在脸上,白淼淼拼命挣扎,痛恨自己的沉沦,让他有了肆意羞辱她的机会。

    她让他滚!她竟敢让他滚!

    “唔……”

    迟景行恨恨的再度堵住了白淼淼的嘴,这次白淼淼没回应,一口咬下去。

    迟景行疼的松开她,抬起头,嘴角挂了血色。

    白淼淼却趁势倾身拿了茶几上的水果刀,对着迟景行。

    “滚!马上从我家滚出去!”

    她以为他是喜欢她,才要了他,可他根本就不是,他就是痛恨她的离开,想要羞辱她!

    她神情也冷了下来,一双眼眸带着愤怒和压抑的情绪,死死盯着迟景行。

    “白淼淼,你冲我亮刀子?”

    那个陈烨深夜从她家里离开,神情餍足,嘴巴上还带着她的口红印。

    他们是度过了很美的一个夜晚吧。可是,她现在竟然拿刀子让自己滚?

    “呵呵,装什么,在姓陈的床上你也这样?还是,我刚刚没让你爽够?”

    迟景行扯开一抹讥笑,再度靠近白淼淼,白淼淼神情激动本能挥了下手。

    水果刀划过迟景行的手臂,顿时就是一长道血口子。

    血液冒了出来,一滴滴的落在了白淼淼瓷白平坦的小腹上。

    迟景行不可置信的扫了眼伤口,没想到白淼淼这个女人竟然真的狠的下心。

    她是有多讨厌他,才恨不能一刀结果了他?

    “啊!”

    白淼淼握着水果刀,完全懵了。

    粘热的血液一滴滴落下来滴在身上,她才反应过来,惊呼一声丢掉了水果刀。

    “我不是故意的,我给你看看!”

    白淼淼脸色发白,坐起身来想要去按迟景行还在流血的伤口。

    迟景行却躲开了,他站起身,双眸冰冷的看了她最后一眼,说道。

    “好,我滚!我他妈再主动往你白淼淼跟前凑,我就是犯贱!”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